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亿私募信业基金爆雷之谜

时间:2021/04/05 10:01:03用益信托网

广东老牌房企颐和地产、昆明烂尾名楼“大囿城”,本与北京相距几千里,却因这家毗邻亮马河畔的私募基金公司被牵连到了一起。


“以为股东是实力雄厚的知名金融机构,承诺投优质资产,谁知道投资的是烂尾项目,收不良资产,拆东墙补西墙,真的把我们坑惨了!”时隔两年,每每谈及在信业基金的投资经历,王先生依旧无可奈何。


信业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信业基金”)曾被视为“中国黑石”,含着金汤勺出生,凭借中信证券和东方资产的光环,掌管700亿资产。尽管出身名门,不过经过几次股东进出,信业基金已经和名门没什么关系了,只保留下了中信的“信”和大业的“业”作为名字。


2019年,信业基金荣获中国房地产基金综合能力优秀企业的殊荣,同年2月开始,投资者陆续奔赴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新源南路京城大厦的信业基金办公场所,与管理人沟通私募产品延迟兑付的事宜。随后,信业基金被爆出约10只私募产品无法兑付,涉及资金数亿元。


每一桩错误的背后,都有草蛇灰线的关联,命运伏脉于千里之外。


近年来随着我国房地产行业“红利期”的消逝,很多房企迎来了“寒冬”。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高度依赖房地产业务的信业基金最终陷入了兑付危机。


700亿私募:从辉煌到失色


十年前,信业基金以“贵族身份”出生。股东爸爸是中信证券旗下的直投基金金石投资,和东方资产麾下的大业信托。不过大业信托不久就退出了,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之一中国信达旗下的金谷国际信托取而代之。


凭借强大的股东背景,信业基金曾做过不少A股定增、新三板和夹层业务,房地产金融业务是其布局重点。


信业基金的成绩一度很优秀,多次被第三方机构评为年度优秀房地产基金。


本报记者统计,信业基金及旗下一级公司共发行了55只产品。其官网显示,截至2017年底,信业基金累计管理资产规模700亿元。


QQ截图20210405100755.png


巧合的是,在投资者陆续被告知延迟兑付后,2018年12月28日,金石投资退出信业基金,新增北京润达国际投资管理公司。据《证券市场红周刊》报道,金石投资早在2016年就进行了股权转让,只是延迟变更工商信息。


金融、地产跨界“掌舵人”舟行何方?


信业基金的操盘人是纵横金融和地产的邓宏。


1981年至1995年,邓宏陆续任职于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建设银行洋浦分行;此后,在开发了北京市朝阳公园附近豪宅的棕榈泉控股担任常务副总裁,是棕榈泉曾老板的左膀右臂。2011年,创办信业基金。


2010年曾老板因涉嫌行贿被香港廉政公署拘捕、次年弃保潜逃,又在塞班岛入境时被拘。


老板出事之后,邓宏接盘了海南棕榈泉清水湾项目,又出售给恒大,帮助曾老板渡过难关。在信业基金官网,“海南清水湾”还作为典型案例入选。


投资者反映,买入产品的时间多为2017-2018年,不少是以信托贷款和股权投资的方式投向一二线城市房地产开发。有人反馈信业基金员工差不多全换了一遍,原来负责投资的人不干了,只剩下老板。


本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信业基金,对方工作人员称“已经不做这个业务了。”总经理邓文韬的手机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另外,原总助李嘉也称自己已离职一年多。


信业基金的独家代销机构是利普乐资产,该企业已于2019年9月3日被依法注销。


当事人避而不谈,代销平台被注销,剩下的只有投资者的漫漫维权路。一位私募基金领域律师解释到,按照目前法律规定,只要私募基金持有正规私募牌照、在监管机构备过案,并且还在正常运营,警方就无法正式立案。


邓宏在2020年的新年致辞中说:“2019年,私募基金行业经历了自登记备案制度实施以来的首次风险频发和募集寒冬,冷冽得如同这几日北京正在经历的年度最冷时段。”


诚然,近年来在严监管环境下,一些融资人的业绩受挫,偿债能力下降,引发各类资管产品的违约潮。但是,作为一家知名私募基金平台,信业基金的“翻车”绝不仅仅是大环境下的产物。


爆雷之谜:兑付危机是如何酿成的?


荣耀系列产品:管理混乱,增信措施形同虚设


2017年5月到11月,信业基金成立荣耀系列私募,募资合计10亿元,投入京奥港置业。可以说保障措施非常严密:双方约定京奥港置业销售资金回笼账户由信业基金监管,预计融资期内回款13亿元,还有多项增信措施:京奥港置业实控人王子华夫妇及京奥港集团提供连带担保;京奥港置业股东北京紫乔房地产公司股权100%过户;京奥港置业所持土地抵押。


但由于销售不佳、借款到期等原因,2017年12月12日,京奥港置业传出资金断裂,地王项目停工的消息。


QQ截图20210405100712.png


2019年5月5日,荣耀1号即将到期时,信业基金发布延期1年的公告。随后,荣耀2号也逾期。


京奥港置业还不上钱之后,信业基金才发现,销售回款已达16.4亿元,但监管账户进款仅为7.6亿元。而股权等资产存在重复质押等行为,无法变现。“信业管理太乱了,监管账户进没进款都不知道。紫乔房产的股权早就变更到了长安国际信托名下了,也不知道。”投资者抱怨。


信业基金荣耀2号将对方告上法庭。2019年6月,二审胜诉。京奥港公司需支付股权回购款1亿元。官司虽然赢了,但投资人能否拿回钱还是个问号。目前荣耀1、2、8号还尚未清算。


信业瑞丰2号:涉嫌利益输送


信业基金有好几支私募投向了自己的股东:持股11%的苏绍兴和持股0.8%的袁永忠。但和股东做生意的结果是真金白银的损失。


信业基金子公司发行了信业瑞丰2号,向苏绍兴旗下的三亚铭远房地产发放委托贷款,这个公司却于2019年底与苏绍兴另一家公司一起破产重整了。


百度贴吧有投资者爆料,信业基金未召开投资人大会,擅自将产品延期至2020年6月15日。目前该基金还未清算。


QQ截图20210405100641.png


让投资者疑惑的是,私募基金募资投向股东,是否涉嫌利益输送?


一位私募合规领域人士表示,这种现象有可能是自融,也可能是关联交易,得看具体情况。上海锦天城一位专注私募领域的律师表示,投向关联方的这种情况,协会对产品有较高要求,如果规避,可能存在违法甚至犯罪。


卓异系列:尽职调查形同虚设


爱企查信息显示,2015年-2016年间,安徽蓝德集团共有8起被告或第三人身份的诉讼记录,案由为工程合同和金融借款合同。


QQ截图20210405100621.png


据投资者介绍,信业基金在2017年9月仍发行了借款人为安徽蓝德集团,担保人为天长城投的卓异12号产品。投资者质疑信业基金尽职调查不尽职,风控形同虚设。


据介绍,安徽蓝德集团从2018年12月开始违约,信业基金对借款人和担保方提起诉讼,并于2019年8月胜诉,目前进入执行阶段。然而,天长城投并未积极还款,信业基金也没有什么督促还款的措施,目前天长城投试图拖延到资不抵债破产清算的地步,有逃废债的倾向。


QQ截图20210405100553.png


稳晟系列:资金池、借新还旧


王先生向本报记者透露,2017年、2018年,他投资了稳晟2号、3号。并提供了当时的推介材料。稳晟2号预计募资1.5亿元,期限为2年。投资亮点是,融资主体为盘龙区最大国有政府平台公司,企业信用较强,总资产54亿,约定期限内如未完成招拍挂出让,由碧桂园和俊发回购。


QQ截图20210405100537.png


“当时,信业基金宣传有央企股东背景、项目团队都是大型金融机构出身,所以放心投入了,后来才听说有背景的股东早退出了。”王先生说。


他提到:“稳晟2号说是地方政府项目,碧桂园开发,结果碧桂园没有开发就退出了,我们的钱却投到了里面。”他认为,这种模式存在期限错配、涉嫌资金池运作。


据王先生提供的一份群聊记录和债权人会议,稳晟2号的真实投向和昆明大田宥有关,信业基金提供了一份解决方案。


QQ截图20210405100516.png


上述信息显示,仅稳晟2号一项产品涉及的投资者就有百余人,宣传中的融资方昆明市盘龙区建投并没有使用这笔资金,而是将募集资金转投给嘉兴宇弘(信业基金的二级子公司,中信证券持股8.3%)。


《昆明大田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破产清算转重整案第二次债权人会议》资料显示,大田宥负债金额为22.9亿元,依据《破产法》,有财产担保的嘉兴宇弘优先受偿2.2亿元,盘龙区建设投资公司优先受偿1.6亿元。


QQ截图20210405100456.png


不过,对于这份方案,投资者们并不买账。崔先生表示:“这是债转股,转完以后再打个折,2.2亿也保证不了,投资者担心运营不好资不抵债,再申请破产,就什么都没有了。”


而稳晟3号的投资者也称基金真实投向有问题。该基金募资2亿元,宣传拟投向昆明某房地产、三亚核心区某酒店公寓等项目,但投资者王先生称:“此前石河子信远业丰曾发行‘凤凰8号’,用于为京奥港包头地产开发提供融资。该基金出问题后,最终兑付是靠稳晟3号的‘借新还旧’。”


“信业基金在真实投向上不够诚实,当时宣传说只说投优质资产,其实是收不良资产,拆东墙补西墙。”为此,本应于2019年5月到期的稳晟3号也被延期1年。王先生曾数次联络负责这款产品资产处置的项目经理,对方称,“官司打完了,但没有钱,资产被查封了。”没有实质解决问题。


信业华创睿盈1号:投资激进,豪赌烂尾楼


投资者更不会预料到,自己的钱,投向却是一个十年两次停工的著名“烂尾楼”。


2015年,昆明大宥城因资金链断裂停工。


2016年8月,信业基金旗下的嘉兴惠博投资发行了华创睿盈1号,本报记者在网贷天眼留存的产品信息中得知,该产品拟募资3.5亿元,融资方为昆明大田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存续期为30个月,还款来源为大宥城项目收入。


有了这笔救命钱之后,2017年底,碧桂园和俊发集团部分接盘大宥城,缓解其资金压力。2018年12月,大宥城一期再次因为资金紧张停工。


2019年4月产品到期后,由于大田宥公司未能偿还本息,产品延期2个月。但投资者称,该产品至今未兑付,产品信息也显示正在执行。


幸运的是,大宥城去年10月开始复工,目前工程整体建设完成85%,预计今年7月完成住宅和地下室交付。华创睿盈1号的投资人有望解套。


踩雷踩到哭……


信业基金还踩了辅仁药业的雷,2017年12月发行的泰盈3号私募基金,为宋河酒业募资6000万元,上市公司辅仁药业大股东辅仁药业集团、实际控制人朱文臣提供担保。


不料,2019年,辅仁药业遭立案调查,违规担保1.4亿,辅仁药业集团违规占款16亿,涉诉金额7.44亿。公司濒临退市。


泰盈3号自2019年4月起逾期,据证券基金业协会备案信息显示,该产品仍正在运行中,没有完成清算。


此外,成立于2017年的信业卓异3号,投向为广州老牌房企颐和地产。2018年开始,颐和地产出现严重的债务危机,不得不靠卖项目自救。


新三板投资堪忧


信业基金关联公司还发行过新三板基金,但依据2019年一季报,像致生联发、华江环保等公司季末价格已较投资价格大幅缩水,如有米科技,缩水金额高达87%。


QQ截图20210405100433.png


杨帆2号2020年四季度报告显示,管理基金规模9686万,开心麻花、橙天嘉禾影城实现退出,分别分配至投资者679.93万元、2923.98万元。而对于此前发生较大损失的标的,则没有提及。


上述这几款产品至今未有清算报告,投资者仍未能拿到本金和利息。


频受监管处罚


监管层也注意到了信业基金的问题。2019年,浙江证监局发行信业基金4家子公司存在未按合约使用基金财产、未实施业务风险隔离等违规行为,责令其改正。


2020年12月,因未对投资者风险评估,未向投资者披露信息,信业基金旗下的石河子信远业丰再被新疆证监局处罚。


本报记者搜集到的信业基金及一级子公司目前未清算的27只私募产品。仅能查询到的募资规模已超15亿元。据投资者反映,10只以上产品违约。


QQ截图20210405100223.png

QQ截图20210405100247.png

QQ截图20210405100313.png


时隔近2年,很多投资者已经找不到当时的产品及兑付信息,他们能做的就是去信业基金办公室,频繁联系工作人员,但都没有结果。他们大多买了不止一款产品,百万起步。谈及自己的遭遇,从希望、失望到绝望,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办法。


“以信立业、稳健行远,致力于成为一流的资产管理公司”、“以专业和认真对待基金的每一份资产,对待投资人的每一份权益。”邓宏在新年献词中如是说,但投资者却觉得讽刺。



作者:武 丽 娟
来源:独 角 金 融

责任编辑:jiangyuyan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