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信托行业继续增资扩股,注册资本排名或将重写

时间:2021/01/18 14:20:04用益信托网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对全球经济产生了巨大冲击和影响,在复杂的形势和超强的监管之下,信托公司承受着业绩与转型的双重压力。


伴随国内信托牌照优势逐步减弱,各类金融机构不断与信托公司争夺资源与市场份额,信托行业已到了转型分化的十字路口。


站在“十四五”规划开局之年的新起点上,信托行业将如何发展?转型将走向何方?如何在大资管的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


展望2021年,本研究院认为,监管仍将持续趋严,信托行业转型必然会有所加速,行业风险总规模可能会小幅上升,但风险整体可控。


此外,信托公司的分化也将进一步加剧,监管机构将通过各项措施引导信托公司回归“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定位,主动管理能力将被视为核心竞争力。在通道和融资类业务不断压缩之下,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成为各家信托公司的首要任务。


更为重要的是,对于信托公司而言,在加强治理和法人监管方向上,会以严格规范为标准,来提升信托公司现代治理体系,从而适应转型趋势。


严监管推动转型加速


2020年堪称信托严监管年。


据公开信息可知,2月,《信托公司股权管理暂行办法》对信托行业股东管理提出新的要求;3月,监管要求全行业压降1万亿元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融资类信托业务;5月,《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资金信托新规”)初步确立了资金信托的私募性质定位及资金投向限制等要求;7月,虽然受疫情影响,监管部门决定将资管新规过渡期延长至2021年底,但也明确指出不涉及资管新规相关监管标准的变动和调整;8月,房地产行业“三道红线”政策对房地产信托项目影响较大;11月,信托行业进行新一轮房地产信托业务专项排查。


此外,伴随着一系列监管政策出台,2020年全年,有共计11家信托公司受罚,处罚金额总计超1800万元。


这一系列举措均反映出监管部门对信托行业不动摇的严监管趋势,也反映出监管对信托行业创新转型、回归本源的迫切希望。


在2020年中国信托业年会上,中国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黄洪表示,信托业要树立赚“辛苦钱”的理念,埋头实干,通过提供高质量服务获取相应报酬,靠创造价值来获取利润,不要总打着利用全能性金融牌照的优势,靠投机赚钱。


他更强调,信托业要杜绝与监管博弈的心态,不通过变通或绕开监管规定开展信托业务,更不能以此寻求相对于其他信托公司的不正当竞争优势,破坏市场秩序。今后严监管、强监管态势将进一步巩固,监管问责也将更加严格,不遵规守纪注定没有出路。


在此情况下,本研究院认为,2021年信托行业的监管环境大概率会延续从“严”格局。与此同时,严监管态势不断加码之下,信托公司转型升级成为行业大趋势。


主动管理能力仍是核心竞争力


大资管时代下,主动管理能力的强弱直接影响信托产品的竞争力。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从资金来源看,单一资金信托规模为6.92万亿元,较上年末减少1.09万亿元,占比33.18%,较上年末下降3.92个百分点;集合资金信托规模为10.31万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873.18亿元,占比49.42%,较上年末提高3.49个百分点。


集合资金信托规模占比的提升,体现出信托行业主动管理能力在增强,表明信托行业在“去通道”、提高主动管理能力的转型之路上走得愈发坚定。


从信托功能看,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事务管理类信托余额为9.23万亿元,占比44.26%,较上年末降低5.04个百分点。数据表明被动管理类业务规模占比不断下降,从侧面反映出主动管理类资产规模在提高、管理能力在增强。


信托公司未来将是能力之争,而且压缩通道业务、强化主动管理能力,也是近年来监管层在信托监管中的重要导向。


家族信托或为新利润增长点


2020年信托行业的非标转标加速进行,下半年行业的标品信托业务、资产证券化以及家族信托等创新业务加速发展,这既是行业监管趋严迫使行业转型的结果,也是信托行业回归本源业务的必然。


近年来,随着国内高净值客户的快速增长,财富传承需求日益迫切,创设家族信托成为一种越来越受到关注的财富传承方式。


据不完全统计,在国内68家信托公司中,2013年仅有6家信托公司开展家族信托业务,2019年参与公司数量超35家,而到2020年底,参与的公司数量估计增至50家。


2020年,在信托公司的热情参与下,家族信托“蛋糕”越做越大,业务规模屡创新高。


中信登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国内家族信托资产规模突破1000亿元大关;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这一数据则达到1863亿元。


本研究院分析认为,随着中国高净值客户可投资金融资产总额快速稳步增长,投资需求日益多元化,中国高端财富管理市场日趋成熟,预计到2021年底,中国家族信托意向人群可转入家族信托资产规模将突破万亿元大关。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内信托公司开展家族信托业务更多选择外部合作,主要是私人银行的模式。


简言之,信托公司是依靠私人银行的客户基础、资产配置能力与服务体系切入家族信托市场,主要充当事务管理的角色,收取固定管理费。


对信托公司而言,将风险隔离、事务管理等信托牌照功能发挥到极致,配上值得信任的品牌形象和专业服务团队,是与其他财富管理机构形成错位竞争的最有效手段。


产品预期收益率面临下行压力


在市场整体利率水平下行的大背景下,自2019年以来,集合信托产品收益率呈现下行趋势,并在2020年10月正式步入“六时代”。


而受年末因素影响,随后集合信托平均预期收益率迎来小幅回升。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集合信托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为6.73%,环比增加0.09个百分点。


不过,在短暂“翘尾”行情过后,随着行业“冲规模”告一段落,2021年以来,集合信托产品平均收益也出现下调。


本研究院分析认为,2021年受标品信托增加、房地产信托压降等因素影响,集合信托收益仍将面临下行压力。


在业务领域上,2021年,信托公司会继续强化业务创新,在结构牛市等预期的影响下,信托公司更多会选择发展资产证券化业务、证券投资信托(如FOF/MOM)、基金业务、财富管理、家族信托等产品,布局资本市场投资机遇,以满足监管导向和投资者需求。


同时,养老信托、绿色信托、REITs、遗嘱信托等领域亦将有新的突破。


信托行业风险整体可控


在去通道、治乱象、防风险的大背景下,个别信托公司前期积累的风险爆发,经营状况持续恶化,信托行业的风险加速暴露。


仅2020年全年,安信信托、四川信托、华信信托、新时代信托、新华信托等多家公司接连被采取重大监管措施。


2020年11月,央行发布的《2020年中国金融稳定报告》显示,信托业风险暴露加快,存在外溢可能。


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信托行业风险资产规模为6431.03亿元,信托风险项目规模已超6000亿。


从风险项目类别看,主要分为集合风险项目和单一风险项目,其中集合风险项目规模较大,2019年达到3451.8亿元,同比增长152%,占全部风险项目规模的60%。单一风险项目规模达2263.09亿元,同比增长179%,增速高于集合风险项目。


本研究院分析认为,尽管部分信托公司业绩风险出现增长较快的现象,总规模可能会小幅上升,但随着风险的充分暴露,行业整体风险也将逐步走向收敛状态,风险整体可控。


行业重启增资扩股“模式”


为应对持续外溢的风险和行业自身转型的需要,信托业重启增资扩股“模式”。


根据公开显示,2011年至2013年间,超过30家信托公司进行增资;2014年,全行业共19家信托公司增资;2015年共有9家信托公司增资;自2016年以来截至2017年3月1日,68家信托公司中已有27家增加了注册资本。2018年有14家信托公司增资247.15亿元;2019年有7家信托公司增资合计163亿元。


2020年内,共有9家信托公司增资获批,增资总额超28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银保监会2020年5月发布的《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资金信托新规征求意见稿”)以及将出台的《信托公司资本管理办法》(以下简称“资本管理办法”)等,都对信托公司的资本规模提出了要求,推动信托公司增强资本实力。


多家信托公司增资扩股,其背后蕴含着多层意义。


本研究院分析认为,从行业层面来看,超过半数信托公司增资,彰显出行业信心;从信托机构层面来看,增资可提升信托机构风险抵御能力,增强资产偿付能力,更好地满足监管机构在注册资本、净资本等方面的审慎监管指标和风险控制的要求。


未来,从业务层面来看,增资有利于其拓展业务发展空间,对现有业务加强巩固,促新业务转型创新。引导信托公司回归本源、高质量发展。”


962bd40735fae6cd12823a9affdbe92343a70f83.jpeg


作者:刘 佳
来源:华 夏 时 报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