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险金信托业务实践中的信托财产问题探讨

时间:2021/06/04 10:49:49用益信托网

近年来保险金信托业务在我国迅速发展,金融机构逐步提升对此类业务的重视程度。实践中,由保险金信托的信托财产衍生出一些有待解决的问题,行业内不同机构对此亦有不同理解。本文根据《信托法》对信托财产的要求,对保险金信托的信托财产所产生的相关问题进行初步探讨。


一、保险金信托的信托财产范围问题


根据我国《信托法》中关于信托财产的有关规定,设立信托“必须有确定的信托财产”,并且“信托财产必须是委托人合法所有的财产”。同时在《信托法》第十四条中规定:受托人因承诺信托而取得的财产是信托财产。受托人因信托财产的管理运用、处分或者其他情形而取得的财产,也归入信托财产。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流通的财产,不得作为信托财产。法律、行政法规限制流通的财产,依法经有关主管部门批准后,可以作为信托财产。


由此可见,具备合法性、确定性并可以处分的财产及财产权利可以作为信托财产。而针对保险金信托,其信托财产主要是委托人合法所有的保险金请求权。目前市场上用于设立保险金信托的保险险种主要为终身寿险和大额年金险,以这两类保险金请求权作为财产设立信托,具备了信托财产的上述特征。


然而在业务实践中,委托人的诉求往往不仅仅局限于将保险金请求权作为信托财产,越来越多的高净值客户希望将货币资金或者其他非货币财产一并装入保险金信托,以期通过设立信托实现对其各类资产的隔离保护和家庭财富的传承规划。因而产生了对保险金信托信托财产范围的思考:保险金信托的信托财产是否只能是保险金请求权?是否可以将其他类型的财产纳入保险金信托?实践中信托财产含有保单的信托即可被视为保险金信托,而针对同时含有其他信托财产类型的信托,如果定义为保险金信托,是否需要明确或者限制保险金信托设立时信托财产中保险金请求权的占比或规模,使保险金信托成为真正的“以保险金为主”的信托。


二、保险金信托的信托财产确权与交付问题


目前由受托人作为保险受益人的业务模式已经大量开展,随着业务发展而产生的信托财产确权与交付问题也值得注意。


一方面,应当确认保险金信托相关当事人财产权利的归属。设立保险金信托时,信托公司作为信托的受托人也成为保险受益人,而保险受益人也是保险金请求权的受益对象,应当明确有权作为保险金信托委托人的是保险关系中的哪一方当事人,由此可进一步明确保单所对应的各项权利归属。实践中投保人有权以保险金请求权设立信托,被保险人和保险受益人享有保险金请求权,在原有的保险受益人基础上调整保险金信托的受益人,具体操作细节和权利归属应当在合同中明确约定。


另一方面,应当明确保险金信托的信托财产交付要求。首先是在设立信托时的要求:一般来说,委托人以夫妻共同财产设立家族信托时应由配偶签署同意函,而在投保人购买保险时一般不要求其配偶签署同意函。那么,对于委托人以保险金请求权设立保险金信托,应当制定是否需要其配偶出具同意函的标准。其次是在信托财产交付时的要求:若以新设保单设立保险金信托,则由投保人(即信托委托人)与保险公司签订保险合同,直接指定信托公司作为保险受益人,可以实现委托财产的交付;若以存续保单设立保险金信托,则由投保人向保险公司申请将保险受益人变更为信托公司,在保险公司办理完毕受益人变更相关手续并提供书面确认材料后,实现信托财产的交付。


三、保险金信托的信托财产确定性问题


根据《信托法》的规定:“设立信托,必须有确定的信托财产,并且该信托财产必须是委托人合法所有的财产”;有“信托财产不能确定”的情形时,信托无效。因此保险金信托的信托财产是否具有确定性,是保险金信托设立和长期存续的重要前提。


而从保险的立法角度,对以人的生命和健康为保险标的的人身保险有相应的顾虑,不允许与被保险人毫无关系的人使用或利用被保险人的生命和健康权益,因此《保险法》中明确规定投保人与被保险人应当具有保险利益,但同时也规定只要被保险人同意投保人为其订立合同,就视为投保人对被保险人具有保险利益,从而使得信托的受托人成为保单当事人成为可能,以保险金请求权作为信托财产成为可能。


首先,作为保险金信托信托财产的保险金请求权应具有确定性。虽然保险金请求权是“将来的权利”,无论是终身寿险还是大额年金险,都是在设立信托时已存在而在将来才能变现的权利,其权利的内容、范围、价值在保险金信托设立时是可以确定的,只是在将来才可以实现,同时也具备可转让性,因此目前用于设立保险金信托的保险险种主要是终身寿险和大额年金险,对应的保险金请求权可以作为确定的信托财产设立信托。


其次,业务操作应避免信托财产不确定性可能导致信托效力瑕疵的风险。目前广泛开展的保险金信托业务模式可以避免此类风险,实践中,投保人作为委托人设立保险金信托,在信托合同中约定,将被保险人为本人的人寿保单的投保人和受益人均变更为保险金信托的受托人,信托成立并生效,投保人同时在保险公司办理相应的变更手续并经保险人确认生效,则可以解决保险公司对保险利益的顾虑,保证了保单的有效性和确定性,从而进一步保障信托财产的确定性。


四、保险金信托的信托财产稳定性问题


由于《保险法》的相关约定可能影响保单,并对作为信托财产的保险金请求权产生影响,保险金信托的信托财产稳定性问题也应受到关注。


首先,《保险法》规定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享有变更保险受益人的权利,还规定了一定条件下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或者保单不能转让的条款,这意味着存在保险金请求权因受益人变更而受到影响的不稳定因素,也存在可能导致信托财产灭失的其他风险。对此,参考保险金信托业务较为成熟的日本和我国台湾地区的经验,可以由设立信托的投保人签署放弃变更保单受益人处分权的文件,并在开展保险金信托业务时全面考虑,充分了解可能影响信托财产稳定性的情形,熟悉法律条文和对应的法律关系,并在合同中设定相应的限制或预防性条款,充分保障信托财产稳定。


其次,投保人的多样化需求也可能影响保单价值,进而对信托财产的稳定性产生影响。实践中,投保人在设立保险金信托后往往还有减保退保、保单质押融资或者追加保单等个性化需求,上述情形在设立信托后是否可以操作、如何操作、如何进行相应的信息披露或告知义务、是否应当由受托人同意或知晓等相应的细节约定都应当在信托文件中予以明确,才能有效避免保险金信托财产可能的不稳定无问题所引发的各类风险。


不仅如此,在立法上也应当尽快明确保险金信托的法律地位,制定相应的规范性文件和行业指引,为保险金信托的信托财产提供保障,同时对业务的运作模式、保险人和受托人的权利义务关系等作出明确规定,全面保证保险金信托的稳定运行。


作者:殷 晓 薇
来源:中 诚 信 托

责任编辑:wyx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