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豪设海外信托托孤,律师狸猫换太子自家人上位

时间:2021/07/26 10:45:03用益信托网

前两天,一律师朋友发了个文件给老南,说有大瓜。


老南点开一看,好家伙,84页,还全英文。这年头吃瓜成本,越来越高了。


正好南京现在疫情,也没啥地方可去。就着翻译软件,看了一个多小时,发现比看小说还过瘾,可以去拍连续剧了。


1


这是一份,东加勒比海最高法院商业法庭的判决:


11.png


有兴趣的,可以自己去下载:


https://www.eccourts.org/zhao-long-et-al-v-endushantum-investments-co-ltd-et-al/


诉讼的标的,是中国大型药企,鲁南制药25.7%股权的归属权。


一方当事人,是鲁南制药已故创始人的女儿;另一方,则是目前持有这25.7%股权的公司,有意思的来了,被告公司的实控人,是国内某知名律所合伙人的家人。


这故事其实很简单:


90年代,为了享受外资优惠,鲁南制药创始人,委托海外公司代持了部分股权。之后交由创始人信任的律师,由律师家属(美籍)的公司代持。


转眼20年后,创始人病逝,留下还在读书的女儿。


这时,鲁南制药内部,各方势力开始了内斗,惨烈到成了人民大学商学院的教学案例:


22.png


过世创始人曾经信任的律师,也参与其中,与公司高管合谋,私下转移了归属于创始人女儿的股权。


嗯,国内知名一线大律所的合伙人,居然干出这事。


不过好在这位东加勒比海最高法院的法官,主持了正义,确认了创始人女儿的权利。


2


这个诉讼之所以有意思,老南觉得,相对于这个漠视信法律责任的律师,这个法官的判决书,细致、幽默,真值得一读。


将近20年的时间跨度,遥远的国家,陌生的法律,复杂的人性,剥丝抽茧,理的清清楚楚,最终主持了正义。


一上来,从鲁南制药成立,到改制,到原告出事,到海外代持,表述的非常清楚。


33.png


之后,这位大律师如何参与进来,由家属帮创始人:


44.png


也清楚表述了鲁南创始人,托孤的要求:


55.png



以及之后,创始人女儿,发现应该归属自己的股份,被律师伙同公司高管,全部侵吞:


66.png


律师的爱人,作为代持人,甚至直接向鲁南制药宣称,创始人的女儿,不是股东:


77.png


法官通过各项证据,发现了这里面的蹊跷,在判决书里,直接手撕这位知名大律师,认为“完全缺乏诚信”,并对其“提供证据的真实性和可靠性产生了严重怀疑”:


88.png


而且,法官认为这位大律师,利用“在公司法和信托法方面极高的资质”,为了夺走股权,故意误导国内法院,隐瞒关键证据,文笔相当犀利。


99.png


而且有意思的是,还对原被告双方,推荐的法律专家,进行了幽默的点评:


原告提供的法律专家是律师,被告提供的是大学教授,法官明显对这位律师高度认可。


认为“实践者可能比理论家,更了解法院在任何特定时间,会如何实际裁决案件,理论家的证据将更多地集中在,法院在任何特定时间,应如何裁决案件。”


100.png


并最终,通过一系列的证据,推断出创始人女儿,一直实际拥有股权的事实:


101.png


并以此做出了最终的判决:


102.png


3


看完这份判决后,老南去这家一线律所官网,果然查到了这位合伙人律师。


在个人介绍中,有这么一句话:“为多个民营企业家提供了设立家族信托法律服务。”


103.png


只能说这些民营企业家,真要谨慎核查下。


这几天,和不少律师朋友复盘这个案件,无一不大骂这位知名律所合伙人,给行业丢人,摸黑。而且,这事已经涉及触犯刑法。



老南作为法学毕业生,并在金融行业工作多年,也帮助一些客人,参与了多家信托公司家族信托的设立。


深知这个行业,信任,是多么的重要,甚至比专业更重要,又是多么的脆弱。


因为一旦信任不在,专业转身就变成锋利的刀刃,插向软肋。


所以,有时候,与其迷信大牌机构,不如通过靠谱的结构,互相牵制,保证自己的利益。


作者:南 小 鹏
来源:石 榴 询 财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