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信信托的庞然大雷:高管内斗、兑付逾期、关联交易、违法放贷

时间:2021/07/28 09:33:34用益信托网

都说上市公司水深鱼肥,华信信托也是不甘落后,兑付逾期、关联交易、违法放贷……从年初的“抡锤门”,到高管涉嫌经济犯罪,再到启动清产核资,华信信托以独一无二的姿态刷新了人们对信托的认知。


2021年1月,华信信托董事长董永成持械击打公司总经理王瑾,令人惊愕地发现,商战竟可以以“抡大锤”的方式进行。而在这背后,是华信信托盘根错节的股权关系与错综复杂的资本流动。这场高管内斗,将华信信托的真实面目揭露出一角。


华信信托成立于1987年,前身为中国工商银行大连市信托投资公司,次年改为股份制,先后经历了两次更名,于2001年成为东北首家完成重新登记的信托公司,也是辽宁省唯一一家信托公司。


自1997年-2017年间,华信信托先后进行了7次增资扩股,注册资本从1.01亿元飙升至66亿元。与此同时,其股权多次变更,股东变更23次,先后出现的法人股东超40家。


也是因此,华信信托的股权相对分散。截止目前,其股东总数20家,前三大股东分别是华信汇通、万联同创、品成投资,分别持股25.91%、19.9%、15.42%。其中华信汇通间接持有万联同创100%股权,品成投资35%股权。


而华信汇通股东有16家,最终受益人为董永成,持股比例16.4491%。董永成早年站在工商银行大连市分行技改处任副处长,此后却被调至下属的大连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任总经理,于2006年起担任华信信托董事长。


尽管董永成多次出现在华信及股东公司的高管名录中,但从天眼查数据来看,这位董事长却并非股东。实际上,华信信托股改后,从国企变为民企,其股权结构和实控人便是迷雾重重,因此被称为“最神秘的信托公司”。


然而,再神秘的公司,却也难逃业绩暴雷、产品逾期的困局。从业绩黑马到亏损黑洞,华信信托的雷可能早已埋下。


自2006年董永成任华信信托董事长后,华信信托便走上了疯狂的扩张之路。2006年-2016年,华信信托的注册资本增加了60亿,且华信汇通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与此同时,整个华信系对外投资28家子公司,间接持股149家企业。


华信信托投资偏爱十分明显,一是金融机构,二是地产公司。这中间,简直遍地都是雷。


以华信信托控股子公司,董永成实控的大通证券为例。据华信信托年报数据,2017-2019年三年,关联方关联交易期末数共计151.11亿元。而华信信托同大通证券发生关联交易的期末数分别为56.81亿元、55.34亿元、38.96亿元。


这边进行着关联交易,另一边,华信信托便将大通证券的股权大量质押。也是玩得挺绝的。不仅如此,华信信托还被指设立多家关联公司进行倒款。


这暂且不提,来说说华信信托偏爱的地产公司。永嘉集团、大连海昌集团、大连友谊……有的被限高,旗下多家公司被吊销;有的挪用政府补贴,经营陷入困境;有的资金链紧张,债务逾期……就一个字,惨。


细数一圈发现,华信要么是自己造雷,要么就稳踩别人的雷。于是乎,华信信托业绩不断下滑,据其年报数据,2017年-2019年,华信信托的营收分别为14.02亿元、11.46亿元、5.7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亿元、8.07亿元,-1.52亿元。


尽管华信信托未公布2020年年报,但根据银行间市场未经审计的财务数据,2020年华信信托全年营收为-16.7亿元,净亏损扩大至26.52亿元。简直一个庞然大雷。


2019年4月,因贷后管理不到位,华信信托被监管局罚款50万元。同年7月,因违规放贷,再次被罚50万元。同年年底,华信信托被银保监会列入六家高风险信托公司之列。


2020年4月,华信信托“资金池”业务被叫停。2020年9月,华信信托开始陷入兑付危机。自9月24日发布首个延期公告,共披露了27个信托计划延期兑付公告。目前,华信信托超25个产品延期兑付。


2020年11月,华信信托便对外征集战略投资者,不惜“让出”控股股东的位置。然而,这场引资终是无疾而终。


到了2021年,作为董事长的董永成以“大锤”先行,为信托圈上演了一出“全武行”。如今,董永成的审判结果还没落定,华信信托便开始招募重组投资人了。对于投资者而言,这无疑是件好事。


作者:
来源:木 子 财 通

责任编辑:Tnews

今日头条更多
资讯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资讯频道子页-底部通栏长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