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雷潮之后,非标固收投资的三条出路

时间:2020/09/01 09:00:35用益信托网

自从2018年爆雷潮以来,爆雷已经从五环趋近二环,接近到了中国资管市场的核心地带。


这几年,我们看到了P2P行业整体爆雷。我们看到了私募基金跑路潮兴起。我们看到了安信信托、四川信托的问题暴露,我们甚至看到了包商银行的破产清算。


监管在不停压缩非标产品的生存空间,没有最严只有更严的资管新规,对于投资者意味着什么?资管新规过渡期延期一年,是否意味着非标起死回生?在这个“破刚兑”的时代里,我们该如何面对逐渐下行的收益率还有频发的爆雷?


今天,我们来聊聊这些话题。


1、非标投资环境与趋势分析


非标产品里大家投资的比较多的就是信托、私募基金等产品。大家关心的问题也大多都是雷同的,那这里我想讲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政信类产品还能买吗?先说结论是能买,但是你要分清楚你买的底层到底质量怎么样,还有你是从哪里买的。


大家都知道,城投非标产品的信仰早就被打破了,城投债的信仰还在勉强维持着,从兵团六师到呼经开,再到最近的营口沿海,城投债风险暴露的频率提高,时间间隔变短,这背后折射的其实正是上一次流动性大宽松,也就是2015年连续降准降息期间,大量不论是城投还是其他的企业都得到了流动性的灌溉,发行了大量的债券,而从这几年开始,就到了要还债的时候。


即使这样,非标方面很多地方城投也都在压降融资成本,江苏、云南都有相关的文件流出来,相信大家都看到很多了。这个事和我们以前在文章里说的政信类产品融资收益率下降的趋势背后是同样的原因。


首先,地方城投平台的债务负担尤其是高企的利息压力已经让平台逐渐兜不住,这类问题不只存在于已经出问题的西南以及西北某些省份。更严重的是这个模式如果不改早晚会形成系统性的风险。我们可以看到湖北、宁夏等地已经开始组织银团置换贷款,降低当地关键平台的负债成本,大家可以搜搜相关的新闻,置换的债务都是千亿级别起的。


其次,这次疫情冲击客观上为这些城投平台化解债务危机提供了一个绝佳的机会。不论是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对地方的支持,都成为各地城投平台压降收益率的底气所在。


但计划式的指导并非万能的,市场经济最重要的地方在于一家企业如果想要摆脱债务恶化的循环,根子上并不是在负债端的成本,而在于资产端的营收能力。换句话说,扶不起的阿斗,只能救一时而不能救一世。


对于投资者来说,未来做这类投资,不要看政信信用的短期恢复,更要从长期来看哪些平台是扶得起,哪些是扶不起的,否则就是饮鸩止渴,总会重新陷入到西南、西北某些省份政信产品逾期的窘境之中。


为什么刚才我说还要看你是从哪里买的?我给大家举个已经发生的例子。之前贵州独山某政信信托刚兑,另一个是贵州独山资管产品出了解决方案。但是同一个融资人,不同的产品结局却完全不一样。其中信托产品以收益权转让的方式兑付了本息,估计应该是由信托公司自有资金进行了刚兑。


这只资管产品在管理人积极解决下,获得的解决方案比较复杂。首先是免息,这个不用解释,主要是免除了大约9个月的利息(包含延期时间段)。其次是债务置换,债务到今年年底全部兑付,但4.1亿债务只兑付3.1亿,剩余1亿要置换成专项债。


而管理人为了得到这个解决方案,付出的代价是自身认购2亿规模的专项债。所以这个债务的解决方案中,虽然投资者拿到了3亿现金,但是当地政府实际上的资金支出只有1个亿,然后将剩余的1亿的逾期债务(来自投资者)+2亿的专项债(来自管理人)合并在一起转化成了3亿的专项债。


但所有的投资者并不是一视同仁,其中320万投资额以下的投资者拿到的是全额现金,而投资越多,专项债额度也就越大。最高的那一级是投资在4500万以上的投资者,仅有1人,他个人需要置换4000万的专项债,其余部分才能拿到现金。


同样的融资方不同的结局,同样的产品不同的结局。里面体现出来的两件事值得大家注意,可以作为以后投资的参考。第一是中国式偿债方案中对中小投资者的保护体现的淋漓尽致,第二是信托牌照的价值也体现的淋漓尽致。


第二个问题就是目前监管对这类非标产品的态度。相信大家都看到了无论是信托新规中对于融资类信托规定,还是在实践中某信托公司融资类信托被暂停的杀鸡儆猴式案例,都可以看到当前监管对于这类产品形式的不待见。实际上很多民营信托在过去的发展中确实存在很多问题,这些都是需要纠正的,关于安信和四川信托的问题我们之前说过很多次,这次就不再讲一遍了。


这背后其实是制度红利消失和监管不断强化,最终的目的还是打破刚兑。核心的目标是让这些资产管理公司把原先高风险高收益的产品卖给高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而不是加上一个刚兑承诺然后卖给那些只有低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切断单个产品的风险衍化为系统性风险的途径。


第三个问题就是非标这种大规模爆雷何时停止的问题。实际上我们认为目前已经进入到了尾声的阶段。一是当前融资环境重新改善,2015年、2016年那几年发债的企业也基本快要过了偿债的高峰。未来基本上不会再有新一轮的爆雷了。二是国内目前债务负担重、风险比较高的几个民营金控集团,已经基本到了债务处置的最后阶段,不论是出事的还是没出事的。


前一阵很多家金融机构被接管大家应该都知道。具体原因不好讲,我引用一下上海证券报的内容。


第一,被接管的这些金融机构主要是由于经营问题,尤其是大股东违规占款,积累了比较重大的风险。


根据上海证券报报道,天安财险、华夏人寿、天安人寿、新时代信托,皆是由于大股东明天集团违规占款,资不抵债;易安财险公司治理混乱,导致偿付能力不足;新华信托内部人控制严重,存在经营风险。


新时代证券、国盛证券和国盛期货,则是因隐瞒实际控制人或持股比例,公司治理失衡,根据证券法第一百四十三条、证券公司风险处置条例第八条和第六十二条、期货交易管理条例第五十六条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其依法实行接管。


第二,目前风险可控,据上海证券报报道,9家金融机构同业业务风险敞口在400-500亿元。相较于前期被接管的包商银行而言,本次更类似于对风险的收尾工作。作为比较,包商银行当时风险敞口超过3000亿元。


所以其实在包商银行接管结束后,本次事件最大的风险已经实质化解完毕,本次9家金融机构的接管并不会对市场造成太大的冲击,其中保险产品的投保人无需担心保单产生变化,但资管类的产品根据各个公司不同的资产负债情况以及底层资产的变动,可能会有一定比例的损失,这个具体还要看接管之后相关风险的处理情况,目前来看还没法下一个定论。不仅如此,相关上市公司其实也是有一定风险的,比如西水股份子公司天安财险购买了新时代信托高达60亿的信托产品,结果出现了逾期,这明显是体系内资金的辗转腾挪,这个的影响就比较大了。


从目前不论是海航集团、安信信托等各类金控集团、金融机构的情况来看,核心机构的核心问题正在暴露,像18年、19年那样的风险事件高发时期大概率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


2、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的背景与影响


这个事对非标来说是缓了一口气,但也仅仅是缓了一口气。对于股债市场来说不是利好,但也算不上一个很大的利空。


先说非标,资管新规核心是打破刚兑,让投资面临的风险和底层资产匹配起来。简单地说就是风险和收益对等。实际上资管新规延期的事早就有预期了,因为在此前监管机构并没有很严厉的执行对金融机构的检查,基本是放任这些金融机构,到了2020年,又碰上了经济增速下滑和新冠疫情,就导致一个结果,如果不想因为过于粗暴的处置非标资产产生新的风险,资管新规的延期就是一个必须的问题。


但是对于各类非标资产来说,只能算是缓了一口气。因为对于非标资产的限制并不单单是监管想要控制这么简单。核心的问题是从资产端来说,中国的经济增速下滑,好的资产没那么多,很多都是有毒资产。从资金端来说,大量存量资金在历史惯性的驱使下,都有高收益低风险的需求。这里面存在很大的错配需求。而金融机构又普遍存在刚兑以及资金池这样的运作方式,这就把局部的风险联系起来,这就成了一个系统性的风险。


所以因为当下特殊的环境让非标缓过一口气来,不意味着非标未来就可以安枕无忧了。这种畸形的

作者:张 明 照
来源:财 富 指 北

责任编辑:yuz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