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富】万亿巨头尾盘瞬间蒸发500亿,一场有预谋的收割?

时间:2021/02/23 17:26:24用益信托网

01、一场有预谋的围猎绞杀,在最后一秒扣响了扳机。

 

这场围猎发生在刚刚上市的“短视频第一股”:快手, 2月22日收盘前的集合竞价,快手的盘口突然涌现了巨额的抛盘,抛售资金超过59亿港元,股价瞬间闪崩。

 

受此影响,22日收盘,快手大跌2.63%,报收377.8港元/股,而在尾盘集合竞价前,快手的涨幅为0.46%,股价为389.8港元。以此计算,集合竞价的抛盘瞬间砸掉了快手近500亿港元的市值。

 

据Wind数据显示,集合竞价累计成交了1572万股,总成交金额高达59亿港元,大概率不是散户所为。

 

如此突如其来的闪崩,令快手的股东们彻底懵了,这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02、500亿市值瞬间蒸发,一场有预谋的收割?

 

虽然,2月22日盘中,港股的互联网巨头们集体遭受重挫,但快手的股价却走得非常坚挺,早盘一度突破400港元,大涨超3.5%,全天大部分时间也都处于上涨状态,因此尾盘的突然闪崩,来得过于突然。

 

在进入尾盘的集合竞价前,快手仍处于红盘状态,小幅上涨0.46%,盘面交易也较为平静。进入集合竞价后,快手盘口突然出现了激烈的多空博弈,抛盘大幅增加,股价也被砸至绿盘,最终收跌2.63%,短短8分钟快手市值蒸发近500亿港元。

 

本报记者梳理了快手近期的消息面,并没有明显的利空消息,但有一则公告,值得注意。

 

据恒生指数公司公告称,快手科技-W符合相关指数快速纳入要求,将于2月22日(星期一)收市后被纳入恒生综合指数、恒生国企指数、恒生科技指数及恒生互联网科技指数。

 

被纳入相关指数,或许就是快手尾盘突然闪崩的真相。

 

由于指数编制原则中,以每日收盘价作为当日指数报价的基础,因此跟踪指数的基金在买入和卖出股票的时候,都要最大可能地贴近收盘价。对于港股来讲,收盘前都有10分钟的集合竞价,因此跟踪指数的基金调仓、买入往往都会安排在这个时间段进行。

 

据港交所规定,16:00-16:10为收市竞价交易时段(于16:08-16:10之间随机收市),16:01开始接受竞价限价盘申报。

 

有分析人士指出,当日快手收市竞价突然大跌,恰逢纳入多个重要指数,有大量被动基金需要配置,因此有潜伏资金提前预谋买入,并在收市竞价时将快手抛售给被动基金,从而套现离场,最终造成尾盘成交量异常放大。

 

意味着,有潜伏资金割了跟踪“恒生系列指数”基金们的韭菜。

 

03、谁被割了韭菜?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机构投资者在港股市场的占比均非常高,且港股市场ETF非常成熟。

 

恒生指数系列中的两大旗舰产品:恒生指数、恒生国企指数,已分别有50年、25年的历史,大量的ETF、期货、期权、窝轮、牛熊证等金融产品正在追踪这两大指数,交投活跃,市场成熟。

 

截至2020年6月30日,被动式追踪恒生指数系列的ETF资产管理总值约34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17亿元)。其中,与恒生指数、恒生国企指数挂钩的ETF产品的资产管理规模分别约为200亿美元、50亿美元。

 

而快手在2月22日收盘后,被纳入的指数中便有这两大指数。另外,快手还被纳入了恒生科技指数,该指数的成份股权重、市值和流动性的错配,为资金带来一定的套利机会。

 

由此可见,快手被纳入上述3大指数后,势必将被大量被动指数基金跟踪、配置,因此便有潜伏资金提前布局,等待纳入生效前的最后一刻抛盘套现。

 

其实,这种套利的戏码在A股纳入MSCI的过程中也屡屡上演。每一次MSCI指数的调仓,都涉及一大波确定性买盘的涌入,套利资金都会掐准时机,提前潜伏,进行套利。

 

每一次的操作逻辑都很简单:跟踪指数的基金在某一时点要买入若干只股票,套利资金便提前布局,等待被动基金买完把股价拉起来后,再砸盘抛售。如果抛盘过大,便会导致纳入股票的股价在尾盘出现大跌。

 

很显然,套利资金不是为了长期持仓,而只是为了短线投机,因此它们会掐准时点离场,有的人会等到次日开盘,但大部分人会在纳入指数当天出货,把跟踪指数的基金作为自己的“接盘侠”。

 

这一次快手被纳入恒生综合指数、恒生国企指数、恒生科技指数及恒生互联网科技指数,因此跟踪这些指数的基金,便成了套利资金的“接盘侠”。

 

04、3日市值蒸发超1500亿!“短视频第一股”不香了?

 

抛开套利资金砸盘的影响,快手股价已是连续遭遇调整,连续3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达到9%,总市值更是蒸发1547亿港元。

 

面对快手的连续回调,有机构分析表示,快手上市后的暴涨主要是资金对“短视频第一股”的稀缺性的追捧,短期过大的涨幅可能透支了未来预期。

 

上市后,快手股价一度达到417港元,总市值更是一度超17376亿港元,相当于贵州茅台的1/2,阿里巴巴的1/5,腾讯的1/6,小米与网易之和,B站的3.5倍,由此可见市场之疯狂。

 

据悉,快手成立于2011年,从2013年正式转型做短视频,到2017年快手成为全球最大单一直播平台,再到2018年正式切入直播电商。以平均日活跃用户数计,快手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短视频平台。

 

但快手上市后,却面临诸多挑战:日活用户能否保持增长、直播用户会否下滑、直播用户付费金额增速放缓甚至下滑,天花板明显。

 

有分析认为,快手的所有业务都基于单个APP,未能像字节跳动、阿里、腾讯、百度等巨头一样形成生态,一旦APP因为违规、假货与版权等问题而被下架或限制,基本盘会直接动摇。

 

另外,快手最赚钱的业务——电商直播也面临不确定性。前段时间,辛巴卖假燕窝被罚让快手成为众矢之的。快手作为平台方,如何监管直播带货乱象,如何打击直播间的“三无”产品成为当务之急。

 

此外,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巨头都不遗余力地在推动直播电商的发展,整个市场已经变成了一片“红海”。

 

另一方面,快手、抖音的竞争一直未曾停歇,从用户的抢夺到商业化模式探索,快手都渐渐落于下风。中信证券分析师许英博认为,考虑到整体渗透率见顶以及抖音、快手目标的实现,双方用户数量层面的竞争即将趋于尾声,未来将更多聚焦于货币化与用户体验层面的竞争。

 

作者:巫 乐 定
来源:券 商 中 国

责任编辑:yangtao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