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信信托董事长暴锤总经理不应误判为“宫斗”

时间:2021/01/11 11:22:29用益信托网

2021年1月6日晚,华信信托董事长董永成与总经理王瑾因工作产生矛盾,董永成竟暴力打伤王瑾。


这起罕见的公司内斗事件的罕见之处在于:地点是公司办公楼电梯,使用的暴力工具是锤子。造成的结果是,王瑾头骨骨折住院,董永成被刑拘。


看起来,这起事件是一次公司治理出问题后导致的恶性人身伤害事件,但是,综合目前已知的公开信息看,公司治理也许并不是这次事件的主要原因。


先看董永成,董永成是华信信托的法定代表人,也是董事长,虽然华信信托的股权分散,有20个股东,但是一家由董永成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上一级公司华信汇通集团则通过对华信信托多家股东的持股,实现了权益上的控制。从股权关系来看,在华信信托这家公司,董永成具有控制局面的话语权。


王瑾曾任华信信托财务部总经理助理、副总经理,理财中心/研究发展中心总经理,总裁助理、副总裁,华信信托常务副总裁等职务,可以说是一步一步跟随公司成长起来的,算是老人。天眼查显示,2020年1月21日王瑾担任华信信托总经理。


一家公司的公司治理架构,最终体现的是权力和权益的分配。工商资料的信息显示,王瑾在华信信托只是“总经理”这一职业经理人职务,没有代表股权权益的董事席位,因此,她是公司权力的分配者,但不是权益的分配者。从这个角度说,与董事长的矛盾和冲突,和权益分配无关。


那么权力分配呢?王瑾作为总经理,其权力来源是董事会,董事会由董永成牵头,从股权的角度看,具有掌控力,也就是说,如果董永成觉得王瑾已经不适合赋予权力作为公司业务的管理人和执行人,那么完全可以通过董事会解除其职务。


从公司治理的角度来说,如果董事长与总经理具有不可调和的矛盾,根据华信信托的股权结构,董永成完全可以用最简单的解决方案来消化矛盾,也即通过董事会解除王瑾的职务,将权力收回。就算王瑾不服,真正要反击的应该是王瑾去报复董事长董永成,结果却恰恰相反。


这起事件中,诡异的是,作为一个64岁的董事长,董永成可不是街头混子,却选择了在会在办公楼这种场合进行公开的暴力行为,而且是用锤子直接爆头。


问题来了,除非董永成精神有问题,为什么要使用这种暴力手段殴打总经理?答案或许并不在公司治理的问题上,而是王瑾的行为或者说意见,已经超出了公司治理中权力分配和权益分配这两个最核心的要素范围。


那么,王瑾的什么行为或意见会是董永成感受到对王瑾失去控制而勃然大怒?


公开信息显示,华信信托自2016年以来,利润一直下降,2019年出现亏损,2020年上半年,未经审计的银行间财务数据显示,公司亏损进一步扩大。与此同时,华信信托还面临巨额的兑付危机,到目前,有23个项目未按期兑付,资金缺口到底有多大,不得而知。但分析人士估计,缺口上百亿。


多达23个项目无法按期兑付,如果拖到最后全部暴雷,后果将相当严重,董永成和王瑾不会不知道厉害。事实上,监管部门在2019年就将华信信托列为高风险信托公司,在2020年4月就已经对华信信托的资金池业务喊停。也就是说,监管部门的眼睛盯着呢。


那么王瑾从一个职业经理人的角度看待危机和后果将会和董永成这个权益受益者看待危机和后果的角度完全不同:王瑾需要的是合法合规,是向监管部门说实话;而董永成需要的是不要暴雷。


而这种矛盾,可不是公司治理层面的问题,而是法律问题,是任何一家公司的控制人都惧怕且忐忑不安的。


至此,这起事件本身已经超出了人身伤害的范畴,除了华信信托及双方当事人需要从公司合规的角度发布真相,而监管部门应该严密关注华信信托是否有突破合规性的不法行为。


这是给投资人交代,也是对法律法规的交代。


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华信信托用锤子暴击总经理脑袋的事件,不应该不简单解读为一起“宫斗”事件。


作者:张 浩
来源:上 游 新 闻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