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看待“信托一哥”的起诉?

时间:2021/05/17 12:38:39用益信托网

作为信托界的公认老大哥,中信信托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切。昨天刷屏的,就是中信信托对贵州某网红县提起司法诉讼——放在别家,这事估计没多少人关心。


查了一下相关信息,该项目在今年1月份已经在多家媒体有违约报道。奇怪的是,目前并没有在公开平台查到和案件相关的裁定或者判决信息,所以这个“提起司法诉讼”的信息是哪里流出来的?


咱也不好猜,咱也不好问。不过我看到很多人讲,说这种起诉都是给投资者做做样子,传导一下压力,实际上没什么用。


这种看法正确与否暂且不论,单就案例来看,上月月初我写过一篇《信托公司VS某直管市:激烈的管辖权“争夺战”》,里面的案情和本案有点像:


中信为一家城投发了集合信托,以一笔对应当地政府的债权为底层设立了信托计划,项目到期后逾期不能还款,信托公司一纸诉状把地方政府送上了被告席。


案件管辖权争来争去后,法院裁定,驳回地方政府异议,北京某中院有管辖权。


本来我还期待着这个案子能判下来,法院写一篇长长的、有理有据的判决书,观察下双方如何交手,法官又如何看待这里面的法律问题;如果走到执行阶段,再研究下怎么执行……


结果发文后有人告诉我说,这个案子后面没有下文了——双方已经和解,对方还钱了。


虽然中间一定经历了不少沟通协调,也是腾挪了别的资金还上的,但总归还上了不是?这里面起诉有没有起到作用,我觉得一定是有的。


中信此次起诉这个网红县城投,未必不是出于同样的想法。那么,仅就这个案件而言,信托公司的起诉对项目回款是否有意义呢?


我个人觉得,很重要的一点,在于本项目的风控落实的如何。根据媒体的报道,项目名称为“XX国投应收账款流动化信托项目二期”,这里面的应收账款究竟是对应哪一方的,如果地方政府为债务人,能否证明该政府具有还款义务;如果是其他城投为债务人,那就要看这个城投资质如何,账上能否腾挪了。


在几天传的某省份发的《省政府办公厅关于规范融资平台公司投融资行为的指导意见》,对地方政府都是“不得XX担保、不得xx举债、严控XX拨款”,唯独一点,提到了要“足额付款”:


对地方政府采取委托代建等方式交由融资平台公司建设的项目,地方财政应按有关规定足额拨款。 


翻译过来就是,政府委托的城投代建工程,政府认账,并且应该足额付款。


巧了,城投平台拿给信托公司做项目的应收账款,大部分正是此类代建工程形成的。对底层为政府债权的信托而言,这句话无疑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遗憾的是,据个人的不完整观察,这样的项目正在越来越少。这两年的信托底层,往往都是城投间相互往来形成的应收账款,出了问题在法官眼里可能就是个企业债权债务关系,XX信仰又没法写到判决书里。


除此之外,城投企业美化报表的手段也是层出不穷的。嫌这家债务率太高了?简单,搞个新公司,把债权注入进去再来借钱,借来钱之后再转手——这样复杂的流程搞下来,谁欠了谁的款,真追究起来就是一地鸡毛。


在经历了前两年密集风险爆发的信托市场,现在正在进入冷静后的处置阶段。目前仍然有很多投资者青睐 “0爆雷”信托公司,要知道,川信密集爆雷前都是“0爆雷”啊。


刚兑神话不在之后,如何处置风险资产是信托公司的重头戏。而风险处置能力,正是靠一桩桩诉讼、一个个司法流程走下来累积出来的。按照目前的情形,信托公司越来越多地利用司法手段解决问题会是接下来的大趋势。与其一惊一乍,不如放平心态,谨慎观察。





作者:洛 洛 杨
来源:大 话 固 收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