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付危机一年后,四川信托250亿元窟窿谁来填?

时间:2021/06/11 09:14:48用益信托网

6月7日晚,宏达股份公告显示,该公司于6月7日收到控股股东四川宏达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宏达实业)函告,近日宏达股份实控人刘沧龙因涉嫌背信运用受托财产罪被成都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6月10日,一名华东地区的信托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分析,四川信托的重组问题主要是法律障碍,实控人刘沧龙如不配合,重组就很难完成。2020年5月底,四川信托就已陷入兑付危机,“窟窿”超250亿元,危机延宕至今,仍未得到有效解决。


现年66岁的刘沧龙不仅是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的实控人,还实际控制四川信托。天眼查信息显示,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分别在四川信托持股32.03%和22.16%,两者合计对四川信托的持股超过50%。


同时,宏达实业是宏达股份的控股股东,持股比例为26.88%。刘沧龙控股的宏达集团持股宏达实业40%。


刘沧龙担任宏达集团董事局主席,但并不在宏达股份担任职务。宏达集团官网显示,其产业涵盖工业、矿业、金融、地产、贸易和投资六大板块,管理资产逾5000亿元,员工20000余人。


本报记者了解到,除刘沧龙外,四川信托监事会主席孔维文、风控副总裁陈洪亮及财务总监胡应福四人也被刑拘,另有三人被采取强制措施。


早在3月,四川银保监局在官网挂出罚单,因四川信托存在13项违法违规事实,合计对四川信托罚款3490万元。罚单金额创信托史上新高,远超平安信托2016年的1650万元罚款。两个月后,银保监会公开披露19名重大违法违规股东名单,宏达集团、宏达股份等皆榜上有名。银保监会表示,本次公开坚持依法合规的原则,结合近期执法情况,对违法违规情节严重且社会影响恶劣的股东,坚决予以公开。


一名四川信托投资者向本报记者表示,在“天价罚单”事件后,投资者曾向四川银保监据申请公开“天价罚单”中涉及的信托项目及违法违规事实。


刘沧龙“失联”20个月


刘沧龙是四川什邡人,他的创业经历极为传奇。改革开放后的第二年,刘沧龙就辞职“下海”,创办磷肥厂。1998年,刘沧龙正式成立宏达集团。宏达集团以四川宏达化工为母公司,四川广汉平原公司、四川省蜀星企业公司、四川省石棉选矿厂为控股公司联合组成。宏大集团成立后,刘沧龙在市场上大肆并购。


2003年,刘沧龙盯上拥有亚洲最大铅锌矿储量的云南金鼎锌业,当时金鼎锌业号称价值数千亿元。最后,刘沧龙仅耗资10亿元就拿下金鼎锌业60%股权。此后10余年,金鼎锌业成为宏达集团的核心利润来源。


完成实业布局后,刘沧龙开始转战金融业。2005年,刘沧龙开始着手重组停业多年的四川信托。“宏达系”和中海信托向四川信托注资,获得增资的四川信托2010年重新归来。宏达集团终于将信托牌照收入囊中。


高峰之时,刘沧龙及宏达集团旗下曾拥有两家上市公司,分别是宏达股份和金路集团。


实际上,金路集团是刘沧龙从堂弟刘汉处接手而来。2009年11月,金路集团公告称,第一大股东汉龙实业(实际控制人为刘汉)因经营流动资金需要而减持股份,截至当年11月24日持股5%,已低于宏达集团所持5.144%的比例,致使宏达集团成为第一大股东。刘汉是昔日四川的“黑老大”,2015年已被执行死刑。


2014年,刘沧龙也卷入官员贪腐案,并曾一度“失联”长达20个月。“失联”期间,宏达集团开始转让持有金路集团的股份,授予德阳市国资公司代为行使,授权期经过两轮延期,一直延长至2015年12月31日。据金路集团2016年一季报,宏达集团通过减持已退出前十大股东之列。


2017年1月,云南冶金集团等将宏达股份及宏达集团告上法庭,要求返还18.9亿元的本金和利息,请求确认刘沧龙持有的60%股权无效。两年后,法院判决宏达股份持有的60%金鼎锌业股权无效。


刘沧龙失去金路集团和金鼎锌业两棵“摇钱树”,风光不再。2019年4月,刘沧龙现身公司内部会议,计划东山再起,但四川信托的暴雷成为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窟窿何解?


刘沧龙被刑拘或与四川信托爆雷有直接关系。


2020年5月底,四川信托TOT项目到期未能兑付,危机启幕。当时,四川信托存续TOT项目合计252.57亿元,其中2020-2022年的到期规模分别为129.9亿、103.45亿和19.22亿元。此后,四川信托尝试通过变卖自有资产、转让子公司股权、增资扩股或引战等多种方式“自救”,最终仍未能度过危机。


半年后,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联合派出的工作组入驻四川信托。四川银保监局对外称,为进一步推进四川信托风险处置,四川银保监局将联合地方政府派出工作组,加强对四川信托的管控,督促其尽快改组董事会,委托专业机构提供经营管理服务,防止风险敞口扩大,积极采取风险处置措施,切实保护信托当事人和公司债权人合法权益,维护金融秩序和社会稳定。


四川信托被监管部门定性为: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背离受托人职责定位,将部分固有贷款或信托资金违规用于相关股东及其关联方。而在监管部门责令整改后,相关股东拒不归还违规占用的资金,严重危及四川信托的稳健运行,损害信托产品投资者和公司债权人合法权益。


时至今日,四川信托的问题仍未能得到有效解决。近日,四川信托内部人员披露,公司经营业务基本已处停滞状态,职工只能靠基本工资维持生计。目前,四川信托仍未公布2020年年报,公司状况不容乐观。


数据显示,2016-2019年,四川信托分别实现营收35.85亿、31.35亿、27.88亿和31.71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13.87亿、9.99亿、7.78亿和7.31亿元。


4月22日,宏达股份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告更正公告称,预计2020年实现归母净利润为亏损21亿元至23亿元;而1月28日该公司披露的亏损额为10.6亿元至15亿元。


对此,宏达股份解释称,更正原因是四川信托未提供2020年年度财务报表,公司将持有的四川信托股权2020年末的账面价值减计为0元。4月30日,宏达股份披露2020年度年报,归母净利润为亏损22.46亿元。


作者:夏 子 轩
来源:时 代 周 报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