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标产品又少了一类

时间:2021/07/01 12:06:13用益信托网

非标是一个神奇的东西。


很多人都在做,但好像并没有办法ABC地解释清楚这到底是个啥,毕竟它是一个相对概念,并没有明确的范围和统计口径。


银行、信托、券商资管、基金及资管子公司、保险资管、类金融,百万亿级大资管市场中,投向非标的不在少数,一度成为服务实体经济、提升间接融资渗透度的重要手段。


但是,随着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和监管趋严,非标市场受到了严格的限制,部分业务模式不合理、风险问题严重的非标业务陆续被叫停,非标风险市场有序出清。


如今,非标市场又要少了一类——金交所非标产品。随着整改截止期限的到来,金交所这个一度叱咤非标市场的角色,如今要黯然回归本源了。


一、金交所的前世与今生


金交所,全称金融资产交易所,变种是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前身是产权交易所。


2009年3月,财政部发布《金融企业国有资产转让管理办法》,明确规定金融非上市企业国有产权的转让应在省级以上产权交易机构公开进行,而基于专门处置金融资产的目的,各地产权交易所陆续成立了金融资产交易所。


2010年5月,北金所和天金所相继成立,最主要的功能是处置省内金融资产。比如北京所刚成立不久,中信证券和中信建投证券两笔股权在平台公开挂牌转让,合计估值85亿,这也是中国产权市场有史以来挂牌金额最大的股权转让项目。


但之后,金交所不再单单进行金融资产处置,逐渐拓展到了金融资产交易与投资上。


最典型的是2012年,银信通道、票据信托、同业存款信托等一干“通道类”业务被监管进行了严格限制,作为替代类通道产品,金交所创新推出了委托债权投资计划,简而言之银行把贷款项目在金交所进行挂牌,然后银行理财资金再去摘牌,把理财表外资金挪到表内用。由于金交所并没有严格的监管体系,一度十分受到银行欢迎,后来又开发出定融计划、私募债、应收账款、商业票据、融资租赁等业务,一度被称为“最全能的牌照”。


但是,有金融的地方就有监管。2011年起,国务院出台了《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38号文)、《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37号文),成立了联席会议对各类交易场所进行了清理整顿,并规定各类交易场所在通过联席会议的验收后方可开展业务,大部分交易所都未获得联席会议的验收或备案。


2018年后,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金交所在监管、风控、门槛、销售等方面出现了一系列问题,在央行《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中明确提出,“部分金融资产交易场所实质上已成为游离于有效监管之外的全牌照金融机构,几乎将‘保险、信贷、黄金’外可以产生现金流收益的资产都纳入了交易范围,演化为影子银行。”


严监管已然不可避免,各地金交所的业务规模也在逐渐压缩。


但是,治标不治本,严监管没有从根本上改变金交所对非标业务的依赖程度。


由于民营财富公司(如P2P和部分三方财富)和部分信用下沉的实体企业入局,加之私募股权备案难度加大,金交所成为非标业务重点转移的方向,当初的“牛夫人“已然成为了”小甜甜”。无论是头部金交所还是市级、区县级甚至没有备案的金交所,本质上做的都还是非标资产和产品的备案、挂牌业务,无非是换了个展业外壳而已,能做就行,管他啥title。


直到2020年9月,证监会清整办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和风险处置工作的通知》(清整办函〔2020〕14号),提出了几个核心要求:


(1)打掉财富管理名头:未经批准不得发行、代销、交易金融产品及私募投资基金;


(2)打掉通道属性:不得以登记、备案等名义参与其它机构违规发行和销售金融产品等活动;不得与网贷平台等互金企业、房地产等企业及担保公司、区域股权市场、小贷公司、典当行、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地方AMC违规合作;不得为相关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通道服务;不得将任何权益拆分为均等份额公开发行;


(3)打掉个人投资:不得向个人销售或者变相销售产品,已经销售的必须逐步清理;


(4)打掉异地业务:不得通过与互联网平台合作等方式在其它区域展业,不得为异地企业发行产品;


(5)限制自融:严防金交所股东和管理层滥用控制权、经营权从事违法违规活动,严禁其利用金交所开展自融活动;


(6)禁止新增:各地区不得新批设、新开业金交所。坚决取缔未取得省级政府批文或开业许可的金交所;名称中带互联网字样的或有互联网平台开设或控制的金交所,应促成其有序退出。按“一省最多一家”原则通过整合、退出或者转型为一般企业等方式压减数量。


(7)期限调整:考虑新冠疫情影响,清理完成时间由2020年底调整到2021年6月底。


不能面向个人投资者、不能发产品、不能违规备案、不能自融、不能新增……


不能面向个人投资者的产品,还能叫“理财”吗?


不能违规备案,还能叫通道吗?


不能新增、有序清退违规机构,还能套利吗?


能实现监管套利的路子基本都堵死了,金交所的非标业务已然走到了尽头。


二、未来走向何方?


清整办划出的deadline,已然走到了尽头,但还有几个问题还亟待解决:


(1)金交所非标业务是否真的走向了末路?


这是毫无疑问的。虽然有坊间传闻deadline将再次推迟,但毕竟没有官方发文,该做的清理整顿也在陆续有序开展,可以说金交所的非标业务已经走到了尽头。


(2)金交所非标产品被打掉,对市场有啥影响?


金交所的非标产品池子里,风险最大的资产,要么是达不到主流资管机构融资要求的地产、城投等企业,要么是民营财富公司以及非金融企业(如开发商、供应链机构等)用来做自融的资金池业务,要么是躺倒在一片烂泥中根本没办法梳理干净的不良资产。


对于规模较小、资质较低的地产、城投等企业,如果底层资产质量不好,那不排除会像信托非标融资一样,出现这样那样的违约行为;


对于做自融的机构来说,如果自身没有强大的造血能力,资金池崩盘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而对于一干乱七八糟难以处理干净的不良资产来说,要么躺倒彻底死掉,要么静静地趴着,直到有人接盘或处置为止。


(3)金交所未来将何去何从?


市场生态相对是比较明确的。从历次官方清理整顿文件中不难看出,限定区域、不得新设、清理整顿是过去和未来监管提出的明确态度,这是能够定性的事情。


业务方向也是比较明确的。金交所正统的业务,主要是基础资产交易、权益资产交易和金融础设施服务。前两者自不必说,是金融资产交易所的基础功能;金融础设施服务主要是为金融资产提供登记托管、清算结算、交易等服务。


简单来说,就是回归本源,回归一个交易所、一个金融资产交易所要做的主业。


小结


有金融的地方就会有牌照,有牌照的地方就会有套利,而有套利的地方就会有监管。


非标是不是个好产品?肯定是,在特定的时期、特定的场合、特定的结构中,它承担着服务实体经济、为市场提供更多金融工具的功能,是大资管市场中不可或缺的力量。


但就好比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非标市场规模的膨胀,难免吸引了一批又一批以自融、非吸、风险转移等为不法目的的机构入局,成为搅乱非标市场的那只“苍蝇”。


也正是因此,非标市场成为监管重点规范的对象。


所以,银行的各类表外通道,逐渐走向了尽头;银登中心理财直融工具,逐渐规范起来;信托的非标业务,逐渐褪去了华丽的外衣,规模也在不断地压缩。


而如今,金交所非标业务,也已经走到了尽头。


非标市场、非标产品,且行且珍惜吧。


作者:郑 斌
来源:资 管 云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