浅析私益与公益的兼融实践

时间:2020/07/07 08:42:16用益信托网

一、混益型私人基金会制度


基金会是为实现特定目的,接受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捐赠的财产而成立的法人。最初基金会主要是因慈善目的而设立,19世纪末基金会更多地被用于工业和私人目的,私益基金会产生。一些国家如列士敦士登、奥地利、巴拿马、德国、瑞士等国允许基金会同时服务于公益和私益目的。2000年以后,泽西岛、根西岛等离岸国家和地区引入私人基金会制度并进行了改革和立法,逐步演变成为能够与信托媲美的财富管理工具。


1847年,J.C.雅各布森建立嘉士伯啤酒厂,1876年建立嘉士伯基金会,由基金会持有嘉士伯集团30.3%的可转换股份,并享有75%的投票权。嘉士伯基金会的目标是:(1)拥有嘉士伯集团的控股权,确保对嘉士伯集团战略的决定性影响;(2)通过捐赠社会公益项目,支持基础科学研究。嘉士伯基金会不但保证了企业的长足发展,同时还服务了社会公益。私人基金会是一种以发起人为中心的制度设计,基金会按照发起人制定的“章程”运作,发起人也可以担任基金会理事会的理事,继续对家族财产进行管理与运作。


二、离岸信托架构下的混益设计


大慈善家邵逸夫先在离岸地设立的邵氏信托基金(受托人为注册在百慕大的邵氏私人信托有限公司)集合了承担家族信托和家族慈善的两种功能。根据文件显示,慈善信托基金的受益人既包括了邵逸夫家族成员又包括了根据信托契约要求挑选的慈善组织等。


对经营家族企业没有兴趣的邵逸夫的两个儿子,早已退出邵氏公司的管理层,尽管没有参与家族财富的直接管理,但丝毫不妨碍他们从中持续受益。除去子女所继承的财富以外,很大一部分财富将继续用于慈善事业。与逝去的家族产业相比,慈善反而成为邵逸夫的有形资产,矗立于多所院校的“逸夫楼”将使学子们永远铭记这位慈善家。


微信图片_20200707083722.jpg

 

三、美国分离利益信托模式


美国在传统慈善信托的基础上进一步创新出分离利益信托,具体包括慈善(公益)先行信托和慈善(公益)余额信托两种形式。在两种形式中,后者更为常见。慈善(公益)余额信托,允许捐款人或其家庭成员获得一定比例的信托收益,以维持生活,而将剩余部分捐赠给某个特定慈善机构。捐赠人将善款委托给慈善机构受托人设立分离利益慈善信托,慈善机构受托人在特定的年份里,把信托财产所产生的一部分收益支付给设立人或其指定的其他人并在信托文件中指明支付的期限。然后,在期限终止后财产用于公益安排。在美国市场出现的这种模式主要是基于满足遗产税筹划的需求。


微信图片_20200707083717.jpg

 

四、国内慈善先行信托的探索


1、案例回顾:2019年6月19日,“孟想非凡·慈善先行信托”成立,这是国内首单慈善先行信托。委托人设立永久存续家族信托,受托人依照委托人的意愿进行受托管理,每年优先分配一百万元人民币信托利益,用于资助云南贫困地区的学生完成大学学业。首批100位学生共持续四年的资助活动已经开始执行。


2、基本定义:慈善先行信托是指信托利益优先用于公益慈善捐赠,之后才分配给指定受益人的家族信托。“孟想非凡·慈善先行信托”利用信托的架构安排,在资产隔离保护的基础上,实现了委托人的公益慈善安排,创新性地实现了私益与公益的兼顾,财富传承和家族慈善二者融为一体。


3、慈善先行信托与慈善信托的异同


微信图片_20200707083657.jpg

 

4、慈善先行信托的运用场景示例


(1)注重个人声誉管理的社会名流:慈善先行信托+慈善顾问


如上述案例中的知名主持人孟非,以及文体明星、商界领袖等社会名流,这个群体往往收入不菲,同时还会有个人声誉形象管理的需求。他们往往会通过公益慈善组织参加各种公益活动,亦或是在基金会下设专项基金从事公益,极个别有情怀的明星投入较大精力注册独立的公益基金会,需要搭建专业团队、劳心劳力还容易引发争议(比如HH)。这几年传统公益基金会缕缕爆出声誉危机,不仅没有将他们的公益善心执行到位,反倒容易给个人品牌带来负面影响。


由金融机构作为受托人设立的慈善先行信托可以解决他们的痛点。其一、公益与私益的兼顾,将家族财富与精神传承融为一体,吸引家族成员参与公益慈善,有助于培养下一代健康的财富观;其次,更能够自主体现委托人的公益情怀,通过信托机构引入外部的专业慈善顾问,为委托人量身定制公益执行方案;再者,委托人还可以通过修改信托利益分配条款来决定后续是否继续进行慈善捐赠,无需背负过多的社会压力、进退自如;第四,信托机构作为持牌金融机构受银保监会监管,视信用为生命,不管是在投资管理还是慈善执行方面都会慎之又慎,将为委托人及其家族的品牌塑造提供背书,能够起到良好的示范效应。最后,信托机构还可以发挥资产管理方面的专业能力,做好信托财产的投资管理,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实现稳健的投资收益,让公益慈善可持续。


(2)私益与公益兼顾的企业家族:慈善先行信托+家族基金会


在国内业务实践中,我们经常会遇到这类家族客户,对国内的公益基金会并不陌生,往往已经设立了企业基金会,但企业基金会更多地承担了与企业相关的社会责任形象的塑造与维护。很多民营企业实际控制人希望再额外设立一个以家族命名的家族基金会来控制家族资产(包括现金、不动产及股权等)。


他们希望一方面通过家族资产的统一管理,实现家族资产的隔离保护和世代传承,保障家族成员的利益分配;另一方面通过家族基金会更好地开展家族慈善,提高家族的凝聚力和社会资本。然而,受国内相关制度的约束,基金会只能是公益,无法实现私益和公益的兼顾。尽管已有企业家以慈善信托替代基金会来作为顶层架构平台,依然解决不了这一困境。


“慈善先行信托+家族基金会”的模式则有望破解这一难题。慈善先行信托其本质是为委托人设立的家族信托平台,理论上可实现将现金、不动产及股权等资产装入信托的安排(股权装入需搭建双层架构,不在此展开讨论),受益人可以是以家族成员为主,同时兼顾公益慈善。家族基金会作为慈善先行信托的受益人之一,在整个方案中的定位更为纯粹,即专注于家族公益慈善的执行和管理。在慈善先行信托层面可以配套建立相对比较完备的治理机制(比如引入监察人等),实现对家族资产的统一管理。整个方案在有效性、灵活性、私密性以及弹性上具有较强的优势,对于解决境内资产的统筹安排上应该是目前较为可行的路径。


作者:林 夕
来源:TRUST 论 语

责任编辑:yuz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