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公司 别做FOF的韭菜!

时间:2020/12/01 11:43:52用益信托网

最近发现,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迫于标品投资规模的压力,开始做FOF产品。但其中颇有些FOF,并非真FOF。它们既不像公募FOF那样投资方向严格、分散,必须80%以上投资于其他公募基金产品,且每支占比不超过20%;也不是因为拥有了专业的FOF投资团队或好的投资策略,上能搞定大类资产配置,下能通过优选小F挖掘α收益。


有些人家做FOF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自己还不会做标品投资,想通过与小F的合作,学习小F投股、投债的专业能力,甚至学习小F团队搭建的方法,风控的流程和系统的配置。


本来在行业转型的关键时刻,信托公司充分发挥自身的资金募集能力,财富管理能力,以FOF介入标品领域,从而回避自己不那么擅长的底层资产投、研、交,也减少运营和IT的压力,是个不错的业务方向。但小F有他们自己的利益,以之为“师”是存在风险的,万一遇上了个别急于促成合作的小F,事前可能隐瞒了策略的有效条件;事中也没有义务提示大F操作的漏洞;万一事后策略失效或者爆仓、踩雷,小F完全能轻轻松松脱身退走,把客户的愤怒留给大F信托公司独自承担。


我们今年遇到的第一个典型案例,发生在4月份。有一家信托公司来问,他们想做3个月定开纯债FOF好不好?


小F只有一家,是券商资管,满口保证大F什么也不用操心,产品年化收益4.5~5.5%妥妥的,毕竟该策略运行两年了,收益只高不低。流动性也不用担心,一旦开放期赎回金额大于申购,他们可以通过回购加杠杆解决,哪怕是遇到钱荒呢,券商自营盘接走就是了。


这个段子听得我毛骨悚然,答案当然是:


不好,非常得不好。


不好的原因之一,2018年债市牛了一年,2019年算平了一年,按照中国债市最简单粗暴的波动原则——“牛一年,平一年,熊一年”来说,2020年都大概率是熊市了。可是因为年初新冠爆发,债市收益再下一城,到4月反而是烈火烹油一般。但举凡有点常识的,谁不知道债券市场已经是站在悬崖边儿上了?而且拿过去两年的收益好,来证明未来一年的收益没问题,这不是糊弄小散的套路么?金融机构之间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怎么也好意思使出来呢?一旦债市转熊,净值化产品就会立刻现出亏损。可大F这家信托公司还在转型初期,客户以习惯刚兑的高净值个人为主,公司的销售团队在合规方面也还没做到白璧无瑕,根本没有做好应对产品亏损的准备。


不好的原因之二,定开产品一旦遇到市场牛熊转换,赎回压力是非常大的。我说的压力大,不是赎回50%的大,而是赎回90%的大。这种被赎个底儿掉的例子在2014年初和2017年初屡见不鲜。小F有能力应对90%的赎回么?完全没有!因为这个产品50%以上的资产是以持有到期为目标的高收益、低流动性债券。别说卖不掉,钱紧的时候,拿去做质押式回购都没什么人家肯接受。说小F能全全hold住流动性,我是不信的。至于什么自营接走,关联交易的事儿咱先不提,价格偏离你要怎么处理呢?


不好的原因之三,如果产品亏损了,客户巨赎了,小F也确实没有办法凑出赎回款,那么大F信托公司能不能强行赎回小F呢?竟然也是不行的。小F作为私募类产品,合同充分保护了其自身利益,明确约定如果因为变现困难,导致无法应对赎回,客户只能接受资产返还或者等待到期兑付。也就是说如果信托的客户拿不到赎回款,已经堵在门口示威了,大F去逼着小F掏钱,小F可以直接给大F一堆卖不掉,还处在亏损中的债券。而此时大F家里,连债券交易员都还没有呢……


好在5月,债市就开始大跌了,该产品还来不及做好,就幸运地胎死腹中。


我们遇到的第二个典型案例,更像个乌龙。一家信托公司的定开型股票私募FOF产品下投资了3个定开型股票私募基金。其实三家小F都不错,名头响亮,大F本身虽说还没什么投资经验,但也真的帮助客户实现了优选管理人、降低投资门槛和分散投资风险的三重功能。唯一的bug是,大F和三支小F开放的时间点都不一样……


那怎么应对赎回呢?


大F的做法是靠预估。大F的客户先申报预赎回金额,大F在小F开放期提前赎回,安排好流动性,等到自己开放了,再支付给客户。


结果在某一次小F的开放期,大F下单赎回小F,单子下错了,没有赎回成功,小F那边虽然在合作前也满口答应帮忙大F培养团队,熟悉流程,但毕竟大家公司不在一块儿,业务也隔着一层,没有那么周到的,所以并没发现。在小F开放期结束后,大F两手空空,如坐针毡,只能靠高管带队去安抚客户,劝说大家再拿一期了……


我们遇到的第三个典型案例,是违约。按说违约是一种概率,就算小F踩雷了也不能说人家成心的吧?但问题是信托公司这支新组建的FOF投资团队原来是干非标的,他们只知道非标会违约,从没想到标债这么浓眉大眼儿的,也是说不还就不还啊!


小F在合作前,没有提示过债券的违约风险只是问题之一。更严重的是,小F在债券违约后,直接放挺了,没有任何应对方法。不过这也可以理解,确实很多标债违约情形恶劣,任你是大罗金仙,也回天乏术。但最最不能容忍的是,小F干脆不搭理大F了,解释也不给,进展也不说,电话都不接了。这让曾经叱咤地产非标项目,跟地方黑恶势力都打过交道的大F家的大佬们,有一种小河沟里翻了船的挫败感。很多时候,亏损并不可怕,不知道是为什么,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才是最可怕的。


信托行业想转标的时候,标品投资领域早已是红海了。2018年的《资管新规》,又在红海里围上了一圈通电铁丝网,而越演愈烈的债市违约又在红海里撒下了一把又一把的铁蒺藜。信托公司想在市场上寻个不要钱的老师,可更多饿红了眼的小F,盯着信托多年刚兑养出来的高净值客户,想的是收割一把韭菜。


如果转型做FOF的信托公司们,没有真正理解FOF的风险,没有甄别风险的能力,那么自己就先成了韭菜了。


作者:资 管 云
来源:资 管 云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