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煜辉 :股权投资大时代的到来

时间:2020/09/17 08:58:29用益信托网

当下整个资管行业最令人期待的事情就是中国资本市场质地的变化。现在每周发行10~15只股票,甚至创业板注册制正式落地的当周,股票发行数量达到18只。按照这个节奏,中国一年就会有500~600家新的上市公司挂牌。我国的资本市场居然承接住了这么大的发行规模,而且依然表现坚挺。这在我们这些资本市场亲历者的经验中,是难以想象的。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这个市场的质地不一样了,经过近两年资本市场基础制度的改革,我国资本市场的深度和广度正在发生质地的变化。 


回顾2018年以来我国资本市场的变革历程 


回想2018年,确实是时艰困顿的一年。一方面,美国发动了贸易战,第一阶段我国确实有点儿被动应对,毕竟过去20年我们都处于全球化红利当中,美国的突然进攻使得我们一时没缓过神来。另一方面,沉疴日久的很多结构性矛盾没得到解决,在那个时点集中爆发,一时间内外焦困。我们非常有幸的是,有一批老成谋国、睿智的决策领导开始思考,如何突破这个困境、从何处入手,这个时候所有人的焦点不约而同地投向资本市场。 


经过40年改革开放,中国实现了伟大的经济崛起,创造了巨大的物质繁荣。特别是在2001年我国加入WTO以后,快速推动了工业化、城镇化进程。从阶段性来讲,目前中国经济进入了中高收入的水平,也就是说工业化、城镇化进入尾声阶段。高负债、高杠杆、高风险的传统经济模式,使得资本形成效率实在有点难看。目前,从边际上来讲,要4~5个单位的信用才能获得1个单位的新增GDP,如果再不转型,中国经济巨轮很有可能发生“铁达尼号”的风险。 


转型就是要创造出带来显著资本溢价的新型资本,去对冲一个庞大存量资本的衰退周期,比方说技术资本、智力资本、信息资本、数据资本等。这些新的资本形态和新一代生产要素在以银行为主体的中国传统的金融体系中难以产生。必然要依托一套新的机制,我们亟待打造一个新的资产发生器,这就是资本市场。 


资本市场成为五大要素市场的枢纽,这个战略定位就是这么来的。可以说,资本市场的地位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资本市场改革也必须要为国家经济转型打造一套高效的资本形成新引擎。 


我国资本市场的两大症结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怎么干。中国股票市场发展了20多年,成效一直不能令人满意,到2018年,这个市场还是一副股灾频发病殃殃的样子,时常需要国家救济。资本市场的各种利益关系和价格体系较为紊乱,存在多种分利和套利的结构,导致二级市场只能靠“流动性溢价”的价差模式赚钱,很难真正享受到经济和企业成长的红利,问题症结主要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基础制度严重缺失。2019年2月2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时强调“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讲话中提到中国证券市场的惩戒成本过低。对比美国乃至全球的最有效率和深度的资本市场,美国的资本市场之所以如此强大,是因为制度层面构建了一套非常完善的法律制度体系,所谓资本市场的两根支柱:集体诉讼和损害赔偿。 


二是缺少真正能够承担起资本市场核心功能的连接主体。需要有一个主体去把价格搞对,把关系搞顺,把所有资本市场的参与方连接成为一个纽带。强大资本市场的核心功能在于效率定价、价值发现,把经济资源导向最有效率的产业和企业,创造价值。 


两大症结的应对之策 


我们改革的部署正是把这两个症结确定为工作抓手,对症下药,一是强建制度,二是强大投行。 


改革的突破口就是科创板。2019年6月科创板正式开板,成为资本市场伟大改革试验田,我们以科创板开路,全面高速推进注册制。事实上,注册制的落地将资本市场改革推向纵深,一周可以发行10~15只股票,一年能有500~600个新的上市公司,这是何等的资本市场的规模。 


法制方面跟进非常快。包括损害赔偿、集体诉讼等一度担心的重点问题也将很快可以践行了,同时组织架构的改革力度也非常大。证监会一直在推动打造航母级券商,2020年市场上流传的各种各样关于整个投资银行、证券公司的改革版本,成为2020年市场交易最活跃的主题方向之一。 


科创板从2019年6月份正式开板至今仅仅一年多的时间,取得的改革成效可能远远超出绝大多数资本市场亲历者的预期。 


今天我们看到资本市场的深度和广度早已不是2015年那个股灾频发的市场了,它有极大的承载能力,这样有深度和广度的繁荣的资本市场已初步建立,悄然冲击着中国整个经济系统中“靠房子造富”的强大惯性的财富观,形成了边际强大的冲击力量。特别是对实心做事、实心做科研技术的年轻人而言,如果有靠谱的想法,按照资本市场目前的规则,三五年内一定会得到系统的财富价值的认同和实现,社会有了新的跃升的动力。 


如果未来科技资本、技术资本等能够持续地产生资产溢价效应,那么家庭增量的财富就会逐渐减少对房地产的配置,从而转向股票资产、新资本、经济转型因素等资本的配置。也许能够把中国资源要素配置从被绑架在“房地产—土地财政”的虹吸效应中慢慢地解脱出来。整个资本市场改革的最重大意义在于从根本上悄然驱动着中国经济转型全局,成为改革全局最重要的“天王山”,这就叫“牵一发而动全身”。 


可以说,过去40年改革开放,中国经济实现了经济崛起和巨大的财富繁荣。本世纪我们收获了两大国运,本世纪前10年我们收获全球化红利,中国入世如同鲤鱼跃龙门,工业化、城市化一发而不可收,从世界排名第七快速跃升成为世界第二;本世纪的第二个10 年我们获得了巨大的互联网红利,在过去10年中,中国投入巨资打造了一张巨大的经济网络,实现了物联、数联、智联的万物连通格局,形成了巨大的数据海洋和场景世界,这正是今天的中国在这些领域中跟对方“掰手腕”的过程中最硬的底牌。 


今天及未来,全球化的红利可能正在快速消退,但是我们正在打造中国的第三个国运,一个繁荣的、有深度和广度的资本市场,正在天降大任于斯。 


作者:刘 煜 辉
来源:银 行 家 杂 志

责任编辑:yuz

会议培训下方
新书推荐更多
新书推荐下方
会议培训更多
会议培训下方左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