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海信托3年踩雷12次 参股四川信托投资收益巨亏4亿

时间:2021/06/23 08:57:11用益信托网

作为国内“石油系”信托公司之一的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海信托”),近年发展并不顺利。


近日,阿里巴巴司法拍卖平台挂出了中海信托两只产品被拍卖的信息。不仅如此,作为通道方,中海信托3年间至少踩雷12家企业的融资类逾期项目。此外,中海信托业绩下滑明显,参股四川信托的投资收益还巨亏4亿元。


深陷风波的中海信托,上任不久的新董事长能否带领公司走出困境?


1、两只债券产品将被拍卖


近日,阿里巴巴司法拍卖平台挂出了中海信托两只产品被拍卖的相关信息。举行拍卖的法院为无锡市新吴区人民法院,产品拍卖时间为6月29日10时,6月30日10时结束。


其中一场拍卖的标的物为无锡中南置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无锡中南”)名下通过中海信托购买的华溢纯债6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华溢纯债6号”)。该产品的起拍价1460.33万元,成本价为6000万元,起拍价仅成本价的2.4折。


另一场拍卖的标的物为无锡市龙祥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无锡龙祥”)名下通过中海信托购买的6000万份华溢纯债7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华溢纯债7号”),成本6000万元,起拍价1586.74万元,起拍价仅为成本的26%。


华溢纯债7号拍卖信息


上述两只产品为通道类产品,两只产品的管理人、投资顾问为华溢之星资产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简称“华溢之星”)。


中海信托官网显示,华溢纯债6号、华溢纯债7号在2016年10月成立,属于浮动收益产品,成立时分别为3位委托人,产品均募集了4.88亿元。


其中两名委托人分别为无锡中南、无锡龙祥。公开资料显示,这两家公司均为曾经的港股上市公司五洲国际(1369.HK)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


2、三年间涉诉金额超4亿!


中海信托卷入12家企业债务违约泥潭


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1988年在上海注册成立,注册资本为25亿元。公司股东分别为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持股95%),以及中国中信集团公司(持股5%)。


企业预警通数据显示,60家信托公司信托财务对比中,2020年中海信托排名第49位。


除了近期法院拍卖的两只产品,本财经查阅2018年至今中信托信托作为原告方的诉讼案件发现,其踩雷的企业至少12家,从五洲国际到腾邦集团,从东方金钰(已退市)到龙力生物(已退市), “网红雷”几乎全被中海信托踩中。


中海信托踩雷的产品中,以债券投资类信托为主,踩雷贷款类业务占比较少。本财经不完全统计显示,2018年至今,中海信托踩雷企业项目涉诉金额约4.3亿元。


作为原告方,中海信托涉及的多个官司是赢了,但是钱却迟迟不到手,个别案件因被告方无可供执行的财产而被终结。


例如,今年4月,中海信托向江苏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要求三鼎控股集团(以下简称“三鼎控股”)对其偿还债券本金1400万元,以及利息、违约金。


该案件源于2017年的一笔债券交易。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2017年,中海信托通过成立“中海信托—东方明珠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购买了三鼎控股发行的债券。2年后,三鼎控股因经营不善,无法偿还债券本息,被中海信托告上法庭。


经法院判决,上述案件中海信托胜诉,但没想到的是,被告人名下却无可供执行的财产,直到今年4月,该案件偿还金额仍然显示为0元。法院将三鼎控股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和限制消费措施。


当案件执行时,被法院告知被告无财产可供执行时,原告方是否还有其他方式得到损失的资金?对此,四川律师郝慧珍表示,可以想办法去查找被申请人的其他财产,如果被告人的确无可执行的财产,一般情况下案件可以终结。


中海信托另外一起较大的涉诉案件发生在2018年。2017年1月6日,无锡五洲装饰城发行“17锡洲01”,发行规模为5亿,债券期限为3年,兑付日为2020年1月10日。中海信托设立的“中海—浦江之星219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浦江之星219号”)购买了总额为1亿元“17锡洲01”债券。


中海信托认为,作为无锡五洲装饰城的控股股东五洲国际,2018年6月15日复牌以来,其股票涨幅未达预期,市值不能覆盖债券发行规模,该情形已构成担保人丧失担保能力。2020年3月,中海公司向江苏省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五洲装饰城、五洲控股公司为涉案债券提供追加担保。


2021年3月,该案二审中的争议焦点主要集中在江苏省人民法院对涉案纠纷是否有管辖权,后来案件提交到了上海仲裁委员会仲裁。


今年5月24日,中海信托向上海仲裁委员会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请求冻结申请人无锡五洲装饰、五洲国际的1.34亿元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目前案件仍在审理中。


中海信托还有一起5亿元的债务纠纷。2016年10月18日,东方金钰向中海信托申请5亿元的流动资金贷款,期限24个月,用于公司日常经营资金周转及偿还金融机构到期流动资金贷款。


2018年,东方金钰爆出债务危机,部分债务到期后东方金钰未能履行清偿责任。上述借款中,中海信托的逾期本金有两笔,分别为3242.5万元、7715.8万元,到期日分别是2018年11月9日、2018年11月17日。


至于这两笔逾期资金是否给予兑付,截至目前,中海信托暂未对最新进展进行披露。


3、屡次踩雷是如何酿成的?


投资激进,豪赌P2P


梳理发现,中海信托踩雷的机构中,其中东方金钰、中青旅实业、腾邦集团等曾直接或间接投资了P2P平台,一时风光无两,如今已彻底丧失昔日的辉煌。


例如,顶着“翡翠第一股”的东方金钰,2015年高峰时期市值高达300亿元,2021年3月17日,东方金钰被上交所摘牌,市值被定格在2.16亿元。被摘牌前,东方金钰曾被曝出严重的债务危机。


作为东方金钰控股的网贷平台 “金钰网络”,2017年就亏损逾2372万元。不仅如此,根据2019年1月15日东方金钰的公告,金钰网络还拖欠中信资本高达8.5亿元。


2019年,东方金钰先后向中信资本旗下公司提供了市场价值合计不低于七亿元的翡翠原石及成品,以及大股东质押的2274万股股票,用来偿还债权人资金。


不幸的是,中信资本的火虽然及时扑灭了,却引发了东方金钰其他债权人的恐慌。一时间,其他金融机构都纷纷要求东方金钰还款,中海信托也是其中之一。从此,东方金钰便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危局。


多只产品单位净值跌破1元,止损线被质疑“失灵”


从本次被拍卖的两只债券产品净值来看,2018年10月,华溢纯债6号、华溢纯债7号的净值跌破1元的单位净值,随后一路下行,6月11日公布的最新净值分别为0.3515元和0.3824元。


“华溢纯债7号”6月11日净值统计


查看上述两只产品的拍卖评估明细表,其评估价格主要按照单位净值确定。也就是说,单位净值越高,两只产品的评估价与起拍价也就越高。但目前两只产品均已跌破单位净值不足0.4元,创历史新低。


至于两只债券产品所设置的止损线是多少,我们不得而知。作为通道方,中海信托此前曾多次发生过产品单位净值跌破1元的情况。


例如,2018年11月30日,中海信托“浦江之星177号”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披露净值信息显示,该产品单位净值只剩8分钱。


2019年8月底,中海信托发布的“中海稳健2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因该信托单位净值跌破0.93元的止损线,因此坐上被告席。


法院对此的裁定是,投资顾问应当及时对上述信托财产进行变现操作,作为受托人中海信托,无义务进行自行变现操作。


信托人士向本财经表示,中海信托的这两个项目都是通道类业务,中海信托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有限,更多的是完成交易结构的搭建和合规的作用。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一般来说,投资信托产品遵循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原则,如果达到止损线没有止损,损失由信托公司承担,不过实践中这种可能性太低了,比如可能因市场原因、缺乏流动性等导致产品不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平仓。不过,达到止损线,或者清盘都要告知客户,充分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偏爱匹配高收益债券


信托公司参与债券信托业务多数以通道的形式存在,由信托公司设立结构化信托计划,为债券投资加杠杆。从中海信托与企业合作的债券产品看,主要存在的特点是,产品收益相比其他债券普遍较高。


以3年期债券产品为例,其中一只名为同益集团发行的“16同益债”债券,利率为7.48%;五洲国际发行的“16锡洲02”票面利率为7.6%;永泰能源发行的“16永泰01”债券,其票面利率为7.5%;实达集团债券产品“17实达债”,票面利率为7.5%;腾邦集团发行的“17腾邦01”,票面利率为7.5%。


从行业背景看,2012年信托公司债券正回购业务被叫停。2015年在股市大幅震荡、证监会开始清理整顿场外股票配资后,逐利的投资者们逐渐从股市中淡出,手中有闲置资金的投资者寻找新的投资渠道,受到多重政策利好刺激的债券市场也引起了广泛的关注。


同行对参与债券产品的利率情况如何?以中信信托为例,2020年11月“中信信托·信安稳健1号金融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A类”,该产品以投资债券为主,期限20年,30万起购,预期收益率仅4.2%。


有业内人士表示,一般来说,信用等级越高,风险越低的债券利率越低,反之就越高,对于信用等级越低的企业,由于募集资金难度较大,比较倾向于匹配一些高收益产品来博收益。


4、中海信托能否走出困境?


中海信托业绩辉煌时刻是在2018年,该年的净利润从2017年的7.87亿元猛增至15.94亿元,同比增幅达102.72%。此后,无论业绩、规模,还是风险控制,中海信托都遭遇“滑铁卢”。


2019年,中海信托的净利润回落至7.39亿元,不仅如此,在2020年净利润降幅为20%以上的12家信托公司中,就包括中海信托,同比下降59.41%。


去年,中海信托的投资收益也并不顺遂。根据年报披露数据显示,中海信托2020年合计投资收益为-1.79亿元,其中股权投资收益浮亏最多,达-3.9亿元,证券投资收益与其他投资收益则分别为1824.29万元、1.934亿元。


作为排名前五名的自营长期股权投资的企业,中海信托持有四川信托30.25%的股权,为四川信托第二大股东。


2017年至2020年,中海信托从四川信托获取的投资收益分别为2.39亿元、2.37亿元、1.61亿元。2020年开始,四川信托因经营不善被监管层要求处置,该年的投资收益也让中海信托由盈转为亏损,达-4.01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中海信托近年将多家公司告上法庭,但凯迪生态、中青旅实业、三鼎控股集团均因多年无可执行财产,案件已被终结。然而,中海信托资产不良率数据连续多年显示为0。


对上述疑惑,独角金融向中海信托咨询,不过截至发稿前,暂未获得对方回复。


信托人士对此表示,信托公司的自营资产和信托资产是分离的,而且证券投资类信托产品的亏损不会算入不良率。中海信托自营业务长年保持保守的投资策略,信贷类产品也是如此,这是其自营不良一直保持0的原因,也是其信贷类产品诉讼涉及处于行业低位的主要原因。


深陷负面漩涡中的中海信托,其高管团队也进行了调整。根据中海信托4月23日发布的公告显示,汤全荣担任公司董事、董事长职务。这位新任董事长拥有深厚的中海油背景。


多个项目 “踩雷”、业绩下滑明显,上任不久的新董事长能否带领公司走出困境?




作者:付 影
来源:独 角 金 融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