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0万艺术品信托逾期,担保人连带保证责任为何被判免除

时间:2021/06/10 08:48:19用益信托网

文化艺术产业如何金融化?

  

家族信托成信托公司发展重点后,随之而来的艺术品消费、托管及传承等细分业务开始萌芽,集合类艺术品信托亦再次风起。

  

家族信托项下的艺术品信托情况目前无公开数据可查,集合类艺术品信托发展趋势则有迹可循。本财经记者从用益金融信托研究院处获得的数据显示,2011年是集合类艺术品发行规模的高峰,达38亿元,此后便一路下滑,直至2016年发行规模为0,近年开始复苏,2021年上半年的发行规模已超2020年全年,达4.5亿元。

  

本文以裁判文书网上披露的一件涉及当年集合类艺术品信托的纠纷作为案例进行剖析,试图还原当时信托公司进入艺术品领域的主要方式以及后续的处置情况,审视一个完整的小周期,也为更好地出发。

  

彼时,艺术品投资信托主要的操作模式为,在投资顾问建议下,买入艺术品,依靠艺术品自身升值为投资者带来收益。同时,通过引进专业的投资机构以及做结构化的安排等手段来回避风险。

  

上述涉及纠纷的信托便是如此,投资顾问为信托项下的劣后级并承担回购义务,亦规定了赝品责任。同时,担保人将其名下足额艺术品质押给受托人,对投资顾问履行回购付款义务提供质押担保。

  

看似万无一失的风控措施,最后却在法院诉讼中获致命一击:因未在质押合同中约定保证期间,担保人的保证责任已过法定保证期限,导致连带保证责任被免除。

  

5000万艺术品信托的结构化设计

  

时间回溯到2012年6月20日,和田玉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正式成立,期限为2年,资金规模为5000万元,优先级和次级的配比比例不超过3:1,信托资金只投资于和田玉原料及成品,且仅能投资于和田玉原料及成品艺术品;获取和田玉的增值收益。

  

收益率方面,信托计划优先级受益人的预期年化收益率不低于10.5%,如实际年化收益率低于10.5%,不足的收益部分由次级受益权的信托收益及信托本金给予补足;信托计划次级受益人无预期收益率,且不享受中途收益预分配。受托人对优先级受益人不承诺最低收益,不保证优先级受益人的信托本金不受损失。

  

信托计划成立前夕,信托公司与新疆白玉城民族玉雕工艺品开发有限公司(下称白玉城公司)签署了《和田玉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回购付款合同》(以下简称《回购付款合同》),聘请白玉城公司做投资顾问,为受托人运用信托资金进行和田玉艺术品投资提供专业投资顾问服务,服务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提供买入或卖出建议和艺术品买卖代理人。

  

同时规定,投资顾问或其核心成员应全额认购信托计划发行的次级受益权份额。若信托计划运行满2年时,仍有信托财产(艺术品)未能变现,白玉城公司承诺回购信托到期未变现艺术品。

  

根据约定的回购价格,白玉城公司向信托公司履行回购义务应支付的回购价款最大金额为信托本金5000万*132%=6600万元,即信托公司对于白玉城公司享有的最高债权金额为6600万元。

  

《回购付款合同》中规定的担保方式为,出质(担保)人马杰达(化名)以其名下价值6880万元的7件和田玉雕刻艺术品(墨玉对瓶、羊脂玉麒麟神兽、和田玉籽料罗汉山、紫气东来罐、僧帽壶、龙凤链条瓶)以最高额6600万元质押给信托公司,为投资顾问于信托计划到期时对未变现信托财产履行回购付款义务提供质押担保,如投资顾问不履行回购义务,则受托人有权处置质押物和未变现艺术品。

  

《回购付款合同》签订当天,信托公司便与马杰达签订《和田玉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最高额质押合同》(以下简称《最高额质押合同》),约定该合同项下的质押担保期间自合同生效之日起,至信托公司在《回购付款合同》项下债权的诉讼时效结束之日止。

  

信托计划说明书中显示,担保人马杰达为白玉城公司实际控制人,且信托计划购买所有和田玉时,需由新疆岩矿宝玉石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站或新疆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出具鉴定报告,购买的原料同时须附有投资顾问实际控制人马杰达亲笔签名认可的、由投资顾问提供的和田玉设计参考方案。 投资顾问收取一个点的报酬。

  

在赝品责任上,说明书中规定,如信托计划买入的艺术品被证明为赝品或信托计划持有艺术品的买受人证明该艺术品为赝品,次级受益人应以其持有的信托计划的全部次级受益权对应的信托利益对相关经济损失承担足额赔偿责任,不足的赔偿部分由投资顾问承担无限责任。侵权责任亦是如此。

  

签订第二日,信托公司和白玉城公司共同申请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对《回购付款合同》《最高额质押合同》赋予强制执行效力。

  

可谁承想,自2012年年底以来,和田玉市场整体呈现极度低迷状态。截至2014年1月份,该信托投资的艺术品仅回笼了约1400万元资金,眼看信托计划快要到期,仍有7件库存和田玉原料尚未卖出。

  

连带保证责任因过保证期被免除

  

2014年6月17日,白玉城公司和马杰达共同向信托公司出具了履约回购延期申请函,阐述了上述“惨状”,其在申请函中称,和田玉市场量价齐跌,高端市场尤其受到严重冲击,影响因素包括2013年以来中国经济持续低迷,房地产、能源等基础产业下滑;十八大以后中央重拳打击腐败,对于各级机关单位的送礼及消费采取控制措施等。“预计这种局面仍然将维持一段时间。”

  

面对还有三天的信托计划期限届满,白玉城公司和马杰达称,届时全部库存原料变现难度较大,且公司经营性现金流不足以立即履行回购义务,为避免各方受到损失,特申请履约回购期限延期至10月底。

  

申请函中提到,在履约回购延长期间,白玉城公司同意信托公司折价销售信托计划项下库存玉石原料;出质人马杰达授权信托公司变现质押物;白玉城公司和马杰达亦将积极销售库存玉石原料以增加现金流。除此之外,原合同约定内容不变。

  

值得关注的是,在三方同日签署的《同意函》中显示,信托计划持有的7件库存和田玉原料总购买成本为3650万元,白玉城公司同意信托公司以购买成本九折为最低价卖出;质物的评估价值为6880万元,马杰达同意信托公司以评估价值四八折为最低价卖出。

  

延期后的情况依旧不容乐观,期间信托公司经展销会出售部分白玉城公司的艺术品,获得销售价款227.928万元。但库存的信托财产仍未能变现。

  

2014年12月9日,北京市方圆公证处应信托公司的申请,出具了(2014)京方圆执字第0172号《执行证书》。

  

乌鲁木齐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执行过程中认为白玉城公司和马杰达提出的执行异议申请成立,并于2015年12月7日裁定对上述执行证书不予执行。该法院认为,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之间的法律关系复杂,且双方在执行标的数额上存有较大疑义。

  

为此,信托公司于2016年4月26日将白玉城公司、马杰达诉至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白玉城公司支付回购款及相应的利息、违约金、实现债权的费用,并由马杰达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2017年6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判定,白玉城公司应支付信托公司回购款4590.072万元(3650万元乘以132%减去227.928万元)及违约金459.0072万元(4590.072万元乘以10%)。驳回其余诉求。

  

在该案件中,法院支持白玉城公司对信托公司应当承担的回购义务,及信托公司认定的回购金额及违约金,且认为马杰达应当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但是,马杰达的保证责任已过保证期限,所以保证责任被免除。

  

致命原因则在于,虽然双方约定了保证责任,但《最高额质押合同》并未对保证期间作明确约定,因此,按照担保法的规定,应当认定保证期间为六个月。

  

根据查明的事实,白玉城公司认可2014年6月20日信托计划运行两年期满之日其应当承担回购义务,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后双方合意进行了延期,推迟到2014年10月31日,因此,主债务的履行期限届满为2014年10月31日,按六个月保证期间算,则保证期间为2014年11月1日至2015年5月31日。

  

法院称,从本案查明的事实看,信托公司在上述期间内并未要求出质人马杰达承担保证责任,仅于本次起诉时才要求,此时保证期限已过。

  

2021年6月9日,本财经记者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上查询得知,2017年9月,白玉城公司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5076.34万元,终本日期为2018年6月28日,未履行金额为4902.74万元。

  

在艺术品信托最为火热的2011年,该信托公司在其年报中称,“艺术品信托是公司近年开展的特色业务,经过近两年摸索,投资模式和管理模式渐趋清晰和稳定,投资范围不断扩大。······2011年开展了5支艺术品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投资领域涉及中国书画、犀角象牙、寿山石等艺术品,积极推进文化艺术产业金融化趋势。”可在其2012年的年报中,艺术品信托却再未被提及。

  

“给岁月以文明”,这个短语同样适用于重新踏足艺术品领域的信托公司,如今这一轮回归本源式的赋予,是否会有不同?


作者:朱 英 子
来源:21 世 纪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