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公司参与消费金融的合规法律难点分析

时间:2019/09/23 13:51:10用益信托网
引言


站在2019年中这个节点,传统信托业务发展遇到了瓶颈。房地产信托、通道信托业务受到了严格监管,降规模已成为定局。工商企业以及上市公司违约事件不断发生,信托公司对交易对手的选择也越发谨慎。而家族信托、慈善信托等新兴业务尚未形成规模效应,也无法为信托公司带来可观收入。反观消费金融行业,据查询2018 年消费金融公司年报,捷信净利润近 14亿、招联近 13 亿,行业内近半数信托公司试水消费金融信托,消费金融信托俨然已成为信托公司创新业务发展的新方向。


然而,消费金融行业自2017年开始了强监管周期,目前消费金融行业的马太效应增强,资产分化,客户和资金都向头部机构集中。宏观环境层面,经济下行压力大、居民杠杆率不断升高、多头借贷现象泛滥,消费金融行业也将迎来新一轮变革甚至洗牌。在这种情况下,信托公司参与消费金融必须更加谨慎,做好面对风险和违约率上升的准备。本文主要分析了信托公司参与消费金融的合规法律难点,并提出相关防范措施和建议。


一、消费金融的定义


消费金融,顾名思义是指为消费者提供为消费目的的金融授信服务,具有单笔授信额度小、审批速度快、无需抵押担保、服务方式灵活、贷款期限短等优势。

广义的消费金融机构除了消费金融公司外,还包括小额贷款公司、网贷公司、互联网金融公司等不具备金融牌照、但实质从事金融业务的机构。


狭义的消费金融机构仅指消费金融公司,是指经银监会批准,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设立的,不吸收公众存款,以小额、分散为原则,为中国境内居民个人提供以消费为目的的贷款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消费金融公司受银监会的监管,未经银监会批准,任何机构不得在名称中使用“消费金融”字样。消费金融公司的主营业务为消费贷款,消费贷款是指消费金融公司向借款人发放的以消费(不包括购买房屋和汽车)为目的的贷款。


二、消费金融的发展阶段


(一)起步阶段(2009-2014)


2009年,银监会发布《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已于2013年再次修订),允许境内外金融机构和银监会认可的其他出资人设立消费金融公司,以试点的方式鼓励发展消费金融业务。但由于市场发育不成熟和银行传统思维主导,客户群体与银行信用卡群体高度重合,消费金融业务发展缓慢,未来政策导向也不明确。


(二)野蛮生长阶段(2015-2017)


2015年6月1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提出发展消费金融,重点服务中低收入人群,有利于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升级。会议同时决定,放开市场准入,将此前在16个城市开展的消费金融公司试点扩大至全国。审批权下放到省级部门,鼓励符合条件的民间资本、国内外银行业机构和互联网企业发起设立消费金融公司。这个会议是互联网企业后续大举布局消费金融业务的契机。


国家层面随后出台了多个鼓励消费金融发展的政策文件,比较重要的如人民银行等十部门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人民银行和银监会发布的《关于加大对新消费领域金融支持的指导意见》、银监会和工信部等四部门发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2016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进消费信贷管理模式和产品创新、鼓励金融机构创新消费信贷产品。


互联网+金融模式在此阶段蓬勃发展,由于存在监管空白,一些不具有放贷资格的机构打着“互联网创新”的旗号实际从事放贷、集资、股权投资等类金融业务。直至2017年,网贷机构、私募机构、各种财富公司开始大规模暴雷。


(三)有序规范阶段(2017至今)


自2017年开始,P2P网贷暴雷、暴力催收、高利贷以及校园贷的恶性案件层出不穷,社会影响极坏,监管层对消费金融的态度也从鼓励创新转变为从严监管。在此阶段,国家密集出台了规范消费金融的监管文件,比较重要的包括《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的通知》、《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关于加大通过互联网开展资产管理业务整治力度及开展验收工作的通知》、《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


三、信托公司参与消费金融的主要模式


目前消费金融的监管环境趋严,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小额贷款公司、P2P网络借贷公司等需要按照监管要求整改、退出“现金贷”、“校园贷”等业务。而信托公司作为银监会批准的金融机构,具备贷款业务资格,可以从事消费金融业务。


(一)直接向消费金融合作方提供融资


信托公司设立资金信托,募集资金直接向消费金融合作方发放信托贷款。根据消费金融合作方的主体性质不同,面临的合规要求也不同。


1. 向消费金融公司发放贷款


根据《消费金融公司试点管理办法》第20条之规定,“经银监会批准,消费金融公司可以向境内金融机构借款”。故需要查看消费金融公司的经营范围是否包括向金融机构借款。鉴于消费金融公司为银监会监管的金融机构,根据《关于规范金融机构同业业务的通知》的规定,同业借款是指现行法律法规赋予此项业务范围的金融机构开展的同业资金借出和借入业务,同业借款业务最长期限不得超过三年,其他同业融资业务最长期限不得超过一年,业务到期后不得展期。


2. 禁止向无放贷资质的机构发放贷款


根据《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提供资金发放贷款,不得与无放贷业务资质的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


3. 向具备实际经营业务的机构发放贷款


该类机构主要是融资租赁公司、电商平台等“强场景”的企业。该类企业获得信托融资后,向消费者提供服务形成底层资产,并通过底层资产的回流资金偿还信托贷款。如融资租赁公司用信托贷款去购买资产,再以融资租赁的方式提供给承租人,承租人支付租金给融资租赁公司用于偿还信托贷款。

此种模式跟传统的信托流资贷款模式并无实质不同,信托公司并不直接跟消费者产生业务关系,重点关注的还是融资人的偿付能力,风控措施一般包括监管底层资产回收账户、应收账款质押、引入第三方增信等。


(二)直接向个人发放消费贷款


由于个人消费贷款与信托公司传统业务具备明显区别,基于信托公司自身的获客能力弱、风控模型不成熟、场景缺失、系统不完善等原因,信托公司在起步阶段普遍需要依靠助贷机构。根据《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关于助贷机构加强业务规范和风险防控的提示》(互金协发(2019)039号):“助贷业务是指助贷机构通过自有系统或渠道筛选目标客群,在完成自有风控流程后,将较为优质的客户输送给持牌金融机构、类金融机构,经持牌金融机构、类金融机构风控终审后,完成发放贷款的一种业务。”


在助贷模式下,助贷机构提供获客、初审、合同签署、贷后管理、催收等服务,信托公司依据内部风控标准再次筛选客户,终审后向客户发放消费贷款。助贷机构一般是具有强大获客能力及科技风控优势的机构,如泛华金融、蚂蚁小贷、奇虎360等。


四、助贷模式下消费金融信托的合规法律难点及防范


鉴于助贷模式为信托公司参与消费金融的主要模式,故本章主要分析信托公司在助贷模式下开展消费金融信托的合规法律难点,主要监管文件包括:《个人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整治办函[2017]141号)(以下简称:141号文)、《关于进一步加强校园贷规范管理工作的通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等。


(一)贷款利率设置


消费金融的核心盈利逻辑在于高利率覆盖高风险,以优质借款人的还款金额覆盖违约客户的不良资产。目前行业红线利率标准是36%/年,平均利率一般在30%左右。但是笔者认为,信托公司发放消费贷款的综合利率应不得超过24%/年,具体分析如下:


根据141号文:“各类机构以利率和各种费用形式对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应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禁止发放或撮合违反法律有关利率规定的贷款,各类机构向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应统一折算为年化形式,各项贷款条件以及逾期处理等信息应在事前全面、公开披露,向借款人提示相关风险。”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综合利率(包括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等)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超过年利率36%的部分,应认定无效,出借人应予以返还。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严格依法规制高利贷,有效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金融借款合

作者:王雅琼
来源:用益信托网

责任编辑:zhangshi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