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亿财富梦碎!中国私募基金迎来至暗时刻

时间:2024/05/14 10:49:36用益信托网

上周,私募基金行业又爆出大雷。


瑞丰达,一家规模20-30亿的私募基金再度跑路,这是继去年发生的“瑜瑶、汇盛”一案后,又一起接近诈骗性质的惊天大案。


初步估算,这两家涉及的真实资金损失在50亿左右,金额不小;但相比于以中植、海银为首的非标大案,却又是九牛一毛。


可是,这两起案件的性质却极为恶劣:


1,它们都是以资本市场投资为幌子,要么通过所谓的“市值管理”,做着内外勾结的事情;要么是直接“不演了”,直接编造净值数据。


这对中国居民财富管理资金非标转标的进程是沉重的一击,去年刚被纳入证监会管理的私募基金行业也彻底被划上了“不可信任”的标签。


这些恶性案件,既影响了私募基金在官方的评价,也对投资者信心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冲击。


2,这两起案件的作案手段极其拙劣,但背后的托管和销售机构,在风险控制和操作流程上出现了严重的瑕疵,放纵了诈骗者的肆意妄为。


这对于中国金融机构,特别是证券类托管的相关公司和部门,以及金融机构在居民心中的地位,都是重重的打击。


这更坐实了许多金融机构就是一个“草台班子”的本质。


本就数量繁多、供应冗余的中国私募基金行业,或将迎来监管的雷霆行动,从而让整个私募基金市场全面步入至暗时刻!


在这里,我无意苛责任何人和机构,无论是瑜瑶一案中的HT和GJDF,还是瑞丰达中的ZS,都不过是聚光灯照射下“大草台班子”中的一份子。


可以预见的是,行政处罚、巨额罚单是必不可少的。但我更关心的是,如何重新去构建我们的金融市场和财富管理生态,才能让这些问题不在发生?


我希望:


当投资者看到一条平稳向上的曲线时,就能第一时间去回避,而不是趋之如骛;


当理财师看到机构给出的高额佣金时,就会本能的想想“为什么”,而不是只为了自己的任务和收入,把客户的需求和风险弃之不顾;


当金融机构遇到合作机构开出“美丽”的商业条款时,依然可以对机构准入和投资逻辑进行审慎的判断,而不是只为了规模和利润而忘记了风险。


瑞丰达一案,聚光灯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点”,但我想说的是,任何“点”上所表露出来的风险,都是中国金融市场整体“面”上问题的自然投射。


当我们发现一只蟑螂的时候,一方面要进行积极的扑杀;另一方面,更应该清醒的认知到“这个屋子里可能还有更多的蟑螂”,进而从整体上进行严谨的规划与设计,才能保证中国金融产品生态的稳健运行。


在这个逻辑下,健全中国的私募基金乃至整个金融产品市场的参与者,绝不只能是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微观层面的载体理财师和投资者,对于他们正确理念的建立与提升也一样重要。


“当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但反过来理解,如果我们把金融市场中每一个角色所负担的责任都处理好,当风险来临时,其产生的整体性损失也会大幅降低。


从瑜瑶到瑞丰达,它暴露了中国财富管理市场摇摇欲坠的现实,如草台班子一样,许多顶层的光鲜亮丽,其实都建立在并不牢靠的结构之上。


重磅处罚和加强监管只是“治标”,但构建完善的财富管理生态才是“治本”。


在今天的文章中,我们尝试从四个方向来探讨,如何构建健康的、具有中国特色的财富管理体系。


一,正本清源:参与财富管理服务的机构必须落实持牌经营


重塑财富管理行业生态,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落实持牌经营。


专业的金融机构对应专业的牌照,避免不同性质的机构套用牌照从事其他性质的金融服务(例如上一篇推文提及的“家办”利用私募基金牌照进行财富管理相关工作)。


“持牌经营”这个词的内涵绝不止于此,它还应包含对于牌照资格的严格管理。在新的金融生态下,监管部门必须要通过牌照禁止和破产等手段,对劣质机构进行快速出清,让金融机构和财富管理行业形成“气正风清”的格局,从顶层设计上控制资本玩家、诈骗犯和套利者的进入。


我建议,金融行业的“持牌经营”在特定领域必须要及时展开(比如私募基金行业)了。强调“抓大控小”,把头部公司视为系统性重要机构,纳入重点监管的范畴;而针对行业中的长尾则需要不断提高存续管理的标准,提升行业的保有标准,逐渐出清。


此外,针对牌照管理,更应该构建不同监管部门的横向联动,特别是财富管理领域的各种问题,往往呈现跨界跨行业的特征,其风险容易被隐藏,对监管的协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或设立专属的协同部门,或高频联动,及早发现、从严治理、杜绝金融乱像,才能为中国财富管理行业长期的稳健发展提供保驾护航。


二,专业先行:财富管理从业者的持证经营势在必行


想要在微观层面杜绝财富管理中的错误销售,就必须改变理财师和投资者的关系,完成从卖方销售向买方模式转型。


这个过程不仅需要财富管理机构在产品遴选、激励方式等方面进行积极变革,更需要理财师提高自身能力,以适合未来财富管理需求的视角躬身入局,财富管理的具体执行和服务体验才能得到更好的落地。


2010年前,就有许多财富管理机构将AFP/CFP资格作为对外招聘和人员晋升的重要条件,甚至部分机构会通过内部补贴的方式来鼓励理财师完成对应的资格认证。


但全面进入非标年代后,财富管理市场呈现了销售为王的导向,叠加监管部门的简政放权,导致财富管理行业对于专业资格认证的积极性逐渐消散。


直到目前,中国的金融体系中有证券从业资格、基金从业资格和保险从业资格等官方认证的资格体系,但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依然缺乏一个有公信力、被大多数机构所采纳的资格准入考试与持续认证,对于关注度不断提高的财富管理行业来说,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当然,我们不应该过分教条地看待资格认证带来的效果,它无法通过一门考试一劳永逸地解决财富管理行业的所有问题和冲突,但资格考试和持续认证所代表对专业的认知和追求,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善中国财富管理行业中资源为上、销售为上的格局。


回首过去几年的各类产品暴雷事件,不仅有部分资本大鳄长袖善舞的力量,更有基层的理财师们缺乏对专业的敬畏,“奋不顾身”地火中取栗。从这个角度看,理财师的职业理想和知识体系是中国财富管理行业走向正规的必然之路,他既是财富管理机构发展新模式的重要立足点,也是帮助投资者们建立正确认知的重要一环。


因此,我建议尽快形成官方的财富管理从业考试和认证体系,让财富管理行业具备一个相对合适的门槛,淘汰一批能力显著不足的从业者,同时强化财富管理持证人员的再教育和日常管理,让资格认证考试不再流于形式。


这个考试更大的价值,则是赋予财富管理行业的参与者以更大的使命感和敬畏心,让财富管理这份工作更加强调它的“发心”。


三,在时代变革的当下,财富管理行业愈发呼唤新的理念和模式:买方投顾


越来越多的金融机构都在讲“买方投顾”,这个词一下子炙手可热。


一方面是传统的财富管理机构,急于同过去的卖方模式进行切割,希望以新模式来改善同投资者之间的关系并形成更稳定的客户信任。


另一方面是传统卖方模式将会面临着金融产品超额收益和交易费用的下滑,卖方模式能够获得的盈利空间被不断收窄,从关注交易佣金走向关注投顾服务费,势在必行。


值得关注的是,各家纷纷提出财富管理买方投顾的远景目标,但买方投顾究竟该如何实现,却并没有统一的官方或公认的路线图。


这里,我们援引华宝证券在2023年10月发布的报告《财富管理中的买方投顾模式该如何落地?》中,将“买方投顾”拆解为“买方视角”和“投顾服务”,并从这两个不同的角度中提炼出7个基本要素作为“买方投顾”的定义。


第一,收费方式与收入结构的变化:向买方收费才能真正实践“买方投顾”,在这个变化中可以借鉴美国买方投顾的部分理念,重点发展“按照资产管理规模收费”、“固定费率”、“按照绩效收费”和“按小时收费”四种模式。


第二,理财经理激励方式的变革:“买方投顾”追求投资者、理财经理和财富管理机构三者的利益统一,鼓励根据客户规模和业绩增长来对理财经理进行激励,从而实现两者利益的高度绑定。


第三,打造开放式的产品货架:“买方投顾”应实现全球化、全品类与全策略的产品覆盖,而不是只销售金融机构体系内生产出来的产品,杜绝“近亲繁殖”和“利益导向”。


第四,产品遴选的客观性:不回避自有产品,但内部资管部门的产品费率(代销费率和理财经理的激励水平)不应存在与其他代销产品的显著差别。也就是说,财富管理机构可以销售母公司或者兄弟公司生产出来的产品,但商务条款不应该因为“亲属缘故”而更加优厚。


第五,做好认识投资者的前期准备工作:充分的、前置的KYC是买方投顾服务开始的重要前提。


第六,“投顾式服务”应该是是一个闭环:能够实现从咨询到配置落地和检视跟踪等一套完整的流程体系。


第七,做好“投顾”需要坚持专业先行:专业的投研能力和资产配置系统非常重要。


四,有所为、有所不为,明确财富管理转型路线图:在“重要”和“紧急”两个维度中规划出未来的路线图


站在机构的角度看,向更深层次的财富管理模式迈进,需要做的事情很多。


如何在相对有限的时间和资源中,更有效的做出变化,用较小的投入换来立竿见影的效果?我的建议是从“重要”和“紧急”两个维度中寻找平衡和未来的方向。


在“重要”和“紧急”两个维度中,毋庸置疑的,“重要且紧急”是所有财富管理机构最高优先级投入的战略方向,我们认为通过服务模式变革来形成牵引效果是实现变革的阵眼。


在这个逻辑体系中,通过引入基金投顾或具有买方投顾特征的服务系统来改善客户体验、改善机构理财师和客户之间的生态,对于机构系统化建设财富管理来说具有很高的性价比。


在“重要且紧急”的问题被落实后,我们建议财富管理机构将重点放在“重要但不紧急”的事情而不是“紧急但不重要”这个维度。也就是说,一定要关注财富管理部门长期能力的建设,而不是把精力过度投入到其他方面(诸如客户投诉等)。


在这个方向上,财富管理团队的专业性培训是重中之重,一方面在市场低位时逆势加强专业培训提升理财师的能力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另一方面也可以通过投研服务外包的方式,选择具有TAMP属性的机构定制专属的投研、策略和输出内容,更快捷地提高财富团队的服务能力。


五,写在最后:“治标”和“治本”,我全都要


就像中国经济发展历史进程中的许多事一样,中国金融体系的全面转型,也正在经历一场“时间紧且任务重”的战斗。


但面对着内部和外部的重重压力,对于中国的财富管理行业需要在“堵漏洞”和“建体系”中做出一个更好的平衡与取舍。


但,这个谁都懂的逻辑背后,却有一个实现起来非常困难的地方。


就是当一个个“瑞丰达”出现的时候,它就会不断刺激我们的神经,让我们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情绪”和“灭火”上,从而忘记了对于金融体系变革的整体战略地图。


在文章的最后,我只是想说,成熟金融市场的未来一定是“我全都要”,我们既要“治标”也要“治本”,这就更需要这个市场的参与者,从顶层监管、到财富管理部门再到从业者,每一个人都能从自己的视角出发,在“紧急”和“重要”两个维度中,找到合适的平衡,中国财富管理生态才有机会在更短的时间里走上正轨。




作者:温 和 的 强 硬 派
来源:温 和 的 强 硬 派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