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碳交易发展历史、特点和对产业及金融市场的影响

时间:2021/04/13 08:52:06用益信托网

一、我国碳排放交易的发展历史


我国参与碳排放交易历程可划分为三个阶段,整体采取先参与成熟的国际碳交易体系,再进行部分地区碳交易试点,进而稳步推进全国碳市场建设的思路。


1、CDM 项目阶段(2005-2012)


我国碳排放交易主要起源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下的CDM机制,CDM 项目是我国2013 年区域碳排放交易试点以前唯一能够参与的碳交易方式,主要交易对手方来自欧盟。


自2005年以来,CDM 风力发电项目在我国得到了迅速的发展,成为我国CDM 的重要项目构成类型。风电CDM 项目通过出售核证减排量(CERs)给发达国家带来的收入,核证减排量带来的收入可以很大程度上对冲风力发电成本,提高风电盈利水平,CDM 项目是中国发展风力发电的重要推动力。


P]I$I0SL3~LIPW)P4S2MGQP.png


2013 年开始欧盟碳排放交易体系不再接受CDM 项目产生的减排额,直接导致中国CDM 项目开发的终结。


2N7PL27F)CAYVJTVO)9IAH0.png


2、区域碳排放交易试点阶段(2013-2020)


为了填补国际CDM 项目终结而带来的国内碳交易市场空白,我国于2012 年起逐步开始搭建自己的碳排放交易体系——碳排放交易试点市场ETS+自愿减排机制CCER,构成了我国2013 至2020 年间碳交易的整体结构。


4L%}6)A3NB[H9PP%~{CB@NM.png


2013 年起,我国陆续在深圳、上海、北京等8 省市开展碳排放交易试点(ETS)。行业方面,以发电、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金属、造纸和国内民用航空等八大高耗能行业为主。配额分配方面,多数地区采取免费分配与有偿竞价相结合的模式。


@LG69TKF@5}Q2@FXIBO54VW.png


2015 年起,我国陆续在8 个试点ETS与四川联合环境交易所开展中国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交易。2015 年,国家发改委上线“自愿减排交易信息平台”签发自愿减排项目的减排量,被称为中国核证自愿减排量(CCER)。


2017 年3 月,国家发改委表示CCER 存在交易量小、个别项目不够规范等问题,暂停项目备案,截至目前尚未重启。


各碳交易试点在机制设计方面基本以EU ETS为蓝本,推进节奏较为谨慎。具体而言:


1) 交易产品:我国碳市场交易商品主体是现货交易,主要包括各省市试点碳排放配额和CCER 项目减排量。


2) 参与主体:试点地区均允许履约机构和非履约机构参与交易,但非履约机构参与条件各有差异。


3) 交易规则:各试点地区的履约日主要集中在6 月,但对于未履约企业的处罚力度参差不齐。


3、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配额现货交易阶段(2021-)


全国碳市场以试点为基础,自2017 年底启动筹备,经过基础建设期、模拟运行期,2021 年进入真正的配额现货交易阶段。

2021 年2 月1 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正式施行,开启碳交易将进入全国实施阶段,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党委副书记金鹏辉表示,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各项工作正在紧张有序开展过程中,计划于2021 年6月底前启动全国碳交易。

覆盖行业上,电力行业被率先纳入,未来将逐步扩大。2021 年全国发电行业率先启动第一个履约周期,尽管只有电力一个行业参与交易,全国市场启动后也将成为全球最大碳市场。


随着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运行常态化,该范围将逐步扩大,最终覆盖发电、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金属、造纸和国内民用航空等八个行业。


交易产品上,全国碳排放配额现货交易将是主要形式,CCER 现货作为补充。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提出支持广州研究设立以碳排放为首个品种的创新型期货交易所。


排放配额分配初期以免费分配为主,后续适时引入有偿分配,并逐步提高有偿分配的比例。


VERKLE3X1133}ZD21BAH]J2.png


二、我国碳市场的特点


1、试点阶段的三大困境


流动性严重不足。由于地方试点的碳排放免费配额较多,整体市场供大于求,各试点交易碳市场成交规模较小,流动性严重不足,超过三成交易日无任何交易行为。


24IJARWN9RAI9XD{`OA9_10.png


各试点碳排放交易所成交价格较低,碳价不具有效性。2020 年多数地区成交均价在10-40 元/吨之间波动,仅有北京地区略高,但远低于EU ETS 中30 欧元/吨以上的碳排放配额价格。


过低的碳价表明供需关系的不合理,过于宽松的配额发放与过高的免费分配比重或是关键原因。


CS%Y~J~P88HKU%(L{AX{]_X.png


试点阶段交易产品以现货为主,交易潮汐现象明显。每年6 月是碳交易试点的履约期,各试点地区的重要排放单位须在履约期前完成碳配额清缴。不少企业为完成任务而匆匆进行交易,导致履约期前量价齐升,履约期后交易惨淡。


G}A0D[V[3WDL44JB$4TF0{K.png


2、预计全国碳市场开市后碳价稳步上涨


预计全国碳交易市场开市后,碳价上涨将是长期趋势。根据中国碳论坛发布的《2020 年中国碳价调查》,预计全国碳市场启动之初的平均碳价是49 元/吨,在未来十年末涨到93 元/吨。


Y][7_RF_L[EJAPVZ%X]6K8E.png


我国预期碳价难以反映出其真实边际成本,完成减排承诺或需碳价达到47 美元,远高于未来我国预期碳交易市场价。


Y1C6LK6FXLD5N)G9~15OU4O.png


全国碳排放市场建设稳步慢行,短期内碳价或持续保持低位慢涨,预计减排效果难以立竿见影,能耗“双控”等直接的行政手段仍将是实现碳中和目标的主要方式。


就目前的市场设计而言,预计全国碳市场建设初期配额分配仍将较为宽松,短期内全国碳市场对“碳中和”的作用或较为有限。但长期来看,成形的碳排放交易机制能够成为政府强有力的气候政策工具,也能促进市场参与者将碳中和目标纳入自身发展的中长期战略规划。


三、碳市场对产业及金融的影响


1、碳价引导产业市场投资决策


预期相对稳定的低碳价难以使得碳交易体系成为实现碳中和的主要力量,但碳成本的引入足以改变市场投资决策,并对相关产业产生显著影响。如电力行业绿色转型趋势将促进风电、光伏等清洁能源产业,碳成本引导储能、电炉炼钢、水电铝等相关产业结构调整。


2、碳金融发展机遇前景广阔


除相关产业的机遇之外,碳排放权交易金融化业务机遇广阔。目前我国碳交易体系流动性严重不足,碳价波动剧烈,未能实现价格发现功能,且风险管理工具缺乏,未来发展碳金融是必然方向。


未来我国或将碳金融定位于服务碳减排的从属性市场工具,推出三类碳金融工具:


l 交易工具:碳期货、碳期权、碳远期、碳掉期、碳基金等;


l 融资工具:碳质押、碳回购、碳托管等;


l 支持工具:碳指数和碳保险等。


以碳期货为代表的碳金融体系,或将大幅提高碳排放交易活跃度,碳期货引入后年交易金额或将达到600 亿至5000 亿元,未来金融机构业务机会相当可观。


KU3{%FV2SI${5R29%0L3UXO.png


作者:平 信 君
来源:平 信 而 论

责任编辑:yuz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