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标收缩,还有多大压力?

时间:2020/11/16 17:25:35用益信托网

按照资管新规原定计划过渡期是2020年底结束,而实际上部分机构已预计年内较难完成所有老产品调整、主动调整的积极性不高;疫情对经济金融的冲击,进一步推升了过渡期延长的预期,资管业务调整节奏放缓,券商资管、资金信托、基金子公司专户等收缩规模均低于2019年同期。伴随政策对防范化解风险重视度提升、监管细则落地,非标收缩压力或趋于加大。


本轮信用扩张,除了债券和贷款,非标融资收缩显著放缓的贡献也不应忽视。


年初以来,社融持续放量,10月社融存量增速较2019年底抬升3个百分点,前10个月新增融资较2019年同期多增超9万亿元;其中,贷款、政府债券均同比多增超2.9万亿元,企业债券多增1.7万亿元,非标融资净收缩3788亿元、远低于2019年同期的1.5万亿元,尤其是委托贷款和表外票据融资、均显著好于2019年同期。



01.png


非标融资收缩放缓,或与特殊时期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融资条件放松等因素有关。按照资管新规原定计划过渡期是2020年底结束,而实际上部分机构已预计年内较难完成所有老产品调整、主动调整的积极性不高;疫情对经济金融的冲击,进一步推升了过渡期延长的预期,资管业务调整节奏放缓,券商资管、资金信托、基金子公司专户等收缩规模均低于2019年同期。为缓解疫情冲击而采取的债务延期偿付、货币流动性宽松等措施,也使得委托贷款、表外票据等收缩压力缓解。


02.png


伴随政策对防范化解风险重视度提升、监管细则落地,非标收缩压力或趋于加大。尽管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至2021年底,不涉及相关监管标准的变动和调整,并不改变资管统一监管方向。随着国内经济逐步修复、资金空转等问题凸显,当局对防范化解风险的重视度提升,银保监会主席强调,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资金信托、标准化债权等资管新规配套细则加快落地。



03.png


按照资管新规及配套细则等要求,抑制通道业务、限制非标投资比例等或是非标调整主要驱动力。按照非标类债权认定标准,理财直接融资工具、北金所债权融资计划、票交所票据类产品等均属于非标,比此前市场预期的非标范围大。资管新规关于非标相关要求主要集中在打破刚兑、期限匹配、不得多层嵌套、禁止资金池和规避监管的通道业务等,其中通道业务和期限匹配的要求对非标的直接影响较为显著。理财、券商资管、信托等细则进一步限制了投资非标的比例,理财和券商资管投资非标不得超过净资产的35%,集合信托比例上限相对较高、不得超过实收信托的50%。


04.png

05.png


资管新规实施后,通道业务持续收缩、收缩任务约完成一半左右。主要资管产品中,券商定向资管、单一资金信托和基金子公司专户一对一等以通道业务为主的产品规模持续收缩,2020年6月末分别较2017年末下降6.7万亿元、4.6万亿元和2.7万亿元;表外理财在22-24万亿元附近变化,投向非标资产占比小幅降至2019年的15.6%、低于监管限制。结合相关资管产品估算,截至2020年6月,通道余额或超13.5万亿元、较2017年底压缩约51%,其中券商、信托和基金子公司通道余额分别为5.9万亿元、4.7万亿元和2.9万亿元。


06.png


中性情景下,资管产品收缩,或导致一年半内非标融资收缩约3.5万亿元。通道业务,大多直接或间接投资非标类资产,其规模收缩或加大非标融资收缩压力。随着2021年底资管新规过渡期到期临近,中性情景下,通道收缩或加速,券商、信托和基金子公司通道分别收缩5万亿元、4万亿元和2万亿元,合计收缩规模或占当前通道余额的80%左右,对应非标融资收缩规模约3.5万亿元;悲观情况下,通道全部收缩完,对应非标融资收缩规模可能超过5万亿元。


07.png



非标融资收缩,或拖累2021年整体信用环境、加速信用风险的暴露。在贷款等变化相对平稳时,非标融资可能成为影响信用环境的重要因素,例如,2018年委托和信托贷款收缩2.3万亿元、拖累社融增速超1个百分点。展望2021年,中性情景,非标融资可能收缩3万亿元左右,拖累社融增速约1个百分点。随着信用收缩逐渐显现,企业现金流和偿债压力上升,或出现类似2018年债务违约的大增。



08.png



未来可能需要关注,债务压力较大、同时非标债务较多的,如房地产、商业贸易等行业和部分城投平台的信用风险。若以资产负债率来衡量债务压力,以非标债务占总体债务的比重来衡量非标融资的影响,上市公司半年报数据显示,房地产、公用事业、商业贸易和汽车等行业债务压力居前,受非标融资收缩的影响也相对较大。此外,作为城投平台重要渠道,非标融资的收缩可能加大对其依赖较高的平台风险。


09.png


研究结论:


(1)本轮信用扩张,除了债券和贷款,非标融资收缩显著放缓的贡献也不应忽视,或与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等因素有关。伴随政策对防范化解风险重视度提升、监管细则落地,非标收缩压力或趋于加大。


(2)资管新规实施后,以通道为主的券商定向资管等产品规模持续大幅收缩。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临近到期,通道相关产品的收缩,或加速非标融资收缩。


(3)非标融资收缩,或拖累2021年信用环境、加速信用风险的暴露。未来可能需要关注,债务压力较大、同时非标债务较多的行业,及部分城投平台的信用风险。



作者:赵 伟
来源:第 一 财 经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