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亿!某产品踩雷!

时间:2022/09/27 10:21:49用益信托网

西部证券9月26日公告,公司作为“西部恒盈招商快鹿九鼎投资1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简称“资管计划”)的管理人,于2015年8月成立了资管计划,初始资产规模合计20亿元。2015年8月,公司作为管理人与补足义务人宁波宽客宏文控股有限公司、徐春林、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邵武、姜锋、冯源、叶根培、余竹云等签订《补偿合同》,约定补足义务人在相应条件满足后应向资管计划履行补足义务。此外,徐春林为前述补足义务人在《补偿合同》项下的各项义务提供质押担保。


QQ图片20220927100639.png



资管计划终止后,上述补足义务人未按约履行义务,故公司代资管计划向深圳国际仲裁院申请仲裁,请求裁决各被申请人立即向公司代资管计划支付补足款,并支付滞纳金及承担本案律师费、本案仲裁费用、保全费等由被申请人承担的费用,请求裁决各被申请人对上述仲裁请求项下义务承担连带责任,公司代资管计划对徐春林持有质押物的变价款在前述仲裁请求范围内优先受偿。以上仲裁请求款项合计为2,354,926,585.53元。深圳国际仲裁院于2022年9月出具了《仲裁通知书》((2022)深国仲受4705号-1),决定立案。


西部证券:诉讼不会对公司利润产生影响


在公告中,西部证券简要说明了本次诉讼的来龙去脉。


2015年8月,西部证券成立了“西部招商快鹿1号”。同月,公司作为管理人与补足义务人宁波宽客宏文控股有限公司、徐春林、上海快鹿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邵武、姜锋、冯源、叶根培、余竹云等签订《补偿合同》,约定补足义务人在相应条件满足后应向资管计划履行补足义务。此外,徐春林为前述补足义务人在《补偿合同》项下的各项义务提供质押担保。


西部证券表示,资管计划终止后,上述补足义务人未按约履行义务,故公司代资管计划向深圳国际仲裁院申请仲裁,请求裁决各被申请人立即向公司代资管计划支付补足款,并支付滞纳金及承担本案律师费、仲裁费用、保全费等由被申请人承担的费用,请求裁决各被申请人对上述仲裁请求项下义务承担连带责任,公司代资管计划对徐春林持有质押物的变价款在前述仲裁请求范围内优先受偿。以上仲裁请求款项合计为23.55亿元。


西部证券指出,公司作为资管计划的管理人,严格按照监管规定和资管计划合同约定履行管理人职责,案件的最终结果由资管计划投资人承担,不会对公司利润或偿债能力产生影响。公司目前经营情况正常,财务状况稳健,各项债券均按期足额付息兑付,未发生违约情况。公司将持续关注该案件的进展情况,并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西部证券作为管理人不会受到损失,但是,对上述“西部招商快鹿1号”的投资人而言,这也算不上好消息——因为即使诉诸仲裁,这笔钱能否追回还存在不确定性。


西部证券上半年累计新增借款112亿 


9月初,西部证券发布了当年累计新增借款超过上年末净资产的百分之四十的公告。


公告显示,截至2021年12月31日,西部证券经审计的净资产为人民币272.09亿元,借款余额为人民币387.40亿元。截至2022年8月31日,西部证券借款余额为人民币499.01亿元,累计新增借款人民币111.61亿元,累计新增借款占上年末净资产比例为41.02%,超过40%。


按新增借款的分类来看,截至2022年8月31日,西部证券债券余额较2021年末增加人民币101.67亿元,变动数额占上年末净资产比例为37.37%,主要系公司发行公司债券、证券公司短期融资券所致。


截至2022年8月31日,西部证券其他借款余额较2021年末增加人民币9.94亿元,变动数额占上年末净资产比例为3.65%,主要系拆入资金、卖出回购金融资产款规模增加所致。


西部证券表示,上述新增借款符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属于公司正常经营活动范围。公司财务状况稳健,目前所有债务均按时还本付息,上述新增借款事项不会对公司经营情况和偿债能力产生不利影响。上述财务数据除2021年末相关数据外,均未经审计。


九鼎集团:2014年登陆新三板,曾是明星企业


公开信息显示,2014年4月29日,九鼎集团挂牌新三板,成为新三板上市的第一家PE公司。所属公司为同创九鼎投资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同创九鼎投资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综合性投资集团,在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挂牌,证券简称为九鼎集团,专注于私募股权投资管理业务。


作为一家综合性投资集团,其业务模式包括控股经营型投资和参股财务型投资两类。控股经营型投资倾向于较长期限持有并经营投资标的,主要通过投资标的经营某一项或几项业务获取经营利润,在价格合适时也通过增持或减持投资标的股权的方式增加权益或取得投资收益;参股财务型投资倾向于中短期持有投资标的,通常不参与投资标的经营,通过持有期间获取分红及适当时机出售投资标的获取投资收益。


2015年,九鼎集团100亿定增赚足市场眼球。根据九鼎当时发布的定增报告书,“西部招商快鹿1号”出资额为20亿元。可以说,“西部招商快鹿1号”即是为此设置。


但随着资本市场环境变化,这项20亿元的资管计划出现浮亏。九鼎原先的疯狂扩张之路走上尽头,由盛转衰。2018年,证监会对九鼎集团立案调查,之后公司系列违法违规行为浮出水面。2021年1月29日,证监会披露,因为操纵股价,九鼎控股被罚没6亿元。董事长吴刚及九鼎集团均遭罚。


2021年9月,因吴刚相关行为涉嫌违反基金相关法律法规,根据法律法规,2021年7月23日,证监会决定对吴刚立案调查。




作者:
来源:综合其他媒体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