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目标下信托业务的绿色转型

时间:2021/05/21 13:47:29用益信托网

“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是我国实践绿色转型走可持续发展道路的重要战略目标,将极大推动绿色产业、新能源产业、绿色金融等领域的蓬勃发展。红衫资本发布的《零碳报告》中预测,2021年至2060年,我国绿色投资年均缺口约3.84万亿。面对这一重大市场机遇,信托行业应积极响应政策号召,助力绿色产业发展,实现信托业务的绿色转型。


一、绿色产业的股权投资


“碳中和”目标的实现需要全新的低碳发展转型战略,它将倒逼中国的能源转型,使其逐步摆脱对化石燃料、火力发电的依赖。社会经济体系进行深度脱碳的过程中,低碳技术的研发、应用和推广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电力、交通、工业、新材料、建筑、农业、负碳排放技术以及信息数字技术等多领域将出现绿色技术创新点,迎来高速发展的新机遇,相关绿色产业的创新点和发展都有可能成为未来的重要投资机遇。


信托公司往往通过开展各类模式的绿色信托业务参与到绿色产业投资领域中,且以融资类业务模式居多。但随着我国绿色发展战略的不断深化,碳税征收等绿色财政激励政策的逐步到位,绿色项目的长期回报有望显著提升,信托公司通过股权投资深度参与绿色项目的可行性大大提高。信托公司可在初期通过参与绿色产业投资基金的形式,通过与专业的绿色产业投资管理机构合作,积累相关经验;后期在具备足够的投研能力和投资管理经验后,信托公司便可开展主动管理型绿色项目股权投资业务。考虑到绿色项目的股权投资周期较长,信托公司可积极拓展资金来源渠道,引入保险、股权私募基金等长期资金。


实践中,中航信托较早通过“股+债”模式在绿色环保投资领域进行过探索。2019年1月,中航信托通过成立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以投贷联动的方式支持诺客环境发展,打造工业危废一站式处置平台。其中,股权投资金额5,000万元,用于A轮增资诺客环境;信托贷款授信规模1.5亿元,用于诺客环境江油国大项目、乌海赛马项目、辽阳富山项目等水泥窑协同危废处置项目建设。


二、与绿色相关的证券市场投资


“碳中和”目标的实现需要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引导更多社会资金向低碳转型的新领域、新技术、新模式加大投资力度。今年4月,证监会宣布将加大对绿色低碳产业融资的支持力度,引导市场主体树立绿色投资的理念,支持绿色主体基金参加的发行,加快推进碳排放期货市场的建设,研究完善上市公司环境信息披露的相关制度,进一步拓展绿色金融的合作空间。


股票市场方面,由于政府大力布局“碳中和”目标发展规划,加之监管政策的助力,碳中和概念股的市场表现非常活跃。今年3月全国两会首次将碳达峰和碳中和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此后碳中和概念股受到市场追捧,如华银电力自3月起至今,股价涨幅近150%,长源电力股价涨幅更是超过190%,深圳能源股价涨幅超过75%,等等。信托公司在开展证券投资业务时,可重点关注和研究绿色证券。具体来说,“碳中和”目标利好四大领域:一是清洁能源领域,包括光伏、风电、储能、生物质能、新能源车、智能电网、特高压等;二是新能源上游源材料领域,包括铜、锂、镍、钴等新能源金属;三是需要深度脱碳的传统领域,包括煤及煤化工、硅、钢铁、水泥等;四是节能环保领域,包括环境监测、新能源环卫设备、解能系统、绿色建材等。信托公司应重点研究“碳中和”目标所利好的产业领域以及该领域的头部公司,把握绿色证券的投资机遇。


债券发行方面,截止到2020年末,绿色债券存量规模超过8,000亿元,已涵盖金融债、中短期票据、公司债、企业债、可交换债、资产支持证券等10种债券。2016年至2020年,我国绿色股票累计融IPO资规模仅为120亿元,而绿色债券每年发行规模均超过2,000亿元。可见,绿色债券融资是绿色证券融资的主力,且已初具市场规模。信托公司在绿色债券投资领域有较大的发展潜力。


三、存量绿色资产的证券化


根据发行场所和监管机构的不同,绿色资产证券化产品类型主要包括中国人民银行和银保监会监管的绿色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绿色信贷ABS)、证监会监管的绿色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绿色企业ABS)、交易商协会管理的资产支持票据(绿色ABN),以及少量银保监会监管的项目资产支持专项计划。


随着“碳中和”目标的不断推进,绿色金融进入快速发展通道,而绿色资产证券化作为创新型融资工具也迎来了快速发展。截止到2020年末,绿色资产证券化发行规模累计达到1,123.05亿元,其中2020年发行的绿色资产证券化规模329.17亿元,在全年资产证券化总发行量中的占比为1.07%。较国外成熟市场来说,我国绿色资产证券化的发展尚处于起步阶段,但随着“碳中和”目标的明确和推动,作为绿色环保领域重要的创新融资方式之一,其未来发展前景不容小觑。同时,绿色资产证券化业务也是信托行业支持“碳中和”目标战略、深化行业转型、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必然选择。


实践中,已有部分信托公司广泛参与到绿色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发行中。如今年4月,光大信托作为受托管理人、发行载体管理机构设立的“宜春市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2021年度第一期绿色定向资产支持票据(碳中和债)”成功发行,发行规模2.7亿。本期资产支持票据对应资产为公交集团新能源公交运营项目,该类项目的建设运营可持续有效地减少大气污染物排放量,以达到节能减排、优化能源结构等多方面的环境效益。


四、参与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2005年,伴随《京都议定书》生效,碳排放权成为国际商品。我国碳交易市场起步较晚,2011年开始陆续在北京、天津、上海等七个试点省市建立各地区排放权交易监管体系和交易平台。2020年底,生态环境部出台《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全国碳市场开始搭建,将由湖北和上海分别牵头建立全国碳排放权注册登记系统和交易系统,预计2021年6月底前启动全国碳市场的上线交易。据生态环境部披露,截止到2020年8月,7大试点省市碳市场共覆盖钢铁、电力、水泥等20多个行业,接近3,000家企业,累计配额成交量约4.06亿吨,累计配额成交额约92.8亿元,中国碳市场已成为全球配额成交量第二大碳市场。据测算,另一类交易资产CCER(核证自愿减排量)的交易需求量则有望由初期的1.65亿吨/年扩容到4亿吨/年。而随着全国碳交易系统的上线,未来我国碳市场覆盖范围将逐步扩大,最终覆盖发电、石化、化工、建材、钢铁、有色金属、造纸和国内民用航空等行业,排放总量将超过50亿吨/年,我国碳交易市场规模将进一步扩容。据测算,“十四五”时期碳排放交易需求量有望在“十三五”时期的基础上增加3到4倍,到碳达峰的2030年碳排放权现货累计交易额或将超过1,000亿元,如果考率到期货等金融衍生品,则市场规模将再提高至少一个量级,达到万亿级的规模。


在交易主体方面,《碳排放权交易管理办法(试行)》明确“重点排放单位以及符合国家有关交易规则的机构和个人,是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交易主体。”在资金引入方面,2020年10月发布的《关于促进应对气候变化投融资的指导意见》提出“鼓励企业和机构在投资活动中充分考量未来市场碳价格带来的影响”,并提出支持开发碳金融活动,探索碳期货等衍生产品和业务,设立碳市场有关基金,在资本市场上及信贷支持上或引导资本市场投资践行ESG的投资理念,发挥龙头企业的环境治理作用。碳市场交易主体不单单局限于重点排放单位,而是拓展到各种机构和个人;同时,将积极引导企业和机构资金以各种形式进入碳交易市场。由此可见,碳交易市场将愈发活跃和规范。


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将发挥对碳资产的“价格发现”功能,为创设各类碳金融产品提供了基础。目前市场上的碳金融产品主要包括碳资产抵/质押贷款、碳资产回购、碳资产拆借、碳基金、碳金融衍生品以及碳资产托管等。信托公司可开展的碳信托业务模式包括:碳资产抵/质押信托贷款、碳资产买入返售信托、碳资产投资信托(可参与碳资产拆借、碳资产交易、碳金融衍生品等)和碳资产托管服务信托等。在信托行业转型发展的关键时期,碳金融业务可为信托公司开辟新的业务领域,使信托行业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和国家战略,为我国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战略目标提供有力支持。同时,信托公司也可以从碳金融业务中获得受托管理报酬、投资收益等信托业务收入。


作者:韩 鸣 飞
来源:中 诚 信 托

责任编辑:wyx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