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托公司如何应对基础产业融资的新变化

时间:2021/03/04 17:08:25用益信托网

根据国家统计局近期发布的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GDP同比增速2.3%,基建(含水电燃气)投资同比增速3.4%,基础产业投资仍是稳定宏观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与此同时,国内宏观经济负债率持续提升,基础产业融资面临着新的变化,对信托公司开展基础产业融资业务提出新要求。


一、基础产业仍是信托资金运用的重要领域


现阶段,疫情叠加国际争端背景下,加强基础设施投资建设是促进经济内循环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手段。近年来,基础产业投向的信托资金规模一直比较稳定。中国信托业协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投向基础产业领域的资金信托余额为2.76万亿元,占比为16.01%,基础产业依然是信托资金运用的重要领域。


)Z47XPTR2_RM1Q6{5$H4LFN.png


值得注意得是,2020年“资金信托新规”出台后,行业融资规模受到严格管控,三季度基础产业投向的信托资金规模及占比开始有所下滑。集合信托市场方面,用益信托网数据显示,2020年下半年开始,基础产业投向集合信托每月成立规模大幅回落。2020年上半年基础产业投向集合信托月平均成立规模为554.05亿元,而自2020年7月至2021年2月期间,基础产业投向集合信托月平均成立规模仅为242.75亿元,跌幅高达56.19%。


P)@FHW6SJ~CZT6SX34_@09L.png


二、基础产业融资面临的新变化


(一)政府负债水平升至历史高位


2020年,在疫情冲击下,我国经济增速下滑,发债成为积极财政政策的重要手段。2020年政府安排财政赤字3.76万亿,比去年增加1万亿,赤字率由2.8%提高至3.6%以上,同时发行了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我国也因此自改革开放以来首次突破了“国际安全线”的3%。政府债务水平也达到历史高位,根据财政部发布的数据,截至2020年末,地方政府债务余额25.66万亿元,加上纳入预算管理的中央政府债务余额20.89万亿,全国政府债务余额46.55万亿。


与欧美国家相比,我国的政府杠杆率在国际上是相对低的。但是,考虑到中国很多杠杆实际上加在了以城投公司为代表的某些企业身上,这些企业实际上承担了一部分政府财政的职能,债务杠杆率比较高。中国社科院《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宏观杠杆率提高23.6个百分点至270.1%,与全球杠杆率的273.1%非常接近,但高出新兴经济体杠杆率(208.4%)61.7个百分点。而在存量债务结构中,国有企业债务以及地方政府债务占比最多。


(二)基础产业融资方式面临严格要求


在债务水平达到历史高位的情况下,政府基础产业融资方式要求更为严格,地方债、城投债等债券发行市场更加严格和规范。随着地方政府债市场的迅速扩容,细化地方债信用评级管理,保护投资者利益就显得尤为重要。2020年以来,地方债配套制度持续完善,规范地方债评级业务。3月,中国国债协会发布《地方政府债券信用评级业务自律规范指引》;7月,财政部陆续出台《关于进一步做好地方政府债券发行工作的意见》、《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管理办法》等文件;今年1月末,财政部印发《地方政府债券信用评级管理暂行办法》。一系列政策都对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进行了汇总细化,从市场秩序、业务程序、行业监管等多个维度对地方债信用评级进行了规范说明。


在严格的发行要求下,2020年城投债发行融资规模再创新高。中证鹏元评级报告显示,2020年各种城投债发行数量5,574只,同比增加31%;融资规模达到4.37万亿,同比增长24%。值得注意的是,交易所发行的公司债券和私募债延续了近年来的高增长态势,发行数量和规模分别同比增长了50%和31%,大幅超过均值。2021年2月26日,证监会修订发布《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进一步落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注册制,明确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的条件、程序及相关监管要求,压实发行人和中介机构责任,加强公司债券发行审核的监督检查。


(三)基础产业融资风险水平有所提升


地方政府负债率节节攀升,基础产业融资风险也在集聚。2020年以来,永煤控股、重庆能源等大型国企的债券违约事件引发市场的高度关注,城投债刚兑虽尚未打破,但也引起市场的深深忧虑。2020年出现了两单城投债技术性违约事件:一是“15吉林铁投PPN002”银行资金划付问题未能及时兑付本息;二是“18沈公用PPN001”发行人因法院的破产裁定提前到期终止债券,但未能按期偿付本息,最终由担保公司代偿。另外,据21世纪经济报道不完全统计,2020年有21款城投非标产品无法按时偿还债务本息而违约,数量虽然少于2018年的23款和2019年的58款,但考虑到城投非标违约已不是“新闻”,真实的非标违约数量可能更多。


(四)新领域、新方式逐步开始探索


一是新基建成为基础产业发展的新领域。在2020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再次强调了“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加大新型基础设施投资力度”,政府大力发展新基建的决心更加坚定。短期看,新基建是疫情后中国经济恢复的主要拉动力之一;长期看,新基建能够培育新经济、新技术和新产业,打造中国经济新的增长点。目前已有部分信托公司通过固有业务和信托业务协同、股债结合、投贷联动等形式探索投资新基建的新模式,建立产业投资基金等方式推进新基建的新模式。


二是以基础设施REITs 为代表的新方式也在逐步探索。2020年4月末,证监会和发改委联合发布《关于推动基础设施领域不动产投资信托基金(REITs)试点相关工作的通知》。公募基础设施REITs的出台,可以有效盘活存量资产,提升直接融资比重。目前,发改委、证监会、基金业协会、交易所、证券登记公司等机构围绕公募REITs落地的多项配套规则均已发布,深交所基础设施公募REITs相关技术系统也已于3月1日正式启用,首批项目落地已进入倒计时。


三、信托公司的应对思路


(一)严控基础产业融资风险


目前政府杠杆率处于历史高位,城投债信仰虽尚未打破,但城投非标违约已屡见不鲜。信托公司在与政府部门、城投公司等交易对手合作时,应建立科学严谨的风险研判机制,甄别项目风险需更加审慎。一般来说,地方经济发展情况、地方政府财务情况、交易对手与地方政府的紧密关系程度等因素都应纳入重点考量范围。对于基础产业股权投资项目来说,除上述因素外,项目自身的现金流状况也需要特别关注。


(二)积极调整信托投融资模式


传统政信业务以向城投公司提供非标融资为主,当前形势下,既不符合信托行业压降融资类业务规模的监管要求,也不满足基础产业融资市场新的需求。信托公司应大力拓展债券投资、股权投资、基础设施REITs等新型业务模式,不断丰富资产端类型,适应市场不断变化的新需求。虽然在试点阶段信托公司尚无法担任基础设施REITs的基金管理人,难以主导REITs产品的发行上市。但作为天然的特定目的载体和资产证券化市场的重要参与者,信托公司在目前的政策框架下,仍可通过双SPV架构、作为网下投资者和战略投资者参与基础设施REITs项目的发行。并且,未来上市的基础设施REITs产品也应成为信托资产配置的重要选项。


(三)努力拓展资金渠道


传统政信业务主要靠信托公司发行集合信托产品进行资金募集。随着基础产业投资业务类型的丰富,拓展资金渠道的需求就显得愈发紧迫。信托公司可积极引导金融机构的长期资金和债券投资基金的资金作为基础产业投资领域新的资金来源,特别是保险资金。当前保险资金面临长期优质资产缺失的困境,基建投资是非常有吸引力的资产类别,由其是基建股权投资。但由于目前政策限制,险资直接投资股权范围仅限于保险类企业、非保险类金融企业、能源企业、资源企业和与保险业务相关的养老、医疗、汽车服务、现代农业企业、新型商贸流通企业等。若投资基础设施,险资只能通过间接投资方式,即通过私募股权投资基金、股权投资计划、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等进行。而信托行业在基建投资市场深耕已久,与保险公司在基建股权投资方面开展信保合作具有一定基础。


作者:韩 鸣 飞
来源:中 诚 信 托

责任编辑:yuz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