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信托总经理查松辞职,是信托业变动的又一个生动注解

时间:2021/01/24 10:34:07用益信托网

新年伊始,又一位资深信托大佬离开。


1月12日来自媒体报道的消息,西藏信托总经理查松已于日前递交辞呈,辞去该司总经理职务。资料显示,查松于2010年起担任西藏信托总经理,是资历颇深的行业高管。而关于查松下一站的去处,没去暂无任何信息,也不不排除自行创业的可能。


低调稳健的西藏信托


在众多信托公司当中,西藏信托一直是一个特别且低调的存在。


官网资料显示:西藏信托成立于1991年,是一家经营历史超过20年的非银金融机构,凭借稳健经营的理念、因时而变的经营策略,在经历6次信托行业整顿之后,成为了信托公司中得以保存的不到10%的少数信托公司。过去10年连续保持盈利,资产质量优良,业务领域不断扩大,目前已成为全国性综合金融服务机构。


说它特别,是因为西藏信托是业内少有的国有独资信托,其股东分别为西藏自治区投资有限公司和西藏自治区财政厅,而经股权穿透之后,自治区财政厅100%控股西藏信托,股权结构十分清晰。


说他低调,因为西藏信托的风格一向如此。


数据显示:西藏信托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7.96亿元,同比增长64.8%,净利润4.91亿元,同比增长79.56%。截止2019年末,管理信托规模为1973.7亿元,其中工商企业、金融机构领域分别占比38.51%和32.21%,房地产业为第三分布领域,金额107.7亿元,占信托规模5.46%。


在当年的净利润排名中,西藏信托净利润可以排到第39位;略高于苏州信托。


查松其人


作为历经六次行业整顿下少有的幸存者,在2008年第六次信托行业整顿中,西藏信托一度因经营困难拟将控股权出让给招商银行,后来因为政策原因终止合作。查松正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之下接受西藏信托,颇有一种“临危受命”的味道。2010年9月,西藏信托换发了新金融许可证,正式重新开展信托业务。


作为总经理的查松,其金融履历十分丰富;先后供职于中国银行总行风险管理部、国泰君安董事会(任办公室副主任),收购兼并部副总经理、投资银行部董事总经理,2010年5月开始,正式出任西藏信托的总经理。


查松辞职之后,经董事会审议通过,由西藏信托董事长周贵庆代为履行总经理职责,全面负责公司经营管理工作。后者同样履历丰富,先后担任聂拉木县宣传部副部长,组织部副部长,财政局局长,日喀则市财政局副局长、局长,珠峰城投公司党委书记等职务。


而关于查松的下一站,据消息人士透露不再是信托行业,不排除自行创业的可能。


布局消费金融,陷入瑞幸风波


与京东牵手


回顾刚刚过去的2020年,西藏信托可谓是动作不断;其中与京东数科合作以及陷入瑞幸风波,是颇有看点的两块内容。


2020年3月25日,京东数字科技集团(下称“京东数科”)与西藏信托达成合作,京东数科通过其资管科技平台—JT智管有方向西藏信托输出 “消费金融风险开放平台”,精准把控消费金融资产风险。


据悉,此次落地的“消费金融风险开放平台”通过云端决策的产品服务形式,为金融机构提供消费金融风险决策服务,为西藏信托更好的把控消费金融风险提供决策支持。


理解京东数科和西藏信托的此次和合作,要从更早的时间说起。


2019年11月,西藏信托召开的股东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出资组建消费金融公司的议案》,从那时起西藏信托申请消费金融牌照就被提升了公司日程。所以才有了西藏信托牵手京东数科,可以被视为在消费金融领域的布局。


按照常规做法,在西藏信托提交申请之后,目前应该是进入到了实质性阶段。值得一提的是,这是继中信消费金融公司之后,第二家信托系的消费金融公司。不仅填补了西藏地区消费金融公司的空白,而且为下一步打造金控平台积累了宝贵的牌照。


2020年4月,随着美股上市公司瑞幸咖啡自曝负面消息和数据造假以来,瑞幸暴雷实锤。与之相对应的,则是与瑞幸有业务合作的金融机构未偿债务也面临的风险。而在诸多债务当中,就有西藏信托有一笔三个亿的借款,期限两年,利率为8%。


瑞幸“暴雷”后不久,新京报的记者从西藏信托官网获悉:瑞幸已经偿付了西藏信托的全部信托贷款本金和利息,此后的瑞幸如何都与西藏信托没有任何关系了。


高管频繁变动的信托业


撇开查松不算,根据北京商报的统计:2020年全年,银保监会系统公布的信托行业高层人事变动批复已达143条;而在68家信托公司中,高管履新的信托公司占比高达79%。高管变动涉及从独立董事,副总经理,总经理到董事长,董秘,总会计师等多个职位。


没有人能否他,作为第二大金融子行业,信托业正经历着深刻的变革。自2018年《资管新规》以来,监管不断趋严、政策持续出台、从业者倍感亚历山大。尤其是2020年,受强监管与新冠双重影响的叠加,进一步加速信托行业的转型调整。


分析认为,在历史转折点下,需要以更广阔的视角审视信托公司所处于的国家格局、金融格局和历史格局,了解其所担负的使命和前进的方向,才能明确其高质量发展的路径。


在监管不断强调和推动信托回归本源业务的情况下,信托公司必然会经历一段时间的转型阵痛期。


任何一个行业在面临深度转型和阵痛期的时候,首先为人们所关注的莫过于人事的大变动。反过来理解,高管的频繁变动也是观察行业变化最直观的窗口,毕竟人是最重要的。


当前信托行业的转型进入到了攻坚期和深水期,所面临的转型压力和经营压力不断加大;随着融资类信托的压降和去通道的持续,信托传统三驾马车的模式也难以为继。除了不断调整原有的业务结构和领域之外,信托公司也在不断加码创新业务,包括标品业务等,但目前尚未形成规模,盈利更是遥遥无期。


泛资管年代下,信托行业面临着比以往而言更为激烈的竞争和更为孱弱的制度优势,因此洗牌在所难免。以查松辞职开始,未来行业将会看到更多的机构和人员变化。



作者:裕 道 人
来源:资 管 裕 道 人

责任编辑:huangwn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