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资管时代下的信托文化树立与信托转型的思考

时间:2021/08/27 11:40:32用益信托网

一般认为,现代信托制度最早源自于英国的USE制,17世纪正式立法为法院所承认,19世纪形成较为完善的民事信托制度。而中国的信托最早出现于20世纪初期,由外国私营银行引入。


1917年,上海商业储蓄银行设立保管部,后来改为信托部;1918年,浙江兴业银行开办出租保险箱业务;1919年,聚兴城银行上海分行成立信托部,这是我国最早经营信托业务的三家金融机构。但是,当时的信托业务还只是属于银行另外展开的业务,并没有专业的信托机构,直到1921年,上海成立中国通商信托公司,中国第一家专业信托公司正式成立。而后到了改革开放时期,为了以弥补银行信贷之不足以及利用各种渠道的多余闲置资金,由央行领头,各家银行开始先后试办信托业务,至此大量信托公司成立。


从中国信托的起源不难发现,中国的信托制度源自于银行体系,因此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信托业发展的短短的40年里,信托其实主要是承担着影子银行的角色,大多数信托资产都是来源于银行的表外资产。


2018年,银监会保监会的合并似乎标志着金融业又将进入混业经营发展时段,银行理财子公司管理办法的发布,不禁让人思考信托的定位在哪里。与此同时,2020年资管新规的发布标志着大资管时代的真正到来,随后监管不断完善监管制度,整顿行业的歪风陋习,明确行业发展正确方向,表明信托已经进入了强监管时代。因此,信托转型不再是以前的嘴仗,而是真真正正要需要每一个从业者去深入思考的问题。


我国的资管行业主要分为基金管理公司及子公司、私募机构、信托公司、证券公司及其资管子公司、期货公司、保险资产管理公司、商业银行。上述各个机构的主要资产管理业务分别如下:基金管理公司及子公司:公募基金和各类非公募资产管理计划;私募机构: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私募风险/创业投资基金等;信托公司:集合资金信托;证券公司及其资管子公司: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定向资产管理计划;期货公司:期货资产管理业务;保险资产管理公司:企业年金、保险资产管理计划、第三方保险资产管理计划、投资联结保险账户管理;商业银行:银行理财产品(除资金池业务和贷款通道业务)。


信托公司面对银行理财子公司的直接竞争,券商及基金公司的分业经营下的间接竞争,及各类高速成长的优秀私募公司的长江后浪的追击,如何实现自己的行业定位,走出自己特色的道路将是未来十年信托业的主要面对的问题。在摸索前进的道路上,首先及必须要树立的是信托文化的建设。


2020年是大资产时代的元年,也是关于信托文化建设的计划的第一年。当年的信托业年会上,银保监会党委委员、副主席黄洪发表讲话称,信托文化是一个总括性概念,信托法律关系所包含的各利益主体以及各环节流程,都具有各自的子文化。最基础、最核心、最重要的是三个文化,即委托人文化、受托人文化和合规文化。委托人文化和受托人文化构成了信托法律关系,塑造了信托业独特的商业模式。而这种商业模式能否成功,能否实现长期可持续,并有效创造价值,最终取决于是否依法合规,是否具有合规文化。抓住这三个子文化的建设,就抓住了信托文化建设的牛鼻子,并能够带动其他子文化的建设,整体信托文化的建设也就水到渠成。


我们作为信托公司的从业人员特别是一线业务人员,首要关注的受托人文化和合规文化的建立。其中受托人文化主要包括专业技能和职业品德两大方面。


信托本源为“受人之托,代客理财”,其基础其实是建立在“信任”之上的,“信托”二字可以解读为源于信任,所以托付。受托人作为一个可以被信任的载体,首先得是个遵纪守法并承担社会使命的个体。其次,受托人须得站在受益人的立场上,以维护受益人的合法利益为最高原则作出决策。最后,要实现受益人的合法利益最大化依仗的必须是专业知识、技能和判断。我们作为信托从业人员,须在遵纪守法的大前提下,提高自身的专业知识和专业技能,拥有匹配信托服务目标的管理能力,才能为委托人提供专业的建议和专业的服务,帮助其实现资产的保值、增值,有效的规避市场风险和操作风险,实现信托目的。


在做到上述条件的情况下更须谨记,信托服务过程中除了要合法,更加要注意合规。按照政府和监管的正确导向去帮助委托人实现信托目的,莫要养成规避监管甚至与监管导向背道而驰的坏习惯。在监管鼓励的方向及道路上,积极创新,勇于开拓,运用自身专业的业务水平和业务技能为委托人实现信托目的。与此同时,我们作为受托人也要积极与委托人沟通,理解其真实服务需求,及时导正委托人可能存在的错误的思想导向,避免触及监管红线的业务模式和业务目的,为其量身定制更加精细化和专业化的服务。


过去信托行业高速发展的十年间,信托业是靠着政策红利生存,从业人员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即使没有非常专业的业务素质也可以靠着监管政策的红利和影子银行的红利赚取不菲的利润。这样简单粗暴的盈利模式,实际上为金融秩序的稳定带来了不小的隐患。因此进入2020年后,信托进入了强监管时代,行业整顿,自查成为目前几年的信托主旋律。但是整顿清理完过去的旧账后,信托业未来的出路在哪里依旧需要我们去深入思考。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建立,在一定程度上挤压了信托公司和银行的既有合作空间。信托公司在监管要求做净值化标准化产品的导向下,又得直面券商资管和期货资管这种本身带有传统资本市场资源优势的机构的竞争。信托业的传统生存空间一缩再缩。


目前信托相对于其他资管机构最显著的优势应该是法律给予的“财产隔离”的制度。依据该制度优势,家族信托必定是未来信托主流发展方向之一。随着经济的发展,高净值群体的扩张,金融产品的复杂化和精细化,专业理财服务的需求将会越来越旺盛。受托人将运用自身的专业知识和判断为高净值人群更加高效的规划和管理资产,实现其资产保值增值和传承的目的。此外,鉴于“财产隔离”制度优势,信托是一个天然的spv载体。因此,如何在自身的天然的制度优势上,进一步提供个性化定制化服务的服务型信托将是未来转型的另一个方向之一。为实现以上的或者其他更多的转型道路,信托公司须得从现在就开始建立起强有效的数据库系统,及配备专业的人才团队,才能在未来资产管理的市场上更具有竞争力。


信托文化的建立和信托方向的转型其实是相辅相成的。只有在坚持最基础、最核心、最重要的委托人文化、受托人文化和合规文化的三个文化的基础上,才能够更加高效,坚实,正确的迈上信托转型之路。尽管目前信托行业还处于转型阵痛期,但是只要坚持贯彻正确信托文化的思想,积极探索,必定能走出一条属于信托自己的特色道路。


作者:楼 旭 旦
来源:西 部 信 托

责任编辑:humf

研究频道子页-第一短幅
新书推荐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第二短幅
会议培训更多
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左研究频道子页-会议培训下方右