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宪明 张瀚:进一步完善家族信托法律制度

时间:2022/09/14 12:01:35用益信托网

“回归本源”是信托业转型发展的根本方向,中国银保监会鼓励发展以受托服务为特色的服务信托和以公益慈善为目的的慈善信托,促进信托制度在更多领域的创新应用。当前,尽管家族信托的开展已有比较完整的法律框架支撑,但家族信托等财富管理服务信托业务的进一步发展还需要更加完善的法律制度支持。


明晰当事人权利义务


当前,我国家族信托业务存在委托人权利范围不明确、受托人责任边界不明晰的问题。例如,我国《信托法》要求受托人将调整信托财产管理方法的权利、对受托人不当信托行为的撤销权、解任受托人的权利等均同时赋予了委托人和受益人。实务中,除上述法定权利外,部分家族信托还通过信托合同约定赋予了委托人较大的权利,引发了业内对于该等权利赋予是否会影响信托财产风险隔离效果的担忧。再如, 《信托法》第二十五条第二款规定:受托人管理信托财产,必须恪尽职守,履行诚实、信用、谨慎、有效管理的义务。《信托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受托人违反信托目的处分信托财产或者因违背管理职责、处理信托事务不当致使信托财产受到损失的,在未恢复信托财产的原状或者未予赔偿前,不得请求给付报酬。此类条款对受托人的义务及其法律责任的规定较为原则抽象,造成了受托人责任边界模糊,缺少具体的执行标准。


结合当前家族信托业务需求,有必要进一步通过修订《信托法》以及出台信托业务配套文件,明确委托人的权利范围、受托人义务及法律责任的相关规定,并逐步完善受益人保护机制。


完善信托登记/公示制度


信托登记/公示制度关系到信托关系的稳定和受益人的合法权益实现,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我国《信托法》第十条仅原则性规定了以特定的财产设立信托应当依法办理信托登记,未办理信托登记的不发生效力,但未明确登记性质、登记财产种类、登记机构等,欠缺可操作性。


从保障信托登记的法律效力及效率的角度来看,建议设立统一的信托登记部门,覆盖各种财产类型的登记,用于集中公示和查询信托财产信息。当前,中国信登作为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集“信托产品及其信托受益权登记与信息统计平台”“信托产品发行与交易平台”“信托业监管信息服务平台”三大平台为一体的信托业务登记平台,一定程度上发挥了其对信托业规范成长和转型升级的重要作用。未来,可以进一步考虑协调我国现有的财产登记体系中相关部门与中国信登互相协调与配合,推动中国信登作为统一的信托登记部门,进一步完善我国信托登记及公示制度。


建立信托财产转移制度


信托财产所有权转移是信托制度的基础,但《信托法》对于信托财产转移的规定较为模糊。实务中,对于部分需要依法办理转移登记的财产,如不动产、股权等,如果要设立信托,有关登记机构通常并不认可信托文件作为转移财产权的依据,业务实践中通常采取首先设立资金信托,再以交易过户的方式实现信托财产的转移,增加了客户的时间和税费成本,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客户设立家族信托的意愿。


因此,探讨建立信托财产转移与非交易过户制度很有必要,建议与信托财产登记、信托税收政策等配套制度的完善统筹设计、统一推进。


明确信托税收制度


目前,国内家族信托如何征税的问题在税法制度上并不明确。实务中,因缺乏信托税收的法律依据,对于信托财产的转移征税一般采取“视同交易”的态度,由此可能造成在信托财产转移、信托收入、分配等环节产生重复征税或者税收流失的现象。此外,我国《慈善法》第五十四条明确了慈善信托可享受税收优惠政策,而目前实操中却因为缺少明确的税收制度规定而面临一定的障碍。因此,有必要研究借鉴相关国际经验并结合我国实际,进一步构建信托税收制度。


关于信托税收制度的问题,国际上普遍存在两种理论,即将信托视为一个“委托人与受益人之间的财产输送管道”的导管理论和将信托视为“具有独立法律人格”的实体理论。从我国《信托法》对信托财产所有权、委托人地位等的规定来看,导管理论更有利于信托税制的构建。因此,我国信托税制原则的确立,可以导管理论为主,当导管理论在适用有所局限时,可以实体理论为补充。


(李宪明系中国信托业协会专家理事、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法学博士,张瀚系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作者:李 宪 明,张 瀚
来源:中 国 银 行 保 险 报

责任编辑:yangtao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