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第三支柱视角下的养老信托产品模式探索

时间:2020/11/27 08:56:22用益信托网

2020年10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出席2020年金融街论坛年会并发表主题演讲。论坛上,围绕构建新发展格局中重塑金融发展新优势讲了四点意见中,郭树清指出努力促进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健康发展。


11月17日,银保监会官网公布了会里对政协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第三次会议第0668号(财税金融类084号)关于大力发展养老信托和四点建议的答复:尽快出台养老信托相关税收优惠政策,推动养老信托规范。


站在大力推进养老第三支柱改革与发展的时代转折点,信托人又该如何把握机遇呢?


一、养老第三支柱与养老信托


养老第三支柱体现的是国家和社会鼓励和推动下的个人责任。个人可以通过投资多种形式的养老金融产品,在第一支柱基本养老和第二支柱年金之外,以提高养老金替代率为核心,为自己的晚年生活提供一份额外的保障。


养老信托作为个人责任的补充养老金融产品,属于养老第三支柱体系,也属于财富管理业务的一种形式。但是,现阶段无论是对于国内刚刚起步的第三支柱个人补充养老金产业,还是以传统“卖方业务”为主,正在谋求财富管理模式转型的国内信托行业,都是几乎未经开垦的新大陆。


结合诸多学者的研究,我们认为,可以将养老信托定义为一种创新的金融工具,用来实现养老理财、养老服务以及财富传承等诸多投资目的,养老信托的外延形式应该表现为具有税收优惠的个人型集合信托投资计划。


二、我国现有养老第三支柱的产品形式及其不足分析


我国养老第三支柱的起步比较晚,且明显带有发行产品的金融机构的行业特征。比如基金公司的公募养老目标基金,养老保险公司的个人税延保险和个人型养老保障产品,银行的养老理财产品、信托公司的养老(消费)信托。


养老目标基金,多以FOF的形式进行,分为目标日期基金和目标风格基金,前者以固定日期为目标,根据不同生命阶段风险承受能力调整权益与固收品种的比重。后者要在不同时间保持资产组合的风险恒定,投资者可在自身风险允许的范围内,选择风格相符的目标风险基金。 现阶段投资者教育的缺失使得此类产品的认识度较低,投资难度也较大,基金的投资封闭期一般为1-5年,投资人并不能深入了解基金在每个投资阶段是否匹配自己的收益与风险,且众多养老目标基金虽然提供优惠费率以鼓励长期持有,但实际与普通基金并无很大差别,税收优惠也是缺位的。


个人税延保险,是税收优惠型的养老金融产品,允许投保人税前列支一定限额(不超过1000元)的保费,并根据自己的风险偏好选择A类收益确定型、B类收益保底型或C类收益浮动型投资组合。在领取保险金时再以相对较低的税率缴纳税款。试点以来,宣传力度虽然较大,但累计保费与传统理财体量相比依然很小。其次,投资选择偏少,现有试点提供的投资组合较为固定,且需要投资者自己选择,对于缺乏投资经验的老百姓较为困难。另外由于其保险属性,收益普遍偏低。


养老保障产品和银行养老理财产品,是另一条为养老金提供保值增值的路径,也是认可度和体量最大的一种,现存规模超万亿。资管新规前,养老保险公司和商业银行多以发行保本预期收益型产品为主,期限多从T+1到3年内不等,主要投资领域为固定收益,多属于现金管理类或债权类理财,收益一般较为稳定。养老保障和银行养老理财虽然冠以养老的名称,但是绝大多数产品投资期在1年以内,产品久期并未匹配长期养老需求,运作模式更像一般理财产品,养老属性不足。同时,资管新规颁布后,产品净值型转型使得组合波动增大,管理难度也提高。投资人亦不享受税收优惠。


养老信托在国内的实践极少,并没有形成很成熟的产业体系,也没有很成熟产品模板。业内也有相关尝试性的试验产品,如中信信托-和信居家养老消费信托和北京信托-健康消费系列2014001号集合资金信托。这类信托的模式主要为:投资人在获取货币性收益的同时,可以享受信托合同赋予的相关服务,如以较低的价格享受健康管理、养老社区服务等,具有一定消费属性。现有养老信托产品只是普通的资金信托+购买养老健康产品的模式,并未体现养老金融在整个生命周期对于投资人的规划,且整体投资门槛较高,受众较小。


三、养老信托产品模式的进一步探索


现有第三支柱养老产品受限制于发行机构的传统业务模式,更多体现的是发行机构现有的产品线传统,或不能体现金融产品在投资人不同生命周期中应该获取的收益与风险配比,或缺乏养老、健康服务属性,或缺少合适的税收优惠嵌入机制,或投资收益较低。我们认为,未来发展养老信托更能够满足投资人对于实现多种养老目标的需求,原因如下:


1、信托财产隔离与独立:


设立信托,委托人需要将其拥有的资产转移给受托人,并从委托人、受托人、收益人的固有资产中分离,成为独立的财产整体。养老资产独立于个人资产,使得投资人的养老资产可以规避漫长人生岁月中的不确定性,待年老时始终会有一笔养老资产以供使用。


2、信托投资的全面性:


信托确实是我国金融机构中唯一能够横跨货币市场,资本市场和实业投资领域进行经营的金融机构,类似“全牌照”经营,且在过去多年的实务过程中也积累了丰富的投资经验,为投资人获取了丰厚的收益。


3、事务性信托的经验:


养老金融的本质,我们认为不仅仅是金融,更多是老年后的服务,以养老为目标的投资,在委托人年老时一定会面临很多养老服务类的情景,信托公司在长期事务性信托投资服务过程中积累的经验是业内独一无二的。


4、养老信托的长期性:


养老信托存续的长期性是匹配委托人整个生命周期的。


四、养老信托产品模式构想


设计养老信托产品初步构思如图所示:


微信图片_20201127085147.png


1、负债端


缴费来源:为自然人委托人,以目标养老日期(一般为退休年龄)作为投资人分组依据,在投资人所处任何年龄的时间点,以现金形式认购与养老退休年龄相匹配的目标日期型养老信托计划。


缴费金额:设定首次缴费最低金额,后续缴费根据账户净值开放认购。


财产隔离:缴纳进入养老信托计划的资金与委托人实现财产隔离。


投资期限:以养老为目的的长期投资,直至目标期限可以开始逐步提取本金或相应服务,期间可以参与一定分红。


2、投资端


养老信托计划以集合形式,采用净值化运作,针对该计划下投资人的目标退休期限,以TOF的形式,利用信托公司在多类资产的丰富投资经验,为投资人主动选择,并不断根据目标日期调整资产组合比例,以匹配不同时间点上这组投资人的收益-风险偏好,以满足不同的养老金融需求。养老信托资产配置将在第五节进一步展开讨论。


3、实现多重养老目标


养老金保值增值:利用信托多种类资产投资能力,获取长期、较高且稳定的收益。


养老服务:投资于养老相关产业的资金可以在未来优先获取优质的养老服务保障。


财富传承:信托财产隔离使得养老信托不仅仅是自益性信托,也是他益性信托,受托人可以按照委托人的意愿进行财务传承等一系列事务性安排。


4、其他问题讨论


准入门槛:由于监管对信托私募属性的限制,现行投资人购买信托计划的门槛较高,对于普惠性质的养老第三支柱而言,能否降低门槛,是能否惠及更多人的核心问题。


税收优惠或者国家补贴:大力发展养老第三支柱是缓解养老第一、二支柱的重要制度设计,现行基本养老金和年金都可以作为个人收入税前扣除的依据,如果个人认购养老信托计划的资金在一定限额内能够获得相应的税收抵扣或是财政补贴,并且到达目标日期后能以优惠税率支取使用这笔资金及其投资收益,能极大的激发老百姓参与的热情。以德国李斯特养老金改革为例,学者研究表明,李斯特改革中,假设不补贴没有人参与,每1欧元的补贴会带来大致1.9-2.4欧元的计划缴费。


税收优惠的模式可以采用EET模式,即在缴费时,可以在一定限额内计入当期扣除项目不征收所得税。投资运营过程中对于投资交易行为和投资收益免税,当提取时再给予信托计划受益人相对优惠的税率。


投资者教育:国内养老第三支柱刚刚起步,民众的投资意识虽然逐步激发,但依然处于萌芽状态,投资者教育显得尤为重要。以日本的个人型定额供款养老金计划iDeCo为例,该计划几乎为日本所有60岁以下公民搭建了一个以账户制为核心的个人养老金运营和领取平台,由专业的养老投资机构进行管理,并对公民进行清晰的投资者教育,极大程度推进了养老第三支柱的发展。


五、养老信托资产配置探讨


目前市场上的养老产品,一种如养老目标基金,与一般封闭式基金的运营模式其实差别并不大,投资限制较受限;另一种如个人税收递延型养老年金保险,主流产品年化回报率也就是3-5%左右,收益吸引力并不是很高。


相比之下,信托公司金融牌照资格广泛,可投种类丰富,业务领域囊括货币、资本市场以及实体产业,可以形成资产的多元化配置,包括但不限于股权、债券、基金、信托产品、REITS等类别,从而达到充分多样性风险分散。


具体投资资产类别例如:


底层的股权类非标准化资产可以投向养老医疗、养老公寓等相关领域,在促进养老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同时,认购养老信托产品的投资者在退休之后也可以获得相关的养老服务,如高端医疗机构的优先入住权、居家养老产品的优惠购买权等;


基建REITS作为长期限的投资品种,也是养老信托的潜在优质资产之一。匹配久期合适的公募REITs项目如高速公路、发电站等,当该养老信托产品达到中后期阶段时,项目运营已较成熟,其稳定的现金流和分红可作为养老金分配。在这种投资模式下,信托公司可汇集长久期的养老资金投资于养老基础建设服务产业,最终达到养老资金资产服务生态圈的平衡且可持续发展。


借鉴境外成熟资产管理体系的养老信托配置策略,可以在产品设计层面嵌入阶梯式的动态调整配置方案,以满足不同年龄段的投资风险偏好和风险承受能力。同时,为分散风险,底层资产除股权和信托项目之外,都可以以配置基金来实现,如股票型基金、固定收益型基金等,收益测算如下:(以目标日期2050年养老信托为例)


微信图片_20201127085138.png


备注:各阶段各类资产的配置比例和回报收益率随市场变化而变化;以上测算仅供参考,强调的是动态调整的理念。

作者:丁 顺 浩,吴 丹
来源:平 信 而 论

责任编辑:yuz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