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政信信托会违约吗?

时间:2021/01/19 11:19:15用益信托网

就在上周,我一直关注的一个贵州风险资管项目解决了。因为有一位读者刚好做了这个项目,进展大概都知道一些。


这个项目违约了大概1年多,中间投资者也经历过非常艰难的挣扎,和管理人有过矛盾和摩擦,但是后来,不少人能稍微放下心来。


钱没到手,为啥能放心呢?


主要原因是管理人工作做得不错。一方面,和当地政府协商追加风控,达成新的协议;另一方面,据说项目经理亲自和投资人一起上门督促,甚至最长一次,在当地待了半个月之久。


有这样的韧劲儿加持,投资人后来就能在心理上安定下来,而不是一天四五个投诉电话往上打。


不像信托可以发新项目解决老项目,现在陷在贵州政信里的违约资管们,解决的路径看下来,基本就是两条:要么,自己找大户找股东把散户的资金置换出来,兑付了事;要么,就是死磕城投,一旦有新的资金进来,一定千方百计去争取。


前一个我们写过一例:现在这个项目就是后一种的典型。两种路线不管怎么看,一个负责的管理人,一位得力的项目经理都会起到很大的作用。


但我要说的是,最重要的还不是这个,而是这个项目本身就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项目,尽责的管理人相当于加速了它的解决。


这个项目是遵义市新蒲新区某平台的,看看遵义主城区去年的土地成交: 


2020年整个遵义市15各县区中,新蒲新区土地出让面积占第5,但是土拍收入却占到第二,达44.16亿,以商住用地为主。


2017年以后,遵义市政府以及30余个政府部门陆续迁至新蒲。作为遵义新的行政、教育、文化、医疗中心,本来资金和资源的流入就是可预见的,土地市场自然也跟着水涨船高。


遵义未来的化债之路,也许就是城投体系众生相的典型反映。赚钱能力,再融资能力,政府和城投体系化债无出其二。


如果把城投这个大体系比作一棵大树,树干是区域的经济财政能力,这反应了一定程度的集体信用。从这个角度来说,新蒲的这根树枝就比播州的要粗。


而树枝则是那些体制参与程度较高的平台,也就是所谓的核心平台。至于那些边边角角的下属公司,也号称是平台的,只能叫树叶子。


当下,选好项目的要义就是——远离树叶子平台。


光景好过的年份,树叶很重要,需要它们源源不断的融资,供应到枝干上去。一旦遇到寒冬,自然就是秋风扫落叶。


寒冬什么时候来临?我个人认为,今年要关注两个时间节点,一个是两会前后,疫情初始阶段释放的大量短期流动性,差不多一年,进入到一个流动性回收决策期,可能会对城投体系流动性产生直接的冲击。


第二个时间点是三季度,二三季度是城投债到期的高峰,如果三季度叠加通胀回升,资金面进一步压缩,很有可能会冲击到城投标债市场,信托就更不在话下了。


作者:洛 洛 杨
来源:大 话 固 收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