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信托:很好,但更“壕”

时间:2020/12/31 14:21:19用益信托网

有个读者来聊,说最近资金到账,政信项目没有满意的;地产又不太不敢做。纠结来纠结去,有人建议投资家族信托,究竟该不该投呢?


来来来,先回答一下这个“灵魂拷问”:


你是富豪吗?


我有时候想,为什么人人都想当富豪?


如果自由是指让资源(时间、注意力、生产资料等等)按照你自己的意愿分配,富豪相对一般人相比,拥有的自由显然要大得多,甚至能跨越生死。


家族信托,就是能让富豪的free will跨越生死的利器。什么赌王啦、李嘉诚啦、海底捞张勇啦,都早早地设置了家族信托,确保他们生前和百年之后,财富按照他们选择的方案分配和流转。


这就是家族信托的第一个功能——传承。


世界上最著名的信托,可能是诺贝尔基金了。诺贝尔都走120多年了,诺贝尔基金还在忠实地按照诺贝尔本人的意愿,激励着无数科学家们。


可能你也发现了问题,不是说信托吗,为什么又扯到“基金”了?


名字只是皮囊,无论是叫基金还是叫信托,背后都是一整套“委托人—管理人—受益人”这三者(加上监管方是四者)的法律关系。


诺贝尔基金一旦设立后,就跟诺贝尔本人的其他财产严格区分开来,按照诺贝尔本人的意愿,由诺贝尔基金会管理运行。因为是公益信托,定期会公布运作报告。


把受益人变成委托人或其指定的人,差不多就是家族信托了,原理一样。而家族信托之所以能实现“传承”这么强大的功能,本质上在于信托的独立性。


信托的独立性极端一点理解就是,一旦这个信托设立后,这份信托财产在法律上就不属于你个人了。当然,也不属于受托人,也不属于受益人,而是属于信托计划本身。


正因为“不属于你个人”,例如你后来破产了,企业倒闭了,子子孙孙把家底败完等极端情况出现了也不用怕。


《九民纪要》第95条专门强调了这一点:


说白了就是,除非符合《信托法》17条,否则不允许强制执行信托财产。《信托法》17条规定是用于设立家族信托的财产本身有问题或者产生欠款的情形。


通过这个独立性,家族信托就实现了最特殊的功能——资产隔离。假如一个富豪合理地设置了家族信托,假如他指定自己子女为受益人,哪怕他后来成为老赖,子女仍然可以从这份信托里受益,不必经受普通人的经济窘境。


再一次感叹,和普通人相比,富豪的安全垫真的很厚啊……


但是,如果你以投资的眼光来看待(国内的)家族信托,事情就会起变化。


首先,你往往没有诺贝尔有钱;其次是,像诺贝尔基金会这样优秀的管理人,实在太少了。


家族信托不会自己管理自己,势必要有管理人。国外一般是委托投资顾问,国内的,一般就是信托公司自己担任信托财产管理人,也有声称“按照投资人自己意愿管理”的,盲猜就是定期给几个套餐选择。


信托财产要运行,每年有固定的管理费支出,究竟怎么管却很难说得清楚,即使我们不担心其中有什么猫腻,投资的风险也很难合理估计。


富豪设立的信托,本身资产量庞大,例如张勇的离岸家族信托,据说有1000亿;1000亿分散投资,这里亏了那里能赚回来,子孙后代“吃老本”没问题;


但现实往往是,家族信托门槛1000万,不少已经降低到了几百万。如果你设立个500万的家族信托,一旦踩一个雷,马上就折腰了。


信托财产如果巨幅缩水,传承下来也意义不大。如果不是以传承为目的,设立3年期、5年期的家族信托……这和委托理财有什么区别?买基金还更透明些。


说到底,要想让家族信托长长久久地按照委托人的意志传承下去,克服时间的侵蚀风险,需要金融、法律、财会等完善的方案设计,本身是一套极其昂贵的服务。


除了富豪,也没人买得起啊。



作者:洛 洛 杨
来源:大 话 固 收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