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环境中投资者教育应该如何做?

时间:2021/01/22 11:05:10用益信托网

一、投资者教育的背景


在我国金融市场逐渐成熟的过程中,监管当局不断强调投资者教育的重要性,金融市场中的各类金融机构对投资者教育的重视程度也有所提升。


对于资管行业的参与机构而言,在资管新规出台后,投资者教育的重要性更加凸显。但资管机构也面临持续变化的金融环境,需要对投资者教育策略持续进行调整、优化,以更好地服务投资者,真真正正为投资者提升投资水平、规避投资风险发挥作用,提升客户满意度。


(一)为什么需要投资者教育?


1、家庭资产配置趋势有所变化


中国人民银行在2020年5月发布的《2019年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报告中,披露了我国居民的家庭资产情况,在金融资产方面,报告显示:

住房是家庭实物资产的重要构成,居民家庭住房拥有率相对均衡。我国城镇居民家庭的实物资产中,74.2%为住房资产,户均住房资产187.8万元。居民住房资产占家庭总资产的比重为59.1%。和美国相比,我国居民家庭住房资产比重偏高,高于美国居民家庭28.5个百分点。

中国城镇居民家庭金融资产方面,调查数据显示,99.7%的家庭拥有金融资产,户均金融资产64.9万元,占家庭总资产的20.4%,占比较低。这其中,中国城镇居民家庭金融资产的分化程度更明显——居民投资偏稳健,家庭无风险金融资产持有率高;而高资产、高学历家庭参与风险金融市场的意愿更强,金融资产表现形式更加多元化。



微信图片_20210122105110.png

从金融资产的细分种类来看,2019年我国城镇家庭的金融资产中,九成以上为低风险固定收益类资产,股票和基金占比仅为10%。


图1 2019年末城镇居民家庭金融资产配置情况

微信图片_20210122105113.png

资料来源:《2019年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情况调查》


整体来看,住房占比高,与过去数十年我国经济发展模式密切相关,不动产的稳定增值为居民带来较高水平的财富,也形成了“有闲钱就投资房地产”、“房价永远不会跌”的固有印象。但随着中央高层对“房住不炒”定位的明确,未来房产类资产的价格增速将较过去明显下滑。居民的资产配置有较大概率发生结构性变化。


而从近几年我国居民家庭金融资产配置的变化趋势来看,金融资产在居民家庭中的资产占比是逐年提升的。正是在这一变化下,各类金融机构才需要更加重视对于普通投资者的教育工作,提升居民家庭对金融资产的认可程度。


另一方面,从金融行业的视角来看,在利率中枢将在长端呈现下行趋势,固定收益类资产的收益率会逐步下降,甚至很难追上通胀的步伐,提升股票资产配置的比例、发挥资本市场财富效应,一定程度上也会刺激更多家庭配置金融类资产,特别是股票、基金类资产。


因此,不论是房地产资产的配置态度,还是金融资产的配置趋势,亦或是金融资产中的结构性变化,都需要金融机构在未来的投资者教育工作中投入更多。


2、金融危机后各国对投教工作的重视程度进一步提升


不论是美国、欧洲,还是亚洲经济发达区域,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投资者教育工作在各类金融机构的重要性都有所提高,各类机构也形成了统一的认知——只有成功的投资者教育工作才能确保其金融业务顺利、长远地开展下去。


以美国为例,金融危机后,2009年6月17日,美国政府公布《金融监管改革新基础:重建金融监管》,拉开了美国金融消费者保护体系改革的序幕。2009年10月22日、12月11日,美国众议院先后表决通过《金融消费者保护机构法案》和《华尔街改革与消费者保护法案》,标志着美国金融消费者保护改革迈出重要步伐。2010年3月15日,美国参议院又推出一项金融消费者保护改革方案,作为一项重要监管改革内容,引起各方广泛关注。2010年9月1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美国国会监督委员会主席沃伦为即将成立的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署(CFPB)顾问,负责领导该署筹备工作。这也体现出美国对于金融消费者保护工作的重视。


保护署下设研究部门,负责研究、分析并报告金融市场上有关金融产品和服务的现状和发展趋势;设立金融教育办公室,为消费者提供金融产品和服务知识;设立社区事务部门,指导购买金融产品和服务;建立消费者投诉部门,收集和跟踪消费者的有关投诉信息,设立免费投诉电话,方便消费者反映意见和建议;设立公平贷款和平等机会办公室,确保消费者获得公平、公正的信贷。


可以看到,不论是政策文件的重要性,还是政府高层的重视程度,对于投资者教育,美国都给予了最大程度的重视。


3、普通投资者金融基础弱、风险管理能力较差


虽然我国金融市场起步较晚,但伴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我国金融行业也经历了较为迅猛的发展阶段,业内机构数量、管理资产规模、从业人员数量等,均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在金融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作为金融行业重要参与者的“投资者”,他们在金融方面的专业素养缺并没有明显提升,金融基础、投资能力、风险意识等与过去并没有太大差别。


因此,各类金融机构才更需要重视投资者教育工作,提升客户在金融领域的素养,避免出现因为投资者教育不到位而产生重大损失的状况。


(二)现在与过去有何变化?


1、宏观环境变化明显,导致投资难度上升、投资风险加大


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流动性宽裕的货币环境,造就了连续多年“闭着眼赚钱”的宽松投资氛围;而我国较快的经济增速,也掩盖了不少发展过程中的风险。在这个过程中,不论是金融机构还是投资者,在投资活动中对风险的重视度远低于对回报的重视度。


但随着经济增速下行、宏观环境的变化,投资风险逐渐凸显,最典型的就是P2P产品在2016年以后开始掀起暴雷潮。如何在控制风险的前提下获取投资收益,成为投资者最关注的点,而不再像过去一味地追求高收益。


2、资管市场在近几年发生了较大变化


在2018年以前,金融行业,特别是与金融投资者密切相关的资管行业中,存在着一些不合规的业务现象,例如投资刚性兑付、期限错配、资金处运作等,这让金融投资者享受了较为丰厚的投资理财收益,却没有承担与收益相对应的风险。多年以来,投资者也习惯了这样的理财环境。


2018年以来,随着资管新规落地,打破刚性兑付、禁止资金池运作、禁止期限错配等要求,让理财产品加速向净值型转化,资管市场发生金融纠纷的风险上升,不少投资者更是无法适应新的理财环境。这就需要各类金融机构的从业人员加强综合业务能力,做好投资者教育工作,让投资者能够快速适应新的理财模式——加强投资者教育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日益凸显。


二、我国不同类别的机构在投资者教育的成果


如前文所述,综合来看,中国资产管理行业的投资者教育工作尚处在初级阶段,进一步强化投资者教育,是当前金融行业发展的重点课题。


(一)监管当局在投资者教育方面的成果


1、证券投资市场


我国证券市场的发展历史相对较长,证券市场投资者教育经过多年努力,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模式,成果也相对显著。在A股市场发展的初期,类似“客户炒股亏损,要求投资公司赔偿”的金融纠纷事件同样屡见不鲜,但经过近30年的发展,这一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尤其是2005年修订的《证券法》对投资者保护有了原则性的规定;2020年3月正式实施的新修订《证券法》增加了证券纠纷调解制度和投资者保护机构支持起诉制度;在这期间也有一系列的投资者保护政策出台。经过多年的努力,“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以及“股市自负盈亏”的理念已经深入人心,是股市长期健康发展的重要前提之一。对于证券投资市场投资者保护的重点事件如下:


微信图片_20210122105116.jpg


2、中国信托业协会


作为金融行业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信托行业管理的客户资产规模(2020年Q3为20.86万亿元)仅次于银行理财(2020年Q2为24.59万亿元)。为了保证行业的稳妥运行,同时更好地服务投资者、保护投资者权益,信托行业的官方协会——中国信托业协会在近几年大力配合监管部门,持续地推进投资者教育工作。


2020年9月开始,信托业协会联合中央广播电台,在黄金时段通过电台播出针对信托消费者的“投资者百问百答”节目。让投资者每天听1分钟的播音,就可以了解信托。


“百问百答”节目从以下多个维度对信托行业的基础知识进行了介绍:


1.什么是信托?

2.什么是信托公司?

3.信托业务与产品有哪些?

4.信托产品不同于其他理财产品的独特之处是什么?

5.哪些人可以买信托产品?

6.哪里可以买到信托产品?

7.买信托产品需要注意什么?

8.买信托产品有没有犹豫期?

9.哪里能看到信托公司和信托产品的相关信息?

10.出了问题消费者有哪些投诉方式?

11.信托法律与实操

12.信托行业监管与自律


通过简洁、精炼的问答内容,信托业协会希望向广大信托消费者传播信托行业的基础知识,让更多的投资者了解信托,提升信托消费者的专业度。


(二)金融机构在投资者教育方面的成果


目前国内金融机构的投资者教育主要分为线上与线下两种方式。


1、银行


由于银行的网点众多,是我国金融机构中,可触及的客户是最多的,也正因为此,银行在投资者教育方面的工作效率也是最好的。过去我国银行开展投资者教育主要通过线下的方式进行,通过网店活动、专题课程、主题沙龙等方式,将投资者聚集起来,对专业内容或主题知识进行分享,提升投资者的金融知识。2020年新冠疫情出现后,大部分银行将投资者教育转为线上的方式,通过线上短课程,向投资者传递碎片化的专题知识。


2、证券公司


我国证券公司主要沿用了证监会体系内的投资者教育策略,虽然各家证券公司投教内容和方式有所差异,但核心依旧是为了能够让投资者了解证券投资市场中的风险,提升投资者的权益保护意识、风险识别意识,为证券投资市场的长远发展奠定基础。、

证券公司的投教工作同样包括线上和线下两种。线上的投教课程多以简单的知识分享为主;而线下的投教内容则更加多样化,通过主题沙龙、课程分享等方式提升投资者的专业水平。


3、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


对于财富管理机构,由于业务模式的关系,通常需要理财师在机构与投资者之间进行衔接,因此,投资者教育工作的成效与理财师密切相关。另一方面,由于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通常面对的是高净值客户,针对这类客户的活动形式就会与银行、证券公司等有一定差异,例如红酒品鉴会、高尔夫球会、旅行度假等,开展专题分享提升投资者专业水平同时,也进一步提升投资者对公司的信赖度。


第三方财富管理机构对于投资者教育的内容,与其他金融机构类似,多是传递最新的监管动态、金融行业实事变化、热点事件解读等。


此外,由于财富管理机构都是采取一对一的模式为客户服务,因此,为了保证服务质量,每一位理财师能够对接的客户数量也相对有限,通常在20-30人左右。


三、发达金融市场投资者教育工作的经验及启示


在发达金融市场,无论是国家政策层面,还是金融机构层面,都非常重视投资者教育工作。推广和普及金融素养教育成为提高投资者金融知识和素养水平的一致做法。美国、英国、日本等多国都将金融素养教育作为国家战略纳入基础教育体系,香港也同样将投资者教育提到很高的高度。


(一)美国:历史最悠久,模式最成熟[1]


除了前文提及的金融危机后更加突出的投资者教育工作外,美国在上个世纪就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投资者教育体系——通过实施全方位的金融教育,投资者教育体系已相对成熟。美国的投资者教育机构包括金融监管机构、协会等自律组织、交易所和其他金融机构,四类机构都承担着投资者教育的职能。其中,金融监管机构主要包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美国金融业监管局等,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于1994年设立了“投资者教育及援助办公室”,协调并直接进行全国的投资者教育活动;协会等自律组织包括美国证券业及金融市场协会和美国投资公司协会,美国投资公司协会专门设立了投资者教育基金会,在投资者教育方面非常注重为投资者提供充分的信息和资料;交易所和其他金融机构也积极参与到全民投资者教育的工作中。以上四类机构投资者教育职能交叉互补,通过多层次的投资者教育,实现教育人群的广覆盖。


具体来看,美国投资者教育手段更加多元。1994年,美国在其联邦中小学教育法案修正案中,将个人金融知识教育纳入课程安排。从1998年开始,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与其他机构合作在中小学校中开展投资知识普及活动,通过印发书籍、举办投资者见面会等方式进行投资者教育活动。美国证券业及金融市场协会进行投资者教育的特色是开发“金融游戏”,增加投资者教育的趣味性。纽交所通过与大学开展合作、进行互联网讲座、举办许多针对教师、新闻工作者、大学生的教育活动,以及向投资者发放投资宣传手册等多种方式向大众介绍投资基本知识。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通过举办投资模拟游戏以及编制针对中小学教师的投资教材进行投资知识的普及。金融中介机构一般是开展一对一咨询或面向社会大众的投资者教育活动,通过免费寄送投资宣传册、举办各种免费的学习班、开设专门网站等方式进行投资者教育。


从法律制度保障层面上来看,美国已形成完善的法律体系和纠纷解决机制。美国金融业监管局于2003年成立“投资者教育基金”,并在官网设立“老年人证券热线”和“纠纷解决”专栏。美国金融业监管局承担了全国99%以上与证券相关的纠纷处理,根据美国金融业监管局官网数据显示,2019年通过仲裁和调解等方式解决金融纠纷共计4011件。同时,美国金融业监管局联合佩斯大学法学院出版了《证券业争议投资指南》,为解决金融纠纷问题提供明确指引。


微信图片_20210122105119.png

数据来源:美国金融业监管局官网


(二)新兴市场


新兴经济体也在持续加强投资者教育力度。主要方式包括:


新加坡通过各机构间加强合作,开设投资者教育课程。例如新加坡交易所与新跃大学合作,一起开发和财务与投资相关的持续教育和培训课程的内容。课程的主要对象是公众,也开放给修读非金融学科的新跃大学学生,其中一些课程和新跃大学的学术要求一致。新加坡交易所和新跃大学通过举办讲座和其他活动来提高公众的财务素养。另外,新加坡交易所与证券投资者协会携手开展社区教育计划,以投资讲座等形式,普及基本的财经知识。


韩国依托信息网络,构建多元化投资者教育体系。金融危机发生后,韩国加强了对金融投资者的保护力度,韩国的投资者教育机构包括金融监督院、韩国银行、韩国消费者院、全国投资者教育协会、韩国金融投资者保护财团等,运用多元化方式加强投资者教育。主要包括依托信息网络技术和大众传媒开展投资者教育、线上申请与线下教育活动相结合的教育方式,例如通过网上提交参加申请,定期出席线下课程讲座等活动,不断提高投资者教育的灵活性,扩大投资者教育人群的覆盖面。


(三)可借鉴的投资者教育工作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国内金融监管部门高度重视金融投资者教育工作,多年以来也一直在采取相应举措,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由于投资者教育起步较晚,基础较为薄弱,仍有众多亟待改进之处——因此,成熟市场的一些先进经验,我们可以借鉴和学习,并根据国内金融市场的实际情况加以改进,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1、采用多种渠道和形式,生动形象地传播金融知识


不同的传播渠道与传播形式在传播效果方面各有其优劣,通过大众传媒进行宣传教育有较好的覆盖面但往往难以兼顾某些个体的个性化问题,而开展线下活动可以现场解决某些个体的个性化问题但覆盖面又有限。只有综合采用多种渠道和形式进行金融知识的宣传,才能取长补短,实现金融教育效果的最大化。这也是为何当下大部分金融机构都采取“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方式来推进投资者教育工作。


一方面,可以通过广播、电视、报刊、杂志、讲座、展览等渠道,以及广播、电视、视频短片等形式推进投资者教育工作,渠道多样,形式丰富。另一方面,在内容上,通常可以抛开金融行业职业刻板的印象,将内容设计得生动、形象,通俗易懂,让公众印象深刻。


2、有针对性地解决公众的实际金融知识需求


针对投资者的金融知识传播,只有坚持需求导向,以解决公众在投资过程中实际面临的问题为出发点,才能切实实现教育的目的。投资者教育需要清楚地了解不同社会群体对金融知识的需求何在、现状如何,才能更好的策划投资者教育工作。同时,加入事后评估体系,让投资者教育工作者能够了解相关工作措施的成效、问题,以便在后续作出调整,在往后的投资者教育工作中取得更好的效果。


3、更加重视基础性的学校金融教育


开展大众性金融教育活动,虽有助于提升公众的金融素养,但由于金融知识本身的专业性、复杂性,加之各项教育活动本身在深度与广度方面无法同时兼顾,大众性金融教育活动难以使公众系统性地掌握金融知识与技能,更不用说形成非一朝一夕可培养的科学金融理念。在学校开设金融课程,推行校园金融教育,使青少年较为全面深入地学习金融知识,可有效弥补大众性金融教育活动之不足,对培育成熟、理性地金融消费者群体大有裨益。金融监管部门可以通过培训师资人员、编写教材资料、举办校园活动等方式更加深入地持续介入学校金融教育,建立长效机制。


4、监管部门之间加强协作,提升教育内容的综合性程度


投资者对金融知识的需求是多元的,不仅需要学习银行、证券等方面的知识,也需要学习保险、基金等其他方面的金融知识。公众对金融知识的多元需求决定了金融消费者教育也应当是多元的,不能顾此失彼,有所偏废。投资者教育的内容也需要涵盖所有金融产品和服务,从而有效满足公众多元化的金融知识学习需求。


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均设置了专门的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机构,负责在各自职责领域进行金融消费者教育,但这种“一行两会”各自分头进行金融消费者教育的工作模式容易造成金融教育的碎片化,难以有效满足公众多元化的金融知识学习需求。并且,当前金融业混业经营趋势日益明显,混合性的金融产品与服务不断涌现。在“各管一片”的教育工作模式下,这些混合性金融产品或服务容易落入金融消费者教育盲区,使公众难以获得相关知识的教育。因此,内地各金融监管机构应建立金融消费者教育的沟通协调机制,在金融知识宣传和教育中协同采取行动,以形成工作合力,取得更好效果。


注:[1] 贾瑞林,《加强财富管理行业投资者教育已成当务之急》


作者:夏 雨
来源:普 益 标 准

责任编辑:chenxianshi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