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望信托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发展趋势

时间:2020/12/17 13:36:40用益信托网

2020年以来,在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及后续复工复产等的影响下,资产证券化新发行规模也表现出了前低后高的态势,全年预计信贷CLO同比下降,ABN和企业ABS则保持高速增长。在新的市场背景和政策背景下,信托公司将找准在资产证券化领域的自身定位,发力高增长业务品种,并进一步挖掘资产证券化业务综合价值。


一、资产证券化对信托公司的重要性有所提升


一是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符合监管导向。第一,近年来监管多次鼓励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自99号文以来,监管持续推动信托公司规范现有业务模式,探索转型发展方向,其中明确提出鼓励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提高资产证券化附加值,同时也逐渐为信托公司开拓资产证券化业务链条中的业务资质,包括修订ABN业务指引,已授予12家信托公司银行间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承销商资格,以及已授予两家信托公司交易所资产证券化计划管理人的试点资格等。第二,在资管行业监管不断加强的政策背景下,资管新规及《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资金信托新规”)均未对资产证券化业务提出限制性要求,在银行间、交易所市场发行和交易的资产支持证券也被明确认定为标债资产,资产证券化业务持续得到监管部门的大力支持。


二是资产证券化业务是信托公司业务转型的重要抓手。信托公司按照监管导向压降非标融资业务,持续推进净值化转型,着力标准化资产投资已成为行业共识。第一,宏观经济增速下行,优质资产获取更为困难,信托公司亟需要通过资产证券化业务盘活存量创造新的业务空间,通过资产证券化业务推进非标转标也因此成为行业探索的方向。第二,在推进净值化转型的过程中,信托公司开始大力发展标品投资业务,尤其是债券投资业务。由于既有债券市场竞争者众多,且信托公司参与债券市场限于监管政策缺乏杠杆优势,也囿于产品私募性质缺乏资金成本优势和税收优惠红利,同时由于自身标债投资业务积累较少缺乏投研经验,不少信托公司将自身较为熟悉的资产支持证券作为投资的重点之一。


二、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将成为发展重点


随着资产证券化产品市场认可度的提高,资产支持证券的投资需求和资产供应均较为旺盛,近年来ABN和企业ABS市场呈现出较信贷CLO更快的新发行规模增速,企业资产证券化业务将成为信托公司的发力重点。第一,从业务实践来看,新发行ABN和企业ABS规模实现更快增长。根据Wind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12月14日,年内新发行信贷CLO、ABN、企业ABS规模分别为7844.69亿元、4501.53亿元和14421.29亿元,年内新发行信贷CLO规模较2019年全年减少18.58%,但新发行ABN、企业ABS规模较2019年全年分别增长55.67%和29.95%,预计全年增速也较为乐观。第二,在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的政策导向下,ABN和企业ABS市场将进一步扩容,信托公司在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市场的机会更大,因此信托公司未来资产证券化业务或将更加重视ABN和企业ABS业务。11月起我国信贷CLO业务开始实施信息登记,信贷CLO的发行效率将进一步提升,信托公司应牢牢抓住信贷CLO基本盘业务。同时,受益于ABN和企业ABS市场的高速增长和相对较低的市场集中度,信托公司在ABN和企业ABS业务方面仍有赶超的可能性,尤其是信托公司在ABN中发行载体、企业ABS业务中创设和生产基础资产方面已经构筑了相当的优势,因此也更为值得进一步深挖拓展。


0WVK$0K4D$$R[I7$33O1HPO.png


三、对资产证券化业务价值的挖掘将更加充分


一是信托公司将进一步挖掘资产证券化业务的规模价值。无论是与国外还是与国内信用债市场相比,资产支持证券作为重要的债务融资工具,均有极大的市场空间。根据十九届五中全会和“十四五”规划的精神,“十四五”时期贯彻新发展理念,必将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畅通直接融资渠道,这也为资产证券化市场扩容指明了方向,信托公司将抓住不断扩容的资产证券化市场机遇,尽快实现该业务的规模价值和显著的业绩贡献。


二是信托公司将深度挖掘资产证券化价值链中的服务价值。第一,创设和生成基础资产市场空间广阔,创新基础资产交易也将贡献显性利润。2018年以来,企业ABS涉及信托受益权类基础资产已达到198单2538.55亿元,从数量和规模角度各年度亦呈现持续增长态势,其中2020年以来信托受益权类基础资产相关的企业ABS业务规模增速较2019年全年已达到54.73%,远超企业ABS新发行规模增速,也证实信托受益权类基础资产的上市场认可度不断提升。未来,信托公司除不断为资产证券化业务创设和生成基础资产,还将利用基础资产供应优势,发展交易型资产证券化业务,作为发起机构买入符合条件的基础资产,主动获取基础资产利息与资产证券化发行成本之间的利差。第二,业务联动价值凸显,信托公司将进一步深挖资产证券化业务发行、承销、投资等环节的联动价值,打通资产证券化业务链条中的资管环节和投行环节。业务联动并非易事,但从实际运作来看,投资环节的开展极大地助力了承销规模的增长,承销环节的加入则有效提升了资产证券化业务的整体业绩贡献。


三是信托公司将争取更多业务资格,在资产证券化业务乃至信用债市场取得更大突破。从全市场来看,根据Wind数据,截至2020年12月14日,年内除金融债之外的信用债发行规模约14.71万亿,是五年前的两倍左右,且仍在快速增长中。信托公司除主要参与信贷CLO发行、ABN业务的发行及部分分销外,华能信托和中信信托担任企业ABS计划管理人并累计落地21单合计规模148.35亿元。未来,信托公司将争取更多业务资格以更大的规模、更多的主导参与资产证券化业务,包括更多信托公司取得企业ABS计划管理人资格,更多信托公司取得银行间市场债券分销资格并争取获得主承资格,获得交易所市场信用债承销资格,在REITs领域取得资格突破等。


四、面临的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


一是资产证券化业务的信托同业竞争已经十分激烈,市场集中度处于高位。据Wind数据,截至2020年12月14日,年内共20家信托公司参与了信贷CLO业务的发行,35家信托公司参与了ABN业务的发行,但绝大部分市场份额集中于龙头信托公司。从新发行规模角度,信贷CLO业务的CR10达到94.52%,ABN业务的CR10达到79.44%。与此同时,大量信托公司年内业务数量和规模均偏少,其中11家信托公司新发行信贷未超过3单,14家信托公司新发行ABN未超过3单,这既不利于积累同业资源、资金资源和资产资源,也不利于积累业务经验,年内过少的新增项目或将影响业务的持续性,反过来进一步导致市场份额向龙头信托公司集中。与此同时,信贷CLO、ABN业务中龙头信托公司在企业ABS中担任原始权益人的表现也更为突出。根据Wind数据,截至2020年12月14日,年内企业ABS原始权益人为信托公司的共涉及12家信托公司合计规模2595.17亿元,其中华能信托担任原始权益人的企业ABS发行规模达到1053.20亿元,天津信托、五矿信托、外贸信托、中航信托、光大信托也分别涉及729亿、259亿、240亿、130亿和127.81亿的发行规模。


二是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外部竞争也十分白热化,信托公司与券商的差距仍然较大。2018年以来企业ABS市场的新发行规模持续超过信贷CLO,亦远超ABN市场。企业ABS业务由于市场规模较大,且参与机构数量更多,市场集中度攀升程度虽不及信贷CLO、ABN剧烈,但也同样出现了集中度不断提升的趋势。根据Wind数据,截至2020年12月14日,2020年内共89家机构担任企业ABS的计划管理人,累计年内新发行规模1.44万亿元,其中规模最大的十家机构合计发行规模8814.50亿元,CR10达到61.71%,规模最大的三家均超千亿元,共29家机构规模超百亿元,华能信托发行规模则为50.12亿元,中信信托为21.73亿元,规模排名分别位于41、59,与头部券商及券商资管子公司的差距仍然巨大。


三是信托公司仍应正视和应对资产证券化业务面临的挑战。第一,金融供给侧改革在资产证券化业务领域也逐渐深入,资产证券化市场中龙头机构的优势不断加强,部分机构也开始淡出该业务领域。从资产证券化的参与机构数量来看,2020年未能延续高速增长趋势,各类资产证券化业务发行主体参与机构数量基本与上年持平或有所减少;从前述新发行规模来看,市场集中度则进一步提高。龙头之外的信托公司要实现在资产证券化业务领域的突破,应找准自身定位,至少在资金资源、项目资源、业务效率、附加价值等一个和多个方面取得竞争优势。第二,信用债市场风险事件也对资产证券化业务造成了一定影响,尤其是ABN和企业ABS产品,下半年以来部分项目出现了劣后级投资人难找的窘境,信用债风险情绪蔓延,以及资产证券化产品二级市场流动性偏弱本身也阻碍投资人退出路径的客观现实,或将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资产证券化产品的投资需求,信托公司应持续关注信用债市场,并优化资产证券化产品的风险定价机制。第三,公募REITs采用了“公募基金+单一基础设施资产支持证券”的法律架构,信托公司的参会机会反而较少,亦说明私募定位的信托架构在降低资金成本方面仍应努力。第四,对于具有一定资源禀赋的信托公司来说,资产证券化业务不应轻言放弃,尤其是未来服务信托的开展及相关业务资格的获取,或将有赖于信托公司在当前资产证券化业务、家族信托业务、年金信托业务等积累的服务能力和服务经验。


作者:崔 继 培
来源:中 诚 信 托

责任编辑:yuz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