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类信托的风险成因及其法律规制

时间:2020/09/30 14:34:24用益信托网

近年来,信托业风险项目和风险资产规模显著增加,融资类信托成为风险高发区。融资类信托的风险主要在于由信托公司自身失职、违规引起的风险和因交易对手自身或市场变动、政策出台引发的信用风险,并藉此导致金融系统性风险。对融资类信托风险的防范,从信托公司角度,可在信托项目事前、事中、事后三个环节进行防控。在法律方面,“后资管时代” 的《信托法》应当进行补足,进一步明确受托人义务、落实信托财产登记、明确受托人赔偿责任,从而更好地防控风险。


一、问题的提出


融资类信托历来为我国信托公司的主营业务。随着近年我国经济的转型,金融市场的结构性调整迫在眉睫,特别是2018年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管局等四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资管新规”)的出台,严格要求融资类信托业务的规范化运作。监管部门风险排查力度和频率日益加大,信托业风险项目和风险资产规模也显著增加,此前许多隐藏的风险显现出来、暴露出许多问题。对融资类信托的风险原因进行探究,并有针对性地予以规制,使其能够规范化发展,是一个值得深入探讨的话题。


近年来,国内信托行业风险事件频发,特别是2019年呈现出高发态势。与此前相比,2019年爆发的信托业风险事件具有数量多、规模大、金额高的特点。总体而言,信托业风险事件主要存在于融资类信托项目中,且涉及多个资金投向领域。根据媒体公开报道及相关信息披露,笔者初步统计2019年信托业风险事件共有45例。按信托功能划分,其中4例为事务管理类信托项目,3例为投资类信托项目,38例为融资类信托项目。在38例融资类信托项目中,17例为工商企业信托,14例为基础产业信托(多为政信类),6例为房地产信托,1例为同业信托。这与我国信托行业当前的发展特点基本吻合,在“去通道”监管环境下,事务管理类信托占比呈明显下降趋势,投资类信托基本稳定,融资类信托有所上升。


根据融资类信托的具体交易结构及类型,其特征一般表现为:第一,融资类信托强调债权债务关系。信托公司发起信托计划募集资金,使信托公司作为债权人参与融资方的融资项目,二者形成债权债务关系。第二,融资类信托的目的在于使融资方还本付息、寻求固定回报。在设计信托产品时,信托公司与融资方往往会约定还本付息的日期及固定的融资本金和利息价格。第三,融资类信托以融资方的融资需求为驱动因素和业务起点。融资类信托一般在信托项目成立之前已有明确的融资方和融资项目。即若无确定的融资方和融资项目而有信托产品,则不属于融资类信托。正是因为融资类信托发端于融资方的资金需求,信托公司在该类业务中处于被动地位,发挥的是资金通道的功能,而非信托历史传承下来的本源业务,即“受人之托、代人理财”这一内含主动管理基因的业务。这使得融资类信托的业务实践蕴含着多重风险,甚至一度演变为中国式影子银行的主要类型,引起金融监管的重点关注,也带来了信托公司被迫回归其本源业务的转型阵痛。


二、融资类信托风险的成因


对风险原因的探究是风险治理的前提。按照风险来源划分,融资类信托的风险主要源于内部的信托公司和外部的交易对手两方面。


(一)信托公司内部风险


信托公司的失职和违规是风险爆发的原因之一。根据公开披露的信息不完全统计,2019年共有29家公司收到来自银保监系统、央行、国税、地方税务局和地方市场监督管理局的42张罚单。其中9张罚单与房地产信托违规行为相关,集中在资质审核和信托资金违规发放两个方面,政信类信托业务监管处罚包括违规为地方政府提供融资和政信业务不合规两方面,另有涉及信托公司未真实、准确、完整披露信息的罚单。这说明,目前信托公司对自身风险把控能力的认知过于主观,对合规性方面未给予充分重视,始终存在违规行为,对投资者的认知也起到了误导作用。信托公司内部风险贯穿于融资类信托项目从成立到结束的事前、事中、事后各个环节。


1. 事前风险


在信托项目成立之前,信托公司需要对交易对手融资方进行全面的尽职调查,并且对风险进行详尽的考量。在笔者收集的风险事件中,普遍存在信托公司使尽职调查环节流于形式的情况,譬如仅通过融资方提供的资料进行尽职调查,导致尽调结果与实际情况存在很大的差异,或是在尽调中仅关注融资方的账面信息和过往业绩,而忽略了现有的经营水平和经营团队,没有对融资方长期的发展进行预判,最终出现风险事件。此外,一些公司在发行信托产品时门槛过低,尤其是政信类信托,如一些信托公司在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资时,只要地方政府提供担保便向其发放融资资金,而不审慎地审核地方政府的担保是否存在违规行为。一旦融资方资金紧缺而地方财政不愿意兜底偿还,就会形成逾期,导致信托计划不能按时兑付本息。


2. 事中风险


在信托项目运行中,一些信托公司轻视对融资方的管理监督,导致风险事件频频发生。在笔者收集的风险事件中,存在融资方发生资金链断裂或流动性风险时,信托公司没有及时要求融资方增信或是对融资方财产采取保全措施,从而导致产生巨大损失的情况。信托公司如果对风险的识别能力较弱,采取措施的反应较慢,就会在早期遗漏风险信号,使风险扩散,最终导致兑付问题。


3. 事后风险


在信托项目不能正常结束、出现兑付风险时,信托公司会优先选择处理交易对手的抵质押物。但是将交易对手的抵质押物用来偿还债款的程序繁多、耗时较长,抵质押物的价值也会发生变动,所以信托公司往往不能在短期内得到相应的款项,不能及时向委托人返还预期收益与本金。部分信托公司出于自身声誉的考虑,会选择以公司固有资金或关联方资金垫付,向投资者分配投资本金和预期收益,对信托项目进行“兜底”处理,也就是“刚性兑付”。


然而“刚性兑付”带来的风险是,如果赔偿金额超出了信托公司的承受能力和范围,会导致信托项目的实际违约,也会进一步导致信托公司的流动性风险,继而使信托公司自身面临破产危机。目前,众多监管政策力图打破“刚性兑付”,禁止信托公司进行保底承诺,推行“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理念,这在一定意义上缓解了信托公司的兑付压力,但是也对信托公司的管控、监督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信托公司也需要考虑在信托项目出现风险时,如何能在不影响自身声誉的情况下化解风险。


(二)交易对手的信用风险


源于外部交易对手方的风险是融资类信托出现风险事件的主要原因。前文所述的38例融资类信托风险事件中,有36例是交易对手方的信用风险所致。信用风险主要指交易对手不能或不愿履约导致信托财产或公司财产遭受损失的风险,这里包括交易对手自身的信用风险和由外部经济环境及政策引起的交易对手信用风险。


1.交易对手自身的信用风险


交易对手自身出现信用风险的情况包括自身经营出现问题、陷入困境,无法实现预期的收入水平,也包括交易对手不诚信、恶意违法等情况,最后导致项目的运行出现问题。


交易对手自身经营出现问题的情况包括公司决策出现失误、资金链断裂、公司管理层发生变动等。2019年,CA信托与QD公司的一项2.28亿元的信托贷款项目逾期未兑付,是因为融资方的公司高层严重违纪违法,涉嫌贪污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被检察院起诉,QD公司债务危机全面爆发,多笔融资出现欠息、垫款。南京建工的一系列信托风险事件也与其自身经营状况出现问题相关:一方面南京建工的主营业务为基础设施建设中的PPP业务, 此类业务资金使用周期长、回款慢;另一方面南京建工近几年在国内外进行大规模投资,涉及软件开发、医疗器械等业务,现金流被大量消耗,所以最终导致连带多家信托公司的信托项目处于兑付风险中。


交易对手不诚信、恶意违法,蓄意骗取信托资金挪作他用的情况也会导致信托项目的风险产生。GL信托与MX公司发行的一项应收账款为底层资产的信托产品,因为融资方MX公司涉嫌提供虚假文件融资,因此该信托产品处于不能按期偿还本息的风险中。


2.外部经济环境及政策引起交易对手的信用风险


交易对手出现信用风险的另一原因是外部的经济环境变动及政策的发布。这类情况在房地产融资类信托、工商企业融资类信托和政信合作类信托中都有所体现。


(1)房地产融资类信托


房地产融资类信托的发展显然会受到政策的影响。房地产融资类信托之所以在近几年出现了项目激增、资金规模迅速扩大的非理性增长情况,是因为房地产

作者:赵 磊、朱 小 丫
来源:新 金 融 法

责任编辑:yuz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