钜派大观基金延期两年现兑付危机 6亿投资款去向成谜

时间:2021/02/24 08:48:20用益信托网

“尽管一再延期,钜澎集团旗下的大观稳盈优先私募基金1号(下称“大观基金”)对我们的兑付承诺再次食言,最后约定的兑付期限2021年1月26日已经过去,但仍没有兑付,而观稳盈优先私募基金2号也将于2月15日到期,兑付希望渺茫。”近日,大观基金多名投资人向本财经记者表示。


据了解,2017年2月,大观基金计划募资6亿元,参与一地产公司的上市投资,投资期限2年。后因标的公司的资本运作缓慢,导致这这两支基金未满两年退出。在清算公告中,钜澎明确表示存续期满后,再延长两年兑付。然而让投资人想不到的是,除了在2018年3月收到第一年的利息后,再未收到利息及本金。


针对延期兑付一事,近日,钜派集团相关人士在接受本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钜派集团发行钜澎大观基金6亿元,募资后认购了北京韬蕴一号优先级份额;韬蕴一号又将资金出借给韬蕴集团,最终由韬蕴集团通过一系列运作具体参与地产公司的借壳上市项目,但这个项目最终无疾而终。面对韬蕴集团的违约,目前基金管理人已经通过诉讼取得对韬蕴资本的胜诉判决,并已经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但因对方没有资产可执行,无法追回。


投资款现兑付危机 钜派是否在“甩锅”?


作为投资人之一的俞先生,于2017年2月通过钜派集团投资理财师购买了300万元大观基金份额。“2018年3月收到第一年的利息,此后再没收到利息及本金。时至今日,该基金延期两年已到期,归还本金和分红仍是遥遥无期。”俞先生告诉记者。


根据俞先生提供的一份关于延长大观基金期限的公告显示,管理人决定在大观1号、大观2号存续期限满2年时,延长各自的存续期限,延长期最长不超过24个月。同时承诺,大观基金延长期限内的业绩比较基准仍按照基金合同执行,基金第二年的投资利益及延长期内的投资收益将和投资本金一并于项目清算事向投资者分配。


然而,自大观基金2019年1月3日发出延期公告已超过2年,其中大观基金1号已经延期2年到期,两年前一纸公告或再度变成谎言。


钜派集团在回应时,反复强调已经尽到法律层面的相应义务,将矛头直接指向具体实施操作的韬蕴集团。


按照钜派集团说法,有权要求韬蕴集团公司履行回购义务。记者查阅相关判决文书发现,2017年2月24日,钜澎资产公司与韬蕴集团公司曾签订《财产份额回购协议》,双方约定,钜澎公司向韬蕴一号投资满两年,可随时要求韬蕴集团公司回购其所持有的第三人韬蕴一号全部份额,对应实缴出资额约6亿元,并约定回购对价以12%年化收益率为基础。


根据(2019)沪01民初219号判决书显示,由于钜澎公司未从第三人韬蕴一号获取过投资收益,钜澎公司多次以书面函件等形式要求韬蕴集团公司回购钜澎公司所持有的韬蕴一号的份额。


但韬蕴集团公司于2019年6月19日明确回函拒绝了钜澎公司的回购请求。韬蕴集团向钜澎公司发送《关于通知的回函》称,因钜澎公司实缴出资额为6亿元元,未达到认缴出资额7亿元,投资起始日尚未到达,因此回购标的份额的情形尚未发生。且地产公司项目尚未完成重组上市,导致项目暂未退出,亦无法对钜澎公司所持份额进行回购。


而法院判决认为,在钜澎公司向韬蕴集团公司发出要求回购的书面通知后,韬蕴集团公司拒不履行回购义务的行为,明显违反《回购协议》约定,已构成违约。最终判决,韬蕴集团应向原告上海钜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支付合伙份额回购本金6亿元及投资收益。


尽管钜澎资产公司对韬蕴资本提起诉讼,并获得了胜诉,但是韬蕴集团目前已深陷债务困境,面对韬蕴集团无钱可还的处境,留给投资者或只有等待。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韬蕴集团有5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约16.6亿元。另有4条失信被执行人信息,CEO温晓东有10条限制消费令。


根据投资者表述,基金到期不能兑付后,钜派集团才告诉他们,并以“我们将依法尽力维护投资人权益”为由进行搪塞。在他们看来,钜派集团风控措施基本形同虚设,没有履行好信息披露的义务,直到基金要延期了才做出有限的信息披露。另外,韬蕴集团不履行回购义务,造成投资者巨大损失,两家公司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从法律结构上来看,大观基金仅与韬蕴集团及韬蕴一号合伙发生直接的法律关系,基金管理人主要获得信息的来源是韬蕴集团。原则上基金管理人根据韬蕴集团的披露,才能向投资人做完整披露。”在钜派集团方面看来,从宣传募集、投资以及后续投后管理环节,基金管理人始终严格遵守基金合同约定,不存在管理违约事宜。


吉林良智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淼分析称,6亿资金最初是投资者和大观基金之间就基金合同产生的标的额,而后来成为韬蕴一号对韬蕴集团的借款,韬蕴一号和韬蕴集团之间是构成借贷关系。因此,当基金出现问题时,基金管理人应该首先向韬蕴索要借款,并要求韬蕴集团履行回购协议。


6亿巨款去向成谜


从官方公开信息来看,大观基金的确已经入资韬蕴一号。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公示信息显示,大观基金1号、2号分别于2017年1月26日、同年2月15日成立,基金管理人均为钜澎公司。2017年1月16日至2017年2月17日期间,上述两基金共计向韬蕴一号转款约6亿元。


但让投资者疑惑的是,韬蕴一号的资金在什么时间以何种方式进入韬蕴资本集团的?韬蕴集团又是如何进入地产公司?投资收益如何分配?这些就无从得知。


根据钜派集团给记者提供的交易结构层级图显示,韬蕴一号将资金出借给韬蕴集团,再由韬蕴集团出资30亿元作为唯一LP(即有限合伙人)入伙深圳市中融鼎兴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韬蕴集团持股比例100%)(下称“中融鼎兴”),达孜县鼎瑞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达孜鼎瑞”)为中融鼎兴的GP(即普通合伙人),最终由中融鼎兴参与地产公司的借壳上市项目,并取得了地产公司一定的股份。


相关法律人士表示,按照上述逻辑,经过层层交易,当韬蕴一号向韬蕴集团提供借款那一刻,如果没有与韬蕴集团新成立的合伙企业及底层的投资标的签订相关的协议,大观基金实际与韬蕴集团成立的新的公司以及底层的投资标的已不存在任何法律层面的关系。


但钜派集团明确表示,韬蕴集团出资中融鼎兴的30亿元中包含大观基金的6亿元。


针对大观基金6亿元迟迟不能兑付的原因,钜派集团给出的理由是,地产公司上市预期不匹配以及韬蕴集团违约。针对韬蕴集团的违约,基金管理人已经通过诉讼取得对韬蕴资本的胜诉判决,并已经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对于下一步的追索动作,锯派集团表示,由于各方主体在整个交易中的法律地位不同,实际能发挥的作用也不相同,目前主要是通过韬蕴资本去和相关涉及的公司沟通,以期找到合理的解决方案。如沟通进展不畅,会自行采取包括但不限于求助监管、司法机关等一切可能的措施以维护大观基金的利益。


但多名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称,基于韬蕴集团面临无钱可还的状况,势必存在大量的债权人,即使中融鼎兴有回款,中间任意一个环节出现问题,就很难再向下层层分配,有可能会被其他债权人分配掉,投资者将很难拿到这部分资金。


私募基金频频暴雷 行业亟待加强监管


在2020年底举行的投资者会议上,韬蕴集团表示,股权交易剩余资金还可以覆盖大观基金的投资,计划2021年春节前就会采取一些措施去追索剩余资金,预计半年左右会有款项分配给客户。


这样的承诺对投资者而言还有多少可信度不得而知,值得关注的是,钜派集团与韬蕴集团共同操盘基金亦是暴雷不断,包括钜澎和光稳盈优先私募投资基金(完达山项目),钜澎甘肃电投定增基金,钜澎臻界供销大集并购重组系列基金(西安民森项目)。


此外,另有多只钜派集团旗下项目出现问题。杭州投资者张敏(化名)买了该公司旗下4个项目,全部出现逾期。


据其透露,聊了大观基金外,她还购买了钜洲智能制造私募股权投资基金、钜星永乐演艺私募基金、钜增宝璀璨稳盈基金。这四个项目分别投入100万元,前三个目前一直未兑付,后一个差不多只兑付了三分之一。


记者通过梳理发现,钜派集团旗下多个产品轮番踩雷有很多共同点。回溯相关产品从设立直至违约全过程,大多是以中低风险名义、高额收益吸引投资者入局,资金入股投资标的过程复杂,投资者很难接触到具体的交易情况,项目一旦暴雷,很难及时退出。


据悉,钜派集团创立于2010年3月,5年后便实现纽交所上市,累计财富管理规模突破1000亿元。随着近年来旗下产品不断暴雷,2018-2019年连续亏损,两年合计亏损额超过5亿元,2020年亦连亏三个季度。


爆雷事件不断涌现,私募基金亟待加强监管。


“一旦下层投资企业发生问题,负责募资的基金管理人就会推卸责任,应防止这样的问题发生。”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


该人士进一步称,投资人在选择私募基金时,可以重点考察两个方面:一是考察私募基金管理人,包括投资风格、过往业绩、管理团队背景等;二是分析要投的私募基金产品,包括产品结构、投资方向、投资范围、运作方式等,尽可能地避免投资风险。


事实上,自2010年以来,我国私募基金规模呈现快速增长的态势,但在快速发展的背后,私募基金失联跑路、到期未兑付等事件频发,投资人无法如约退出私募基金已经屡见不鲜。


证监会此前在《关于加强私募投资基金监管的若干规定(征求意见稿)》中指出,私募基金行业在快速发展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如公开或者变相公开募集资金、规避合格投资者要求、不履行登记备案义务、普遍性异地经营、错综复杂的集团化运作、资金池运作、刚性兑付、利益输送、自融自担等,甚至出现侵占、挪用基金财产、非法集资等严重侵害投资者利益的违法犯罪行为,行业风险逐步显现。”


知名风险投资人兰洪明对记者表示,现在的市场上通过股票上市套现获得回报的产品并不少见,一支基金一个投资项目,无疑具有极高的赌性。企业上市并非易事,所以这类项目很容易出现失败的风险。


值得关注的是,基金的发行方、管理方甚至基金的投资人,都存在着短期套利、投机的思维。而往往,投资者很容易被基金介绍的单个项目所迷惑,认为眼前的这个项目就一定能获得成功。“投资并不是一个短期套利的行为,我们强调投资应该做时间的朋友,而不是急功近利。”兰洪明说。


作者:李 洪 力,舒 志 娟
来源:财 经 新 媒 体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