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法典》遗嘱信托及相关案例

时间:2020/11/04 08:39:43用益信托网

根据《民法典》第1133条规定,自然人可以依法设立遗嘱信托。《信托法》第8条规定,设立信托,应当采取书面形式;书面形式包括信托合同、遗嘱或者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书面文件等。第13条规定,设立遗嘱信托,应当遵守继承法关于遗嘱的规定;遗嘱指定的人拒绝或者无能力担任受托人的,由受益人另行选任受托人;受益人为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依法由其监护人代行选任。遗嘱对选任受托人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民法典》确立遗嘱信托,是遗嘱制度的一大突破。遗嘱信托可以解决很多家庭的财产传承难题。


案例:


被继承人李某4于1950年8月19日出生。1980年4月2日,李某4与案外人李某3登记结婚。婚后二人育有一女,即李1。2006年,李某4与钦某某生育李某2。2012年5月28日,李某3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2012年11月3日,李某4与钦某某又生育一女,取名李某8。2013年2月16日,李某4与李某3经法院判决离婚。离婚时,李某4名下财产包括……等;李某4名下债务包括……等。在该案中,李某4曾将541万元汇入指南中心,并确认该钱款系应当归还企业的钱款。2013年9月5日,李某4与钦某某登记结婚。2015年5月30日,李某8死亡。2015年8月11日,李某4因病过世。


过世前,李某4于2015年8月1日写下亲笔遗嘱一份,内容如下:


一、财产总计:1.元普投资500万(月月盈)招商证券托管;2.上海银行易精灵及招商证券约500万;3.房产:金家巷、青浦练塘前进街、海口房产各一套。


二、财产处理:1.在上海再购买三房两厅房产一套,该房购买价约650万左右,只传承给下一代,永久不得出售(现有三套房产可出售,出售的所得并入李某4家族基金会,不出售则收租金);2.剩余350万资金及房产出售款项(约400万)和650万房屋和其他资产约1,400万,成立“李某4家族基金会”管理。


三、财产法定使用:1.妻子钦某某、李某2女儿每月可领取生活费一万元整(现房租金5,000元,再领现金5,000元),所有的医疗费全部报销,买房之前的房租全额领取。李某2国内学费全报。每年钦某某、李某5、李某6、李某7(三人均为李某4兄妹,一审第三人)各从基金领取管理费一万元。妻儿、三兄妹医疗费自费部分报销一半(住院大病)。


四、以后有补充,修改部分以日后日期为准。财产的管理由钦某某、李某5、李某6、李某7共同负责。新购650万房产钦某某、李某2、李1均有权居住,但不居住者,不能向居住者收取租金。


对于李1、钦某某、李某2存在的法律争议,一审法院认定如下:


1.遗嘱的效力


从遗嘱的内容来看,李某4表达的意思是不对遗产进行分割,而是要将遗产作为一个整体,通过一个第三方进行管理,这个第三方李某4命名为“李某4家族基金会”,组成人员为钦某某、李某5、李某6、李某7,管理方式为共同负责管理。李某4还指定了部分财产的用途,指定了受益人,明确了管理人的报酬,并进一步在购买房屋一事上阐明其目的——“只传承给下一代,永久不得出售”,也就是要求实现所有权和收益权的分离。上述李某4的意思表示,符合信托的法律特征,应当识别为李某4希望通过遗嘱的方式设立信托,实现家族财富的传承。李某4在2014年11月23日自书遗嘱中也明确表示了“信托”二字,与2015年8月1日遗嘱可相互印证。因此,该份遗嘱的效力,应当根据继承法和信托法进行认定。


根据继承法的规定,常规的遗嘱的形式包括公证遗嘱、自书遗嘱、代书遗嘱和录音遗嘱。本案所涉李某4的2015年8月1日遗嘱为自书遗嘱,李1、钦某某、李某2均无异议,一审法院不再赘述。自书遗嘱必须全部由遗嘱人亲笔书写,签名,注明年、月、日,本案所涉李某4的2015年8月1日遗嘱为李某4所立最后遗嘱,符合上述形式要件,且未见存在遗嘱无效的情形,应当认定该份遗嘱成立并有效。


根据信托法的规定,信托目的必须合法。李某4的信托目的在于根据其意志管理遗产并让指定的受益人获得收益,符合法律规定。根据法律规定,信托应当采用书面形式,包括遗嘱等。李某4立有自书遗嘱,符合书面形式的要求。根据法律规定,信托文件还应当载明信托目的、委托人及受托人姓名、受益人范围、信托财产范围、受益人取得信托利益的形式和方法。李某4所立自书遗嘱明确其信托目的为管理遗产,委托人为李某4,受托人为钦某某、李某5、李某6、李某7,受益人为钦某某、李某2、李1,信托财产为其遗嘱中所列举的财产,受益人以居住、报销和定期领取生活费等方式取得信托利益。因此,李某4的遗嘱符合信托法的规定,为有效信托文件。


2.遗嘱的理解和执行方式


李1认为,遗嘱中提及了购买一套650万元的房屋,该房屋“只传承给下一代,永久不得出售”,说明李某4就该部分剥夺了钦某某的继承权。李1认为,对该句的理解应当是指该650万元的房屋或钱款由“下一代”继承,钦某某不属于“下一代”,所以该部分遗产应当由李1和李某2均分。至于“永久不得出售”,这只是李某4的一个愿望,实际无法实现。


钦某某、李某2认为,李1对遗嘱的理解是错误的,李某4做出这个安排是为了保护未成年人的成长。分割夫妻共同财产后,李某4的遗产已经没有650万元,因此遗嘱实际无法执行,不能成立信托。


一审法院认为,对遗嘱的理解,应当结合遗嘱的目的和上下文来进行。从遗嘱的目的来看,李某4的目的在于保持其继承人及直系后代能够获得稳定收益,将遗产的处分权与收益权相分离。从上下文来看,李某4在遗嘱中明确要把650万元房产并入“李某4家族基金会”,由管理人统一管理。因此,遗嘱对该650万元房产的安排与其他资产一致,既没有剥夺钦某某的继承权,也没有安排李1、李某2直接继承。遗嘱中的“只传承给下一代,永久不得出售”在法律上并非不能实现,这恰恰正是信托制度的功能之一。因此,李1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如前文所述,由于股市波动等客观原因,李某4的遗产总值已不足650万元,因此遗嘱中关于购买650万元房屋的内容已无法执行。遗嘱中提及的金家巷房屋和青浦练塘房屋亦无法处分,该部分不可执行。但遗嘱中还有设立信托以及钦某某、李某2可收取信托利益等内容,上述内容与购买650万元房屋之间没有因果关系或前提关系。只要信托财产符合法律规定,即具备执行条件,可获执行。因此,部分遗嘱可获执行,钦某某、李某2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采纳。


3.遗嘱执行与财产管理


根据法律规定,立遗嘱人有权在遗嘱中指定遗嘱执行人,信托的委托人有权指定多个共同受托人。从遗嘱的上下文来看,李某4指定的管理人即为遗嘱执行人和信托受托人。钦某某亦为被指定的管理人之一,但其已向法院明确拒绝该指定,故钦某某不再列为遗嘱执行人、管理人和受托人。李某7、李某6、李某5向法院表示承诺信托,愿意履行相关法律义务,故一审法院确认信托成立,李某7、李某6、李某5为遗嘱执行人、管理人和受托人,有权根据一审判决指定的范围接管李某4的遗产。


考虑到执行判决的便利,一审法院不再判令钦某某将其擅自转出的理财产品如数交回,而是直接在其本应分得的财产中抵扣,不足部分再从李某4名下财产中拨给。经抵扣,李某4的遗产中,纳入信托范围并应交由受托人管理的有:上海元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处资金1,359,237.56元、招商银行账户585,811.17元中的241,398.86元、上海银行账户31.07元、4,438美元、上海银行账户3,112.98元、建设银行账户2,352.25元、建设银行账户975.13元、海口农村商业银行账户83,025.03元、招商证券资金账户中的121,951.30元、李某5处的18万元。


海口房屋折价85万元,由李1取得。李1应将折价款如数交给信托受托人,纳入信托财产管理。


招商证券股票账户中的东方证券74,000股、晶方科技3,000股、众兴菌业1,026股、赛摩电气2,700股、中飞股份1,000股、华厦现金(基金)462,052.90份,折价1,180,037.10元,由李1取得。李1应将折价款如数交给信托受托人,纳入信托财产管理。


经抵扣,除钦某某转出的钱款以及钦某某名下财产外,钦某某还应分得招商银行李某4名下账户中的344,412.31元以及上海银行李某4名下账户中的4,438.03美元。


4.法定继承


李某4的遗嘱并未涵盖其全部遗产,尚有三菱汽车一辆(含牌照)未在遗嘱中进行安排。根据法律规定,该部分遗产应当按照法定继承予以分割,由李1与钦某某、李某2均等继承。考虑到汽车无法实体分割,钦某某并无本市户籍,李某2作为未成年人无法驾驶车辆,故一审法院决定该车及其牌照由李1继承,由李1向钦某某、李某2各支付折价款42,766元。


5.丧葬费用


钦某某从李某4遗产内提取的款项中有12万元用于李某4的丧事,李1、钦某某、李某2对此项支出均无异议,故一审法院予以认可,该笔钱款从遗产中扣除。但钦某某、李某2主张扣除的5万元修墓费用,并未得到全体继承人认可,李某4的遗嘱中亦未有此安排,系钦某某作为配偶的自发行为。钦某某悼念亡夫,乃人之常情,一审法院可以理解。但道德上的行为不能上升为法律上的义务,未经继承人一致同意将遗产用于该项活动缺乏法律依据,故一审法院对钦某某的该项主张不予采纳,该5万元费用由钦某某自行承担。


综上所述,李某4所立遗嘱有效,依法成立信托,李1要求按照遗嘱继承的请求可获支持。李某6、李某5、李某7要求执行遗嘱的请求可获支持,并担任受托人,根据判决指定的范围,按照法律规定以及遗嘱的内容履行受托人义务。遗嘱范围以外的遗产,按照法定继承进行分割。(2019年5月30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9)沪02民终1307号《民事判决书》)


该案例被称为遗嘱信托第一案。遗嘱信托,是指通过立遗嘱的方式而设立的信托。也就是委托人预先以立遗嘱的方式,将财产规划内容,包括交付信托后遗产的管理、分配、运用及给付等,在自己意识清楚的时候作出的决定。与动产、不动产或有价证券等个人信托业务比较,遗嘱信托最大的不同点在于,遗嘱信托是在委托人死亡后才生效。


作者:陈 洪 中、 陈 子 钧
来源:老 龄 法 红 中

责任编辑:yuz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