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约率超90%,安信信托绝大多数自然人投资者已选择转让受益权

时间:2022/01/21 08:47:59用益信托网

按照安信信托前期发布的受让工作相关通知和提示,“早签优待”已于1月20日截止,受让工作将持续到1月28日。


从安信信托获悉,截至1月20日,其自然人投资者信托受益权转让签约率已超90%。据悉,各信托项目签约进度没有明显差别,包括某钾肥项目等在内的违规项目签约率也并不低。


按照安信信托前期发布的受让工作相关通知和提示,“早签优待”已于1月20日截止,受让工作将持续到1月28日。据记者了解,仍有少数安信信托自然人投资者对信托项目抱持刚兑思维,认为打破刚兑的前提是卖者尽责,而安信多个信托项目被上海银保监局认定违规,并不适用禁止刚性兑付的规定。


对于投资者而言,继续维权、等待兑付或转让受益权,究竟何者为最佳方案?项目是否违规,对于投资者的选择又是否会有影响?


未违规项目清收结果或不理想


据不完全统计,2022年和2023年行业内分别还有3.37万亿元和2.01万亿元信托产品到期,市场普遍预计,信托行业前期积累的风险将加速暴露,会出现持续不断的信托违约事件,形势严峻。而在这种情势之下,打破刚性兑付的趋势已不可逆。


就被上海银保监局处罚项目之外的其他非违规项目而言,在《信托法》、《九民纪要》、《资管新规》均不支持刚性兑付的前提下,投资者如选择向法院起诉维权,基本都是被驳回诉讼请求,按照市场化方式进行处置。


一位业内分析人士对记者表示:“其实对该类项目的投资者而言,只有接受受益权转让,或继续等待项目清算兑付这两种方案。而现实状况是,就目前安信的底层项目状况来看,普遍应该并不乐观,等待兑付的时间可能会很长,且最终等到的清算结果几乎不可能比维安公司的报价更高。”


违规项目的维权之路不确定性较高


关键在于,持有违规项目的投资者何去何从?除了等待兑付与接受转让方案之外,该类项目的投资者还可以选择起诉安信信托要求其承担受托人责任,进行损害赔偿。许多对诉讼抱有希望的投资者指出,虽然安信宣传称所有起诉的自然人投资者要么败诉、要么撤诉,但这些败诉的投资者认购的项目均非违规项目。


对此,上述分析人士指出,虽然安信存在诸多项目被上海银保监局认定违规,但行政处罚能否对应到民事诉讼中的全额担责,尚有很大不确定性。


(一)法院对相关案件持谨慎态度


从现实情况来看,目前国内关于信托计划受托人担责的案例并不多见。正如投资者提到,安信自然人投资者系列案件也尚未出现关于受托人责任的判决,但这其实恰恰表明法院的判定偏向谨慎,即使存在行政处罚,也不意味着法院会简单地按照行政处罚判处安信承担责任,这使得最终的处理结果呈现出不确定性。


(二)行政处罚认定的事实与损害之间不一定有因果关系


行政处罚是行政法层面监管机关对违规主体的惩戒,并不代表该违规主体在民事诉讼中会被法院判处责任,比如投资者如果无法证明行政处罚认定的事实是导致投资者损失的真正原因,那么因不满足因果关系的要件,投资者的诉请将无法得到支持。


举例而言,比如安信违规项目中,部分项目的违规内容是“承诺信托财产不受损失或保证最低收益”、“未真实、准确、完整披露信息”等,很难说该等违规事实会导致底层项目的亏损、投资者的损失。再比如,哪怕是部分项目存在挪用等行为,如果法院最终查明导致损失的原因不是挪用而是底层项目的流动性风险等原因,那么投资者的诉请亦难得到支持。


(三)最终的损害赔偿数额或需等待项目清算定损并按过错比例分担


在其他要件均成立的前提下,投资者还需要证明自己实际的损失数额是多少。需要提示的是,这一损失数额与投资者的投资款、收益或许并不划等号,不排除法院会认为需要等底层项目清算之后方能确定投资者的损失数额,比如在(2020)湘0103民初4476号案中,法院即认为原告持有的资管产品尚未经底层清算,无法确定损失是否存在及损失的数额,故不在本案中处理责任问题。如果最后安信系列案件的处理结果与之相似,那么对投资者而言,这与继续持有项目一直熬到最终兑付已无实质区别,此外还要考虑到诉讼经历一审、二审、执行的高昂时间精力成本。


此外,在底层项目清算定损之后,法院尚需根据因果关系的范围、受托人的过错来划定责任比例,最终判决安信承担的赔偿金额依然未必比维安公司的报价更高。


据了解日前有安信信托投资者收到上海银保监局信访事项答复书。答复书指出,“信托受益权的转让行为与我局前期对安信信托采取的各类监管措施无关”。“据了解信托受益权转让方案是目前情况下市场化解决问题的最优方案,是已知的个人投资者实现退出的唯一确定性方案”。


作者:唐 洛
来源:时 代 财 经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