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从“泥鳅时代”到“金鱼时代”

时间:2021/01/08 15:17:16用益信托网

如果用一个词来比喻过去这些年的信托行业,你觉得用啥会比较合适?


有人说,用竹子最合适不过,虽然经历了数次清理整顿,却依然苍劲有力,牌照价值和市场地位依然坚挺,愈发散出历久弥香的魅力,任尔东西南北风。


有人说,用熊猫来打比方更合适,在经历了六次清理整顿之后,目前行业内仅剩下71张牌照(其中开业68家),想拿到这张兼具贷款、投行、资管、财富和服务功能的牌照,至少也要花费数十亿的资金,而且想买还不一定就能买得到。


也有人说,用星星来做比喻更合适,搁天上贼拉闪亮。同时,还略带戏谑,觉得信托游走于银行信贷的间接融资功能和资本市场的直接融资功能之间,没找到自己的本源定位,更像是浩瀚宇宙中的一颗星星。那既然是星星嘛,郭德纲说得好,多一颗少一颗无所谓。


这些说法都有一定的道理,毕竟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我倒是觉得,总结过去这些年的信托行业,用“泥鳅”做比喻是再合适不过的。


01、信托业的“泥鳅时代”


泥鳅,又称黑龙,属鳅科,体长形,呈圆柱状,尾柄侧扁而薄,属底栖鱼类,具有较高的药用价值,《本草纲目》中记载其“味甘、淡,性平”,在日本被誉为“水中人参”。


为啥要用泥鳅来类比过去这些年的信托行业呢?主要有两点:


第一,适应性极强。在我国的金融体系中,信托一直都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存在。它既具有类似银行信贷的间接融资功能,又具有类似券商投行的直接融资功能,还具有类似基金公司的投资功能,同时还因信托特殊的账户功能,在服务方面又具备独特的优势。


信托行业的发展,正好赶上我国影子银行大爆发的年代,凭借其牌照优势明显、资金量大、使用要求较低、投资周期适中的特点,游走于大资管市场,地产、城投、通道一通整下来,一时间在高收益、低风险的市场层级内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


归根结底来讲,一大核心原因就在于信托资金的流动性非常高,哪里有钱赚就冲向哪里。前些年说干地产前融能赚钱,于是一股脑冲进去,管他TOP30、50还是100;听说城投有信仰,背靠国家信用,风险低有保障,于是又吭哧吭哧跑去做城投;又说干通道很简单,只要进场快,分分钟千八百一甚至百二的通道费就出来了,于是管他三七二十一,把赛道占住了先;之后又说搞消金非常有前景,不管是主动管理模式还是搞服务通道,先把规模做上去再说。都不好做了咋办?无非是换个赛道重新来过呗,年年难过年年过,每年过得都不错。


这种左钻右撞的模式,让信托行业资产管理规模在短短十年内翻了七倍,一度超越了保险行业,在规模上成为仅次于银行理财的第二大资产管理行业。但是,这种遍地插花的模式也让信托行业啥都能干但是啥又都不精、没有明确的主业和优势领域,就像一条“泥鳅”,既活跃在大资管体系内,又游离于体系外,难免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第二,活跃价值高。虽然行走轨迹有些让人捉摸不透,有点“不按常理出牌”的意思,但是信托行业对于服务实体经济、盘活实体经济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最典型的就是地产行业,地产是天然和信托相互匹配的存在,作为我国老百姓最重要的投资品(没有之一),随便一个项目动辄数亿甚至数十亿的贷款需求,除了银行以外,也就信托资金能匹配得上。再加上地产和信托在投资周期、回报周期、收益率、抵押物等方面相互契合,信托资金使用方向也比银行贷款宽松得多,因此成为地产金融业务的重要参与者。


再有就是财富管理,当前我国中等收入群体数量显著扩大,信托将逐渐成为越来越常用和常见的金融工具。作为服务高净值客户的重要手段,信托产品承担了为社会提供投资理财标的的功能,同时也为资金市场带来了更多的可能,为客户资产配置、财富传承、慈善等综合财富管理需求带来了更多的服务手段。


02、从“泥鳅时代”到“金鱼时代”


虽说跑马圈地的鲜衣怒马时期非常值得留恋,但毕竟隐藏着很多潜在的风险,一旦炸出来就是大事。所以现在怎么搞呢?打造一套标准化、全覆盖的监管体系,把大资管这片大“池塘”压缩成一个又一个小“鱼缸”,把市场、业务、产品、客户、风险控制在合意规模内。


就好比银行,受制于MPA(宏观审慎评估体系)、贷款集中度等限制,融资类业务已基本调整到位;券商、保险资管、公募、私募等也都有比较健全的监管体系;信托也是如此,监管肯定也不希望信托行业一直像一条泥鳅似的钻来钻去,不然一出风险就是大事。但是,信托业虽然建立了“一法三规”的监管体系,但资金信托管理办法仍在征求意见,资本管理办法也有待出台,所以先通过融资类额度压降、控房地产规模等政策,目的就是把信托作为银行表外资金输出通道的功能限制住,进而把通道、银信等影子银行压回到银行体系内。


也正是如此,信托行业的“泥鳅时代”慢慢结束,取而代之的则是“金鱼时代”。


何谓金鱼时代?


金鱼,又称金鲫鱼、赤鳞鱼,由野生红黄色鲫鱼演化而来,世界著名三大观赏鱼类之一,发源于中国,至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


泥鳅和金鱼,最大的区别就在于活动范围、透明度和生存能力。


回到信托业,以前做做非标,搞搞地产、弄弄城投、玩玩通道,随便一搞就是几十上百个BP的收益,现在搞股权投资、搞标品固收、搞服务信托、搞财富管理,可以发挥的空间小了不少,发展效果还得看能力建设和临场发挥。


以前要搞多层嵌套,搞封闭运作,现在要往净值化(或短期定开)转型,产品的估值一清二楚,一旦出现亏损,投资者都能看得到。


以前要极力做大非标资产管理规模,不然盈利跟上不去,现在想赚快钱可是非标规模没办法扩张,赚慢钱和辛苦钱又不甘心,只能多追求些内涵,在有限的规模内获取更多的盈利。


再通过净资本管理、文化建设、品牌建设等一系列手段,把信托行业打造成“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的品牌典范,培育守正、忠实、专业的受托人文化。


挑选优质的泥鳅,看的是大小(业务规模)和活跃度(落地新业务的能力)。所谓业务规模,这没的说,做得多有肉吃,做得少只能喝汤;所谓活跃度,指的则是发现新业务的能力以及进场的速度,比如同样是做通道,谁进场速度快、收费低,谁就能拿到更多的市场。跑得慢的咋办?裹上面粉炸至金黄,隔壁的小孩儿都馋哭了。


而判断金鱼的价值,看的则是体型(规模)、色泽(品牌)和健康程度(综合实力)。所谓体型,也就是业务规模,一如标品业务和服务信托,利润屈指可数,不做到足够规模的话连盈亏平衡都达不到;而想要做大规模,那就得有品牌效应,这也是维持业务稳定可持续的重要手段;而想要做大品牌,那还得看健康程度(综合实力),客户足够稳定、产品足够丰富、系统足够发达、组织足够健全、风控足够到位、运营足够高效、激励足够合理,在“金鱼时代”,这些能力的建设都比业务方向的选择更加重要。


无论如何,“金鱼时代”,拼的还得是硬实力,转型过苦日子,已经是不可避免的事实。转好了,价值翻倍;转不好,那就惨了。





作者:郑 斌
来源:资 管 云

责任编辑:Instshuai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