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年信托贷款收缩幅度最大,非标融资收缩主要因素

时间:2021/06/21 14:54:17用益信托网

2017年非标融资规模达到顶峰,2018年开始持续收缩,到2020年末存量规模20.9万亿元,3年时间缩减6万亿元,减幅22.3%;非标融资在社融总规模存量的占比亦由2017年末的13.07%,下降到2020年末的7.34%。


近三年信托贷款收缩幅度最大,是非标融资收缩的主要因素。


非标融资规模呈现明显的地区分化。大多数省份2018年—2020年3年间非标融资净增量为负值,或者说非标融资规模是在压降政策作用下顺势收缩的,但有些地区仍在逆势扩张。


逆势正增长的江苏、甘肃、浙江、河南和黑龙江等省份,主要是信托融资与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融资逆势正增长所致;


而顺势收缩幅度较大的北京、辽宁、广东、上海、湖北和天津等省市,基本上是三项非标融资均大幅收缩。


地区非标融资规模的收缩程度对其债券信用风险具有较为明显的冲击,随着各地非标融资的进一步收缩,债券市场违约风险将承受较大压力。


信用风险影响方面,主要是对信托贷款、委托贷款依赖性强,缺少其他融资渠道的融资人,现金流趋于紧张,面临较大信用风险,这样的融资人主要集中在房地产开发企业及低资质地方国有企业(城投及产业企业)群体中。


2018 年以来,随着“资管新规”及相关政策措施的颁布实施,非标融资规模转为持续收缩。按照央行的社融统计口径:


1:截至 2020年末,非标融资存量为20.9万亿元,较2017年末缩减近6 万亿元,缩减幅度22.3%;非标存量在全部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中的占比也由2017年末的13.07%,下降到2020年末的 7.34%。


与此同时,一些省份的非标融资规模大幅收缩,而另一些省份却是逆势扩张,表现出显著的区域分化特征。由于非标融资的利率高于银行贷款及标债融资,因此企业债务融资会优先选择银行贷款及标债,在后者无法获得或者满足不了其融资需求的情况下,企业才会被动地选择高成本的非标融资,因此非标融资的企业总体上都面临短期资金紧张的压力。


2:在非标增量受限,存量无法续贷的背景下, 非标融资逾期风险不可避免,并将向信用债市场传导。


3:本文研究认为,随着 2021年底“资管新规”及配套政策措施过渡期的临近,非标融资规模将进一步压缩, 同时总体信用环境也在边际收紧的情况下,无论扩张地区还是收缩地区,非标融资规模依然较大企业的信用风险或将进一步释放,债市违约风险或受影响。


作者:
来源:联 合 资 信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