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益-2020年度信托业回顾之压缩融资类信托业务

时间:2020/12/30 10:18:27用益信托网

回顾整个2020年,对信托业来说是及其不平凡的一年。上半年末,融资类信托规模再创历史新高,达6.45万亿元。下半年,严监管态势不断加码,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压力空前。融资类信托从高歌猛进骤然慢下脚步,或居安思危、或风声鹤唳、或痛定思痛、或夹缝求生,未来融资类信托业务该何去何从?


压降融资类业务政策及市场变化


2019年底,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在中国信托业年会上指出,个别信托公司通过层层嵌套隐瞒资金真实投向,大量开展高风险的非标融资业务,虽然公司和高管获得了短期的利益,却损害了投资者的知情权和利益。


2020年3月份,各地银保监局向辖区内信托公司传达2020年信托监管要求,其中便包括:持续压缩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信托融资业务,制定融资类信托压缩计划。


2020年5月份,公布的《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首次引入非标比例限制,其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对单一主体非标业务规模占净资产的比例作出30%的限制、非标债权集合资金信托任何时点占全部集合资金信托的比例上限为50%。


2020年6月24日,银保监会发布《2020年银行机构市场乱象整治“回头看”工作要点》,将融资类信托业务单列出来,要求重点检查该项业务中出现的“未按监管要求制定融资类信托业务压缩计划并有效落实”等现象。


2020年6月末,银保监会下发了关于信托公司风险资产处置相关工作的通知,重点要求信托公司加大表内外风险资产的处置和化解工作,其次对压降信托通道业务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并要求信托公司压降违法违规严重、投向不合规的融资类信托业务。


N401R%4W2A{}V8X}3J7NY7R.png


2020年年中多家信托公司收到来自银保监会的窗口指导,以各公司2019年底的主动管理类融资信托规模为基础,各自压降比例在 20%左右,每一家均收到具体压降数值。从我们统计的集合类数据显示,自7月份开始,融资类集合信托产品连续四个月下滑。


2020年7月份,甘肃银保监局对属地信托公司进行窗口指导,要求压降融资类信托业务,引导其优化业务结构。


2020年11月25日,市场风传“全国约40家信托公司立即暂停融资类业务,恢复时间不确定。”记者向各地多家信托公司进行求证,多数公司表示未收到上述窗口指导,亦有信托公司未给予正面回应。但是,此消息在整个信托业中引起了不小震动。


2020年12月8日,2020年信托业年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表示,信托行业存在投机主义,出现跨越监管红线、阳奉阴违的现象,比如压降信托融资类业务是去年底监管部门就提出的要求,但今年上半年部分信托公司仍然迅猛发展,结果下半年面临极重的压降任务。


融资类信托业务为何难以压降?


从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信托公司的融资类业务整体仍在上升,截至2020年2季度末,融资类信托为高达6.45万亿元,环比增长4.33%;二季度末占比为30.29%,环比一季度末28.97%上升1.32个百分点,为何融资类信托业务规模不降反增?


外部宏观经济及政策调控导向。由于近两年来宏观经济增速出现一定回落,投资在经济增长中的拉动作用更加重要,信托在基建等投资拉动效果较为明显领域的融资业务规模增长较快;“去杠杆”政策客观上对部分行业和领域的流动性产生一定影响,导致部分企业银行贷款受限,对信托融资的需求不断增加。


压缩通道类业务的替代效应。2018年以来行业整治乱象力度不断加大,通道业务规模持续压缩并取得了明显成效,以往的通道业务部分地转变为信托公司主动管理的融资类业务,同时客观上造成了融资类信托业务占比的提升。


信托公司对短期业绩的追求。尽管宏观经济处于增速回落阶段,但多数信托公司的股东对业绩指标增长的要求并未改变,在通道业务被压降、转型创新业务难以带来足够的短期收入的情况下,信托公司普遍加大了融资类业务开展的力度,以满足业绩要求。


各地方的监管政策尺度及政策执行力度存在差异。之前监管曾经要求过压缩融资类信托业务,有些听话的信托公司按照规范减少了很多房地产类信托业务,而有一些“坏孩子”却做大规模,结果“听话的”没得到表扬,而不听监管要求的信托公司却盈利很多,现在一些信托公司依然抱有侥幸心理。


信托公司的转型不会一蹴而就。简单的影子银行业务和通道类业务不需要信托公司花费太大的精力,而做大标品市场需要信托公司重新梳理业务模式、内部支撑体系、企业文化等多重架构,相对而言面临的挑战较大,不可能在短期内完成。


融资类信托业务未来展望


融资类信托业务规模将会继续下降。融资类信托业务在2020年引发监管重点关注并受压降的原因,在于信托渠道非常灵活,与银行等金融机构联系复杂紧密,控制融资类信托规模可能有利于控制房地产以及政府债务等金融潜在风险。而且,近年来个别信托公司暴露的风险事件均来源于该项业务,风险规模比较大,引起了监管部门的高度重视。基于控制风险的考虑,未来关于融资类信托业务的监管只会越来越严格,因此,预计明年信托通道类及融资类业务还会存在一定的压缩空间,行业面临的转型压力加大。


但不容忽视的是,信托公司标品业务专业能力的培育非一朝一夕,无论非标股权还是股票、债券的投资管理,短期内很难在主动管理层面实现盈利。因此未来一段时间内融资类信托业务还是会存在一定的空间,或依赖存续到期、转换释放出额度,或增加注册资本,提升净资产规模。总之,当前需要信托公司在业务结构、盈利模式及内部支撑体系等方面进行调整和升级,重新审视自身的资源禀赋,差异化发展。


作者:信托小生
来源:用益研究

责任编辑:yuz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