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手接连落马,净资本指标跌破监管红线,这家信托公司怎么了

时间:2021/05/08 08:57:36用益信托网

一连四任董事长落马的吉林省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吉林信托),2020年的业绩也不同以往。


近日,吉林信托披露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吉林信托实现营业收入2.98亿元,同比近乎腰斩,净利润下滑更是剧烈,从1.81亿元降至64.29万元。


除业绩骤降外,本报记者注意到,吉林信托的一项净资本指标也未达监管要求。根据《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信托公司净资本不得低于净资产的40%。而年报显示,2020年,吉林信托净资本/净资产为24.82%,远低于监管要求。对于上述情况,本报记者通过年报中的联系方式致电吉林信托,但无人接听。


利息净收入由正转负净利润骤降至64.29万


就在吉林信托公布2020年年报前夕,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显示,据吉林省纪委监委消息,经吉林省委批准,吉林省纪委监委对吉林信托原党委书记、董事长邰戈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在邰戈之前,吉林信托已有连续三任董事长被查。第一任董事长张兴波于2007年因涉嫌受贿罪被逮捕,后被判死缓。第二任董事长高福波于2007年接替空缺职务,2015年辞去董事长一职,2018年12月因涉嫌严重职务违法、职务犯罪,接受吉林省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第三任董事长李伟于2015年9月进入吉林信托担任党委书记、董事长,2017年8月被查。


一把手接连落马的背后,吉林信托的业绩在2020年出现过山车式下滑。年报显示,2020年,吉林信托营业收入为2.98亿元,同比2019年的5.88亿元下降49.32%。从吉林信托的各项收入来看,利息净收入、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投资收益是其近两年来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其中,利息净收入的大幅下滑是其2020年营业收入下滑的主要原因。


2020年,吉林信托实现利息净收入-9370.65万元,同比2019年的2.07亿元下降145.27%,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2.41亿元,同比微降,投资收益为1.45亿元,同比微增。


一位信托业内研究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会计中,自有资金的贷款和投资债券,都会产生利息收入。


年报显示,吉林信托前五名自营贷款中,有三家已到期,一家未到期,还有一家已还款。其中,三家已到期企业占吉林信托自营贷款总额的比例超过60%。

11.png



在营业支出变动不大的情况下,营业收入的大幅下滑,也使得吉林信托2020年的利润骤降。报告期内,吉林信托的净利润仅为64.29万元,相比2019年同期的1.81亿元下滑严重,归母净利润也不及2019年的十分之一。


净资本指标突破监管红线


净利润的断崖式下滑也使得吉林信托的人均利润创下新低。


2020年,吉林信托人均利润仅为0.19万元,而2019年,该指标为60.71万元。不过,即便在2019年,吉林信托的人均利润在信托业内也并不算高。


在盈利乏力背后,本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吉林信托一项净资本指标跌破监管红线。


年报显示,2020年末,吉林信托净资本余额为98984.48万元;各项业务风险资本之和为95355.30万元;净资本/各项业务风险资本之和为103.81%;净资本/净资产为24.82%。


根据《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规定,信托公司应当持续符合下列风险控制指标:(一)净资本不得低于各项风险资本之和的100%;(二)净资本不得低于净资产的40%。


由此可见,2020年,吉林信托净资本与净资产的比例低于40%的监管要求,同时,净资本/各项业务风险资本之和为103.81%,这一项也接近监管红线。


根据《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信托公司净资本等相关风险控制指标不符合规定标准的,原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可以视情况采取下列措施:(一)要求信托公司制定切实可行的整改计划、方案,明确整改期限;(二)要求信托公司采取措施调整业务和资产结构或补充资本,提高净资本水平;(三)限制信托公司信托业务增长速度。


华东一位信托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净资本主要衡量的是净资产的流动性,两者有一个折算系数,一般而言,资产的流动性越高,折算系数就会越大;资产的流动性越低,乘的系数就会越小,所以如果净资本出现下降,有可能是该公司资产的流动性在变差,“指标低于监管要求的信托公司是比较少见的,一般来说行业里面都符合要求”。


本报记者注意到,对比2019年,吉林信托上述监管指标的大幅下滑的原因在于净资本的大幅下降。2019年年报显示,吉林信托当时的净资本余额为180272.13万元;各项业务风险资本之和为113339.21万元。


“净资本由净资产折算而来,净资本大幅下滑有可能是净资产风险增大造成的,可能是固有资产这块风险增多。”北京某位信托人士表示。


本报记者注意到,2020年吉林信托信用风险资产不良率为11.18%,虽然相比期初有所下降,但报告期末,吉林信托的信用风险资产翻倍。期初,吉林信托信用风险资产为32.62亿元,期末,这一数字升至72.06亿元。


22.png



对于上述情况,本报记者通过吉林信托年报中的联系方式致电对方,但无人接听。


不过,2020年,信托行业整体计提不良增加。根据此前云南信托研发部统计,去年59家信托公司累计固有资产减值损失(资产(信用)减值损失+其他资产减值损失)达127.39亿元,同比增加69.01%。其中资产(信用)减值损失为112.29亿元,同比增加54.86%。


去年多次被罚罚款总额超百万


在业绩大幅下滑、高层频频出事之外,2020年,吉林信托还收到了多张罚单。


2020年8月,吉林信托因“未严格审核信托目的的合法合规性,为银行规避监管提供通道”被银保监会罚款40万元;2020年9月,因“1.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2.未按照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被人行长春中心支行罚款90万元;年底又因“违规提供隐性的第三方金融机构信用担保,向监管部门报送虚假业务报告”被罚款140万元。


吉林信托前身为吉林省经济开发公司,成立于1985年,2009年更为现名。截至报告期末,吉林信托的注册资本金为15.96亿元(含外汇1815万美元),吉林省财政厅代表吉林省政府持股97.496%,为最终实控人,其余四名股东吉林省能源交通总公司、吉林炭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吉林粮食集团有限公司、吉林化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各持股0.626%。


吉林信托在年报中表示,公司自身的体制机制仍然制约公司的快速发展。吉林信托是国有全资公司,多元化股权结构没有真正建立,体制、机制不够灵活,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公司发展活力的完全释放。产品创新能力还在培育,自主理财能力有待增强,自主资金渠道尚待扩展,业务转型所需要的专业化人才相对匮乏。



作者:陈 玉 静
来源:大 河 财 立 方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