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品已死,非标当立

时间:2021/04/15 12:52:52用益信托网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估计很多读者要么觉得小王写错了,要么觉得小王疯了。


但并不是。


虽然现在所有人都哭着喊着要转型标品,但并不是所有机构都适合标品,也不是所有客户都喜欢标品。


特别是在这样一个洪水滔天,你死我活的时代。


苍天当死,黄天当立。


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一、最近金融狗特别是信托狗们张口闭口必提“标品”,仿佛这个年代不做点标品就要被市场淘汰一样。


确实,随着《资管新规》及相关配套政策的逐步落地,在监管部门不断压降融资信托额度的背景下,大力发展标品信托业务似乎已成为信托公司唯一的出路。


但真的是这样吗?


这里先普及一下何为标品?


根据央妈的解释,标品业务主要有五大特点:


1、等分化可交易;


2、信息披露充分;


3、集中登记独立托管;


4、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


5、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


简单来说,就是在一个号称信息充分披露的市场大家能够自有进行交易的资产。


乍一看确实挺好,信批充分,准入严格,同时又有流动性,那定价肯定是公允的了,也不用担心非标那些爆雷了。


按照监管爸爸的思路,如果是标品业务,那么就是达到了卖者有责、买者自负的目的。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股票、基金,二级市场投资。


经过30多年的发展,股民和基金经理的炒股水平怎么样不说,但至少投资者教育是到位了。


炒股亏损基本都是认栽,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从来没见过证监会门口有多少绿油油。


银保监们估计做梦都是这样的场景。


亏了赚了,与我何干?


二、信托又是什么呢?


受人之托,代人理财。


中国信托行业脱胎于大陆法系,历经野蛮发展和多达六次的整顿,终于算是拨开云雾见天日,不再只是金融行业的边边角角,而是成为了组成的一部分。


虽然依旧只是作为大哥的影子。


其实决定当今中国信托行业的命运之书并不复杂,就是信托狗耳熟能详的《集合资金信托管理办法》。


全文言简意赅,一共7213字,确实彻底奠定了这个行业的根本。


集合,放贷。


重整后的信托牌照最值钱的两个功能,一是可以募集资金,二是可以向企业发放贷款。


简而言之,就是可以像银行一样开展业务,只是客户门槛高一些,但同样利润也高。


毕竟,有什么比合法的放高利贷更赚钱的事情呢?


影子银行也就应运而生。


信托辉煌十年与货币大放水密不可分。


资金的天然属性就是追逐利润,过量的资金无处可去,就涌向了利润最高的房地产。


信托无疑成为了资金和资产之间的最佳纽带。


投资人把钱给信托公司,信托公司再把钱汇集起来给房地产公司,最后投资人拿了收益,地产公司卖了房,信托公司赚了信托报酬。


除了房价,一切皆大欢喜。


这也导致中国的信托行业变成了与国外截然不同属性的机构。


在国内,信托公司属于金融中介而非专业服务机构。


同时,为了保证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可以继续下去,信托公司又为信托产品增加了刚兑属性,也就是万一产品出了问题借款人无力还款的情况下信托公司会用自有资金为投资人兜底。


高收益,稳赚不赔,何乐而不为?


三、非标的繁荣代表了一个行业的繁荣


这就是信托的标签,撕不去。


也不用撕去。


如果说过去在市场上行阶段非标信托还是鱼龙混杂,凭借牌照吃饭的话,那么在市场下行阶段则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没有点金刚钻,还真揽不了瓷器活。


信托公司在非标项目上形成了独立的、完整的、有别于其他金融机构的风控标准和管理体系,同时专业队伍的能力和公司内部机制也是与非标相契合的。


如果说融资类项目还有隐性担保和债务杠杆的风险的话,那么投资类、股权类的项目基本上可以避免这种担心,同时在客户承担风险提升的情况下,相应的风险回报也有所体现,如果对于项目和市场判断准确,那么就能够获得超额收益。


所以原罪从来不是非标。


真正有罪的是管理人的菜,和投资人的无赖。


把控不了项目实质风险却进行投融资,这就是管理人管理能力的缺失。作为金融机构,核心就是把控风险,通过经营获取风险回报。没有这种能力的机构从市场消失也罢。


而对于有些投资者,天天期待着10+或者8+以上的无风险回报,稍有风吹草动就跑到机构一哭二闹三上吊,这种无赖的投资者,不营销也罢。


未来市场一定会回归理性,长期来看无风险回报趋向于0甚至负,不管你是投向非标,还是标品。


四、标品的雷和非标比可谓有过之而无不及


毕竟非标大部分还有抵质押,而标品是纯信用的,一旦出事只能自求多福。


20年以来债市违约仍不断出现,对于这些出现违约的发行人,后期还有哪些债券即将需兑付,需特别关注,毕竟再度违约概率较大。


总体来看,Wind数据显示,21年共有26只债券发生违约,合计债券余额为270.44亿元。去年同期则有48只债券违约,违约余额612.34亿。


11111.png


后面对应这多少机构投资人,多少资管、信托产品,就不言而喻了吧。


20年是大灾之年,大灾之后必有大难,21年中国债券市场疫情影响必将延续。


虽然宏观经济继续回暖是大趋势,预计违约规模不会显著提升;但民企到期债务压力仍然较大,2020年信用风险所带来的恐慌情绪将会继续影响部分民企和弱资质国企的融资能力。


违约常态化仍将延续,市场将继续发挥优胜劣汰机制,行业内信用风险分化更加明显,缺乏企业竞争力的公司将面临淘汰。


所以,这个时候信托公司再去大举进军标品市场,用自己最不擅长的能力去在一个岌岌可危的市场里和那些本已吃不饱饭的券商、资管去抢一杯羹真的合适吗?


即使抢到手,又怎么能确定手里的不是一碗毒药呢?


答案小王不知道,也许市场知道吧。


标品的本意虽好,但适不适合每家机构,适不适合机构的投资人,那就要仔细斟酌了。


毕竟,信用这东西在现在的市场一文不值。


等哪天信用体系被砸碎了、重新沉积、铸造、打磨直到可靠之后,再来谈标品,也不迟。


不过估计到哪天,利率应该是负的了吧。


银行帮你存钱,你还想拿利息,想多了吧。





作者:张 旭
来源:看 懂 经 济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