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天财富踩雷余波未了

时间:2021/09/23 09:28:57用益信托网

恒天财富旗下嘉金、嘉星两个系列私募集中暴雷,总规模超22亿元,背后融资方是昔日资本玩家徐茂栋。

  

如今,杠杆游戏落幕,深陷泥潭的不只是恒天财富以及相关投资人,杭州联合银行、稠州银行等被徐茂栋染指的两家中小银行也因此受到拖累。

  

天瑞霞光、亿德宝分别持有的杭州联合银行3%、4%股权,并分别持有稠州银行4.23%的股权。天瑞霞光已经进入破产清算阶段,亿德宝亦债务缠身,其持有的两家银行股权未来将予以司法处置以清偿债务。

  

杭州联合银行由杭州联合农村合作银行整体改制而来,创立于2011年1月5日,并于2011年3月12日正式挂牌开业,注册资本13.12亿元,为全国首批获得集约化设立村镇银行资格的金融机构之一。

  

自2017年5月开始,杭州联合银行便开启了上市辅导,而直至2020年11月才正式结束辅导期。长达三年半的辅导阶段,券商辅导工作的重点主要是“督促发行人完善股权结构。”

  

杭州联合银行2020年年报显示,截至报告期末,本公司被司法冻结股份为 822.7066 万股,占总股本的 0.39%;质押股份为19608.6911万股,占总股本的 9.22%;被质押股权涉及司法冻结的股份为13.0451 万股,占总股本的0.006%。

  

本财经记者此前曾在报道中指出,今年9月,朗信资本持有的4%杭州联合银行股权被北京金融法院予以司法冻结,冻结期三年。而实际上,通过司法拍卖以7.1亿元的成交价受让亿德宝4%杭联银行股权的朗信资本仅为代持方,实际出资方为恒天中岩,此外,朗信资本已将其持有的2%股权质押给了嘉兴淳佳合伙(代表嘉金基金投资人)。

  

Wind数据显示,朗信资本为杭州联合银行第七大股东,天瑞霞光为其第八大股东。

  

知情人士告诉本财经记者,朗信资本持有的4%杭州联合银行股权遭查封,主要系第三方向朗信资本提起诉讼所致。

  

4%股权遭遇司法冻结,会否对杭州联合银行股权稳定性产生不利影响?杭州联合银行并未对此予以正面回应,仅表示,“我行股权结构稳定,个别股东的变化不会对我行日常经营和上市产生不利影响。”

  

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告诉本财经记者,拟上市银行股权被冻结、查封或股权转让存在纠纷以及潜在纠纷等情形,都会影响股权稳定性,一旦股权结构被认定不清晰,严重情况下或将导致银行无法被批准上市。

  

与杭州联合银行类似,稠州银行也一直在为冲击IPO而努力。据悉,该行自2009年就进入了义乌市拟上市企业名单,迄今已过去近12年时间,但IPO仍未有实质性进展。

  

公开资料显示,稠州银行成立于1987年,2005年完成股份制改造,2006年由地方城市信用社改建为商业银行。截至2020年末,稠州银行资产总额为2712.19亿元,总负债为2517.93亿元。

  

稠州银行的股权结构较为分散,目前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浙江东宇物流有限公司、宁波杉杉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股该行7.06%股份,并列该行第一大股东。而天瑞霞光和亿德宝合计持有稠州银行8.46%的股份。

  

目前天瑞霞光已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其持有的4.23%股权将被拍卖。今年7月24日,天瑞霞光持有的稠州银行4笔合计达3800万股的股权拍卖成功,成交价较首次挂牌价格打了六五折。据媒体报道,上述四笔交易的买家为同一家公司,但幕后买家究竟是谁尚不得而知。此外,天瑞霞光所持的剩余1.1亿股稠州银行股权也将在日后择机进行拍卖处置。

  

针对上述股权拍卖对稠州银行的影响,本财经记者已向稠州银行发送采访函,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事实上,股权结构问题一直是中小银行上市途中的拦路虎。本财经记者梳理证监会对提交招股书的中小银行的反馈意见发现,股权稳定性是IPO审核关注的重点。若拟IPO企业存在实际控制人认定、股权代持等影响股权稳定性的因素,或股权转让瑕疵,有多层持股、三类股东、出资瑕疵等情况,会被证监会重点关注。

  

如在对瑞丰银行的反馈意见中,监管要求其补充披露发行人股份是否存在查封的情形,要求保荐机构和发行人律师对发行人股份质押、冻结或查封是否符合首发管理办法第十三条关于股权清晰的规定、是否存在导致发行人股权发生重大变化的风险发表意见。

  

除了股权查封、冻结等情形外,监管也在对多家银行的反馈意见中提及股权转让相关事宜。如在某农商行的反馈意见中,监管提到对于报告期外的股权转让,要求其按股权转让的类别披露转让的次数、股数及占比,对于报告期内的股权转让,列表逐笔披露股权转让的原因、价格、定价依据及价款支付情况。

  

2018年1月银监会正式施行的《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规定,金融产品可以持有上市商业银行股份,但单一投资人、发行人或管理人及其实际控制人、关联方、一致行动人控制的金融产品持有同一商业银行股份合计不得超过该商业银行股份总额的5%。

  

一位法律人士对本财经记者表示,“杭州联合银行股份7%股权、稠州银行8.46%股权分别由天瑞霞光和亿德宝两家SPV持有,且单家持股比例均未超过5%,表面看未构成主要股东,或是为了绕道监管。”

  

杭州联合银行对本财经记者表示,“我行为股份有限公司,对股权的管理符合我行章程和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

  

今年3月12日,银保监会官网披露的消息显示,银保监会于2018年至2020年系统组织开展了“农村中小银行股东股权三年排查整治行动”。三年来,3898家农村中小银行全部完成了机构自查和监管检查,实现了排查整治全覆盖的工作目标。

 

银保监会称,农村中小银行股东数量多、结构极为复杂,呈现“小”“散”“弱”的特点。问题集中反映在以下五方面:一是股东资质不合格。二是入股资金来源不合规。部分股东以委托资金入股,最终酿成股权纠纷,影响机构经营稳定;还有的甚至贷款入股,导致资本严重不实。三是逃避“穿透”监管,超比例、超数量持有股权。部分股东通过与关联方签订抽屉协议、委托代持等方式隐匿关联关系,违反“两参或一控”等监管规定大量入股银行。四是违规开展关联交易。部分机构违反关联交易条件、程序或超出额度向股东授信,还有的通过多种手段掩盖关联交易以规避监管和信息披露。五是股权质押不受约束。部分股东未履行对机构的事前告知义务,高频次、高比例质押股权进行融资;部分机构直接或变相接受本行股权质押,最终形成资本流失。


作者:胡 颖 君
来源:界 面 新 闻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