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收益走势有何特征?

时间:2020/10/22 17:51:15用益信托网


一、证券投资类信托发展趋势

第一支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中国龙资本市场信托计划”于2003年问世,其行业规模和产品数量都处于较低水平。2006年以后伴随着“牛市”,证券投资信托行业开始了爆发式增长,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发展开始备受关注。银监会在2009年1月23日下发《信托公司证券投资信托业务操作指引》,证券投资信托业务开始成为信托公司参与二级市场的常规业务。

自2015年起证券投资信托市场规模呈现先下降后增长的态势,且波动幅度较大。

为维护投资者合法权益和股票市场秩序,2015年7月12日证监会下发《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当年证券投资类信托发行量为2751款。2016年3月,银监会向各银监局下发《进一步加强信托公司风险监管工作的意见》,重视市场风险防控,督促信托公司将自营股票交易规模控制在合理范围内,避免市价大幅下跌对资本的过度侵蚀。信托公司需合理控制结构化股票投资信托产品杠杆比例,证券投资信托产品发行规模急剧缩水,发行量仅为682款,环比下滑1889款,2017年继续断崖式下跌至41款,2018年爆发式上涨到1233款,环比上升1192款,2019年继续上涨465款到1698款。


图1: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发行量


111.png

资料来源:普益标准


2018年随着资管新规的发布,传统信托业务受限,证券业务逐渐受到信托公司的重视与探索,信托公司主动管理和投研能力加强,证券投资信托的发行量开始上升。2020年银监会下发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意见征集稿。信托公司业务结构将发生调整,证券投资领域信托规模有望提升。


二、证券投资类信托收益分析

通过对2015年至2020年证券投资信托和其他领域资金信托数据对比分析可知,证券投资类信托收益普遍低于其他领域,证券投资类信托收益呈现先降低后增长的态势。

纵观近几年,证券投资类信托收益与其它领域信托收益发展趋势差异巨大。2015年至2019年证券市场类最高预期收益率整体呈下降态势,但投资于房地产、工商企业、基础产业和金融机构的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整体呈上升趋势。2020年证券投资类信托收益率发展一枝独秀,投资于其他五类领域的平均预期最高收益率均呈下降趋势。

从波动范围可知,证券投资类信托收益率远低于其他领域。证券投资类信托收益率在5.62%和6.38%之间波动。而其他四类投资领域收益率变动区间为6.67%至8.77%。2020年证券市场类收益率仅为6.15%,与较低的金融机构类7.33%的收益率相差118BP,房地产领域收益率最高为7.66%,和证券市场类相差151BP。


图2: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与其他资金信托收益率比


222.png


资料来源:普益标准


从近六年各大类资金信托的平均收益率可知,证券投资类信托收益率与其他领域差距较大。投资于房地产、工商业和基础产业的平均收益率均在8%以上,其中房地产平均收益率为8.01%,工商企业为8.06%,基础产业为8.07%;金融机构和其他领域也在7%以上,金融机构为7.26%。证券投资类信托收益率仅为5.92%,与平均收益最高的基础产业相比,相差215BP,与平均收益最低的相差134BP。

图3:近六年各类资金信托平均收益率


333.png


资料来源:普益标准


从监测数据可知,证券市场领域的收益率发展趋势为先下降后增长。从2015年到2016年投资于证券市场领域的平均最高预期收益从6.38%下滑到5.72%;2017年止跌回升,环比上升0.18个百分点。2018年止升回跌,环比下降0.15个百分点;2019年预期最高收益率持续下滑到5.64%。2020年大幅上涨到6.15%,环比上升51个百分点。


三、证券投资类信托收益普遍低于传统信托的原因分析

目前证券投资信托产品的平均最高预期收益率增势明显,但相较于其他五投资领域信托产品收益率仍处于最低。证券投资信托低于其他投资领域的资金信托主要原因是受政策和市场综合作用影响。

一是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收益与证券市场行情震荡密切相关。2019年股市回暖,上证指数涨幅超20%,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作为股市二级市场“延伸品”受到投资者的热捧。信托公司纷纷加码证券投资类产品,其收益一路向好。

二是银监体系监管政策直接影响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收益。2018年4月27日,为响应国家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的总体要求,银监会印发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资管新规出台,刚性兑付被打破,传统通道业务逐步清理。其限通道、去杠杆、去嵌套等监管要求波及信托公司证券投资业务发展。通道类结构化证券投资业务被主动暂停,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发行减少。此外,信托行业的投资者信心受到强烈打击,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收益出现下滑。

三是受证监体系相关政策影响,也让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发行大为降温。伞形信托主要功能是为二级市场提供投融资服务的产品,且具有杠杆放大效应,被监管层认为是引发2015年上半年A股“疯牛”行情的催化剂,因此于2015年6月份开始逐步叫停该业务。证监会于2015年6月12日发布《关于加强证券公司信息系统外部接入管理的通知》,命令禁止证券公司为场外配资、伞形信托提供证券交易接口的行为。7月继续下发《关于清理整顿违法从事证券业务活动的意见》,对开立虚拟证券账户、借用他人证券账户、出借本人证券账户、代理客户买卖证券等行为进行清理。并动用行政处罚等措施限期整改,伞形信托逐步退出历史舞台。伞形结构证券投资信托产品的停止发行直接影响证券投资类信托收益的萎缩。

作者:普 益 标 准
来源:普 益 标 准

责任编辑:xiam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