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金融的风向在悄悄的变着。

时间:2021/05/07 12:02:36用益信托网

前两天和朋友聊天,朋友说:“你看现在信托被监管针对的很厉害,但我觉得可能过两年就好了,之前几年的监管不都是这样的么?”我悲观的摇了摇头,倒不是不看好信托,而是整个金融行业,甚至社会的风向都在悄然发生着变化,如果我们不能看清这趋势的变化,还是以过去的思维来指导我们的工作,那一定是南辕北辙,你越努力,可能结果越坏!


一、领导眼中的金融行业是什么?——再论金融与实体的关系


有人自信满满的说“金融行业不会有发展问题的,金融是朝阳的第三产业,金融为经济发展提供着巨大的资金支持,国家最后还是会支持金融的!”我却以为,这种迷之自信不过是受限于视野罢了,作为局中人的我们,总是喜欢站在局中来看待眼下所发生的一切,但假使我们能够站得更高,就能看到更多的内容,那我们决策也必将发生变化。


如果试着站在大大的角度去俯瞰这个国家,我们会发现金融行业所发生的悲欢离合不过是整个大经济体中及其微小的组成部分。当你为资管新规禁断资金池导致坏账爆出而忧心忡忡时,在顶层看到的不过是严控金融风险所付出的必然代价;当你认为64号文和三道红线打压房地产可能会导致经济增长变慢时,站在高层的角度也许乐见其成,因为只有打倒房地产才能有实业的机会,才能实现半导体行业的跨越式发展。很多时候,我们作为行业的局中人,考虑的只是自己疼不疼,而顶层设计者思考的却是国家有限的资源该如何调配,以及在每次换挡转型的过程中,付出这些代价是否值得?


金融行业的未来在哪里?我以为要结合中国社会经济结构的变迁,分长中短三个层次才能讲清楚。如果我们把邓公南巡作为中国经济全面市场化的开始,经济的发展脉络用四川长虹、中集集团和招商银行三只股票就可以说清楚,他们分别代表了上个世纪90年代的初阶工业化进程、2001年后加入WTO后外向型经济和最近十年的“地产+银行”三个不同的历史周期,这三只股票在属于他们自己的周期里,股价都出现了淋漓尽致的增长,风头无两,而一旦走过了自己的时间,他便泯然众人。也就是说,我们眼中金融行业的“高富帅”不过是最近十多年历史进程的一个折射,金融的成功不是孤立的,是隶属于过去时代的。


可如果我们能够抛下眼前的纷扰向未来看去,中国经济未来十年的主线一定不是金融,以电子半导体、计算机科学为代表的新兴科技产业将会成为决定社会发展的关键。那个被聚以高光的主角不再是金融,金融行业要老老实实做好绿叶和配角,为经济增长做出有限的贡献,这是未来十年的已经写好的剧本。


在中周期层面,资管新规预示大资管时代的落幕,但也征兆着资本市场大戏的开始,当非金融部门负债越来越高的时候,这是基于顶层思维国家唯一必须要做的事情。我们能够看到在不远的未来,资本市场>债券市场,股权>债权,公募>私募,金融大市场中不同子行业的变迁,也将按照这样的路径去发展。


至于宏观经济是否走向过热?美国的通胀预期是否会引领全球的流动性收缩?这些问题可能会影响我们的短期决策,但绝不是制约金融行业大变化的核心因素。有人一展望经济就会抓起GDP、CPI侃侃而谈,但我想说的是,如果你不能洞悉更长周期的社会演进,而过分执着于时代洪流中的小漩涡,必然会错过真正的时代机遇。


而放眼当下,给金融行业造成危机的可能是金融自己。有没有想过,在经济“降速换挡”的背景下,金融和实体经济就是零和博弈,金融行业高速增长,换言之就是实体经济少挣钱了。当克强总理在去年6月份的国务院会议上高呼“部署引导金融机构进一步向企业合理让利助力稳住经济基本盘,要求加快降费政策落地见效为市场主体减负”后,金融企业的利润还不断增长,这让领导们怎么想呢?


克强总理曾说过,实体企业很难接受超过5%的融资成本,这话是说给谁听呢?从国际趋势看,发达经济体都走过了利率不断下降的历史进程,而以非标为代表的部分金融行当,还玩着高利贷的生意,这难道不是开历史的倒车?当国家人均GDP刚突破1万美元时,当这个国家还有不少“没富起来”的人时,一家国资背景的券商爆出人均薪酬115万,少数人的狂欢在此时显得多么不合时宜?


金融行业,当你被定义为实体经济的对立面时,才是真正的风险要来了!当你还在顾影自怜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你才是小丑啊!


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VS共同富裕——金融又能做点什么?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邓公于1985年会见美国高级企业家代表团时说的话。但我们可能都忘了这句话还有下半句,“带动和帮助其他地区、其他的人,逐步达到共同富裕。”越来越多的人实现了财富自由,对于眼下的中国,已然到了要实现“共同富裕”伟大目标的历史进程了。


在不干扰经济正常发展、不降低经济效率的前提下,实现共同富裕,金融行业有三个绕不过的关隘:


(1)给经济制度打补丁,特别是那些不合理的漏洞,更要如此。


贯彻“实干兴国”口号的另一面是禁止“不当得利”,如果说在改革开放的初期,我们允许抢跑,甚至是鼓励抢跑,但在眼下,就必须严格明确起跑规则,逾越了规则的人,必须遭到重罚。


回到金融,金融决不能为那些试图钻空子的人提供便利,金融不能成为资本大鳄游猎实业的工具,而那些以“制度套利”或“牌照垄断”而沾沾自喜的金融企业,要学会保护自己,多一些危机意识啊!


(2)不同行业的收入水平,将根据社会价值与贡献重新划分。


这两天,娱乐圈阴阳合同和偷税漏税的事情再度发酵,不可否认的是,娱乐行业有一定的社会价值,但这种价值是否值得起每天208万的片酬对价?我以为,这种“不当之富”显著偏离社会价值,必然要得到修正。


巴菲特的导师格雷厄姆最早提出“价值投资”,对于国内的金融行业,也到了一个“价值投资”的新阶段,以前我们做业务,只要看业务能不能赚钱,未来做金融,从业者可得多个心眼,好好想想我们做的业务有哪些是社会所抵触的,又有哪些是对国计民生有重大贡献的?


(3)改善收入的分配结构,“均贫富”将是政策的着力点。


静态看,实体经济和金融企业就是零和游戏,金融挣多了,实体就少了,打压金融企业和从业者的高收入,对于改善社会财富分配、缓解社会矛盾,都是有直接好处的。而对于金融从业者,可能在未来要接受一个非常无奈的局面,长期以来被视作高收入的金融行业,一方面其高收入的合理性将被质疑甚至高收入不在,另一方面打击金融贪腐将成为政府工作主线,揪出金融中的跑冒滴漏,金融的从业风险愈发增加。


习惯于“不高”的收入,这也许是未来金融的常态,挣对实体有价值的钱、挣安全的钱,这可能才是金融从业者未来的方向。


三、“闷声发大财”与“富而有德”


清明节小长假回来,某基金和某证券的事情让吃瓜群众们着实活跃了一把,无论是几十万的微信打赏还是劲爆的电话录音,说到底都是下三路那些事情,放不上台面。在吃瓜之余,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金融行业,一个行将被边缘化的配角,挣着几百万的年薪却毫无廉耻,还在以这种方式给自己加戏,频频在网络上被曝光,这难道不是给高层火上浇油么?


乐观点看,在未来实体经济的跨越式增长离不开金融机构的支持,也许金融行业不会太差,也许依然会有不错的企业和个人获得超额收益。但请不要忘记,不是主角的你请保持低调,“闷声发大财”才是未来金融安身立命的根本,这不仅仅是对自己好,对行业和其他从业者来说也是一件功德之举。


有人可能会惶恐,作为先富起来的怎么办?我以为这也不难,富从来不是原罪,有罪的是“富而无德”,每年挣着几百万还乱搞的人才是公序良俗所不能容忍的,凭自己本事挣钱的人、又能“功在桑梓”的人,政府鼓励还来不及呢!


雍正皇帝宣讲《圣谕广训》时特别指出“设家塾以课子弟,置义田以赡贫乏”, 家塾和义田经过有清一代却发展成为带有慈善公益属性的社会组织并获得政府的高度认可,在稳定社会和扶弱济贫等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及至清末民国初,苏南地区的义庄制度(义庄包括义田和义塾,义庄类似于现在带有慈善色彩的家族信托)虽然历经社会动荡,依然得到了来自政府的积极保护。


事实上,义庄的创立者都是“先富起来”的人,但积极投身公益的人却是任何年代都会受到保护的,这既是基层社会自我管理的需要,也是鼓励社会公序良俗的必然思考。从这个角度看,富从来不是问题,但先富起来的人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回应这个世界,才是问题的关键。对于凭借金融赚到大钱的人来说,从现在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并不晚。


四、写在最后


经常有人问我,信托行业是不是不好干了?金融行业是不是不行了?我想,对这些问题的回答要附带一个时间属性,是2-3年还是10-15年?不同的时间维度,自然会有不同的结论。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的中国经济中,金融行业不再是主角,共同富裕的历史目标更是让金融行业压力倍增。


相比于其他行当,金融的敏感性在“减速换挡”的过程中,将会越发微妙,相比于之前十多年的轰轰烈烈,也许我们要习惯这个行业出现逆增长,也许我们会看到快速增长的金融企业开始亏损,也许我们要慢慢理解自己收入的最高峰已然过去,也许我们要真的匍匐在地去挣辛苦钱了!


不同于以往的是,顺风的时候,金融多跑一些,逆风的时候,金融就稍微给自己踩踩刹车,金融行业不过是给实体经济服务的一份子,在这更大的一盘棋里,金融也许“不可或缺”,但却绝不是“非他不可”!


你听,时代的风向已经悄悄的变了,金融行业也要随之变化,挣辛苦钱、富而有德,你做好准备了么?


作者:温 和 的 强 硬 派
来源:温 和 的 强 硬 派

责任编辑:wyx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