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额罚单、延续“双罚制”,信托业严监管保持高压态势

时间:2024/06/18 08:56:39用益信托网

22张罚单、21人被罚、信托业年内最高罚金,国通信托被重罚。


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湖北监管局近日披露22张罚单,国通信托因13项违法违规行为,被罚款585万元,公司18名责任人被警告,另有3名责任人被警告并罚款合计46万元。


记者依据罚单披露时间统计获悉,年内已有昆仑信托、山西信托、陆家嘴信托、国元信托、国通信托等多家信托公司被罚,合计罚款金额超2000万元。从处罚力度看,多见大额罚单,相关责任人一起被罚已成常态。


“严监管的态势没有改变。”受访行业专家指出,未来信托业监管罚单可能将延续“双罚制”,并呈现出单一主体处罚金额上升,且相关责任人处罚增多等趋势。信托公司应做好尽职调查留痕,确实履行受托人的责任及义务。


年内多家信托机构被罚


国通信托之所以被重罚,因其存在风险底数不实,掩盖表外风险资产,少计表内不良资产;虚假压降融资类信托;投后管理不尽职,导致信托资金违规流入禁止性领域;违规开展政信业务;违规汇集员工及其亲属资金设立虚假家族信托;虚设财产权信托弥补其他项目收益;违规开展通道业务;项目发行中未充分向投资者揭示项目风险;违规通过非金融机构代销信托产品;虚增房地产类信托规模规避监管;违规兑付超额收益;风险项目中对投资者进行违规兑付;资金池业务经营管理不审慎等13项违法违规行为。


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湖北监管局对国通信托作出罚款585万元的行政处罚,并对18名责任人给予警告,另有时任国通信托副总裁曹阳,时任国通信托总裁助理邹晓磊,时任国通信托华北大区区域负责人、兼任信托业务二部及信托业务四部负责人张鹏被处警告,并罚款合计46万元。


585万元的罚款是年内信托公司所领金额最高罚单,位居第二的是昆仑信托。昆仑信托因以多种方式违规承接风险项目、向监管部门报送不真实资料、违规为保险公司变相投资单一信托提供通道等8项违规问题,被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宁波监管局处以合计罚款540万元,时任昆仑信托董事长肖华、基金管理部总经理陈克军分别被警告。


罚金位列第三的是陆家嘴信托,其因存在报送监管部门的报告报表不真实、关联方和关联交易数据不真实、以投资名义向不满足“四三二”要求的房地产项目融资、未按约定用途使用信托贷款、信托资金挪用于缴纳土地出让金、信托产品信息披露不审慎、违规接受保险资金投资事务管理类信托计划共7项违法违规行为,被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青岛监管局处罚款420万元,时任陆家嘴信托总经理崔斌也被警告并罚款15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这是陆家嘴信托年内收到的第二张罚单,此前其因信息披露不全面、不真实,风险揭示不充分行为,被罚款30万元。


严监管持续高压态势


从监管罚单看,不仅百万元级别的大额罚单变得常见,相关责任人一起被罚也成常态。2月5日,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山西监管局网站披露,时任山西信托中小企业事业二部(债权信托部)总经理魏冬冬,对山西信托尽职调查不到位和成立公告披露不规范、信托计划管理不到位、信息披露不到位事项负有责任,被予以警告。


国元信托因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突破合格投资者自然人人数限制,流动资金贷款贷后资金流向监控不到位,被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安徽监管局处罚款65万元。时任国元信托财富管理中心总经理叶某也被给予警告处分。


用益信托研究员帅国让表示,上述几家公司的违法违规事实来看,处罚的主要事由一方面包括具体业务违规,信息披露不实,违规兑付等方面;另一方面包括房地产业务中的违规行为,尽职调查流于形式、执行不到位,信息披露不真实,内控及关联交易等方面。


“在过去十几年间,由于监管规则并没有得到严格的执行,使得信托实质上成了‘无所不能’的金融机构,潜在风险极大。因此,在目前对金融体系的规范治理过程中,一定会对违法违规的信托公司进行查处,而且依法依规对其进行严厉处罚。”上海交通大学高级金融学院副教授李楠告诉记者,规范信托公司发展的关键在于严格禁止其募资功能。


帅国让认为,信托业严监管的态势没有改变,未来监管罚单可能将延续“双罚制”,并呈现出单一主体处罚金额上升且相关责任人处罚增多等趋势。信托机构应严格制定调查及业务开展制度并落实实施,做好尽职调查留痕,确实履行受托人的责任及义务。


作者:余 继 超
来源:国 际 金 融 报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